一枝红杏出墙头
时间:2012-08-17 07:55: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于德全  阅读:

  一
  红杏出生的时候,她家院子里的杏树,蓓蕾满枝,含苞待放,她爸想起“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头”这句诗,就给女儿起了红杏这个名字,他大概忘了还有红杏出墙这句成语,正是从这二句诗化出来的,含有贬意,讥剌某妇女出轨之意。红杏出墙是比较文雅的说法,粗话就是偷汉子、搞破鞋、与人通奸等等,与出轨有点不同,出轨一词男士也可以用,红杏出墙是女性专用词汇。她家住在狗肉胡同,独门小院,不过小院里住了好几家。狗肉胡同和附近的几条胡同,被列为文化遗产,是不准拆迁的。乾隆朝那个大贪官和申,原来就住在这条胡同,后来做了军机大臣,一等带刀侍卫、大内侍卫总管、内务府大臣,另建新居,就不住这儿了,但房产还是他家的。红杏家的小院,除了杏树,还有一棵桃树,一棵石榴,一棵枣树。红杏的爸爸在区政府工作,是个股级干部,小官儿。院里另几家都是普通工人、店员、教师之一类,头上没有乌纱帽。红杏家住得是三间上房,她还有一个哥哥。哥哥是爸爸的前妻生的,爸爸的前妻因工负伤,破伤风病死的。红杏妈妈嫁爸爸时是大姑娘,按计生政策还可以生一个。当然,红杏还有爷爷、奶奶,和她们生活在一起。

4.jpg
  有女不愁长,转眼之间,红杏出落成大姑娘了,大学毕业了,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某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秘书,薪水倒是不高,月薪八千元,刚刚就职,给八千也不算低了,董事长是位六十来岁的老太太,旗下有超市、连锁店、酒店、物流公司等。红杏的同父异母哥哥,高中毕业入伍当兵,在部队考上军校,现在已经是校级军官了。哥哥和红杏妈关系有点紧张,极少回家。不过,哥哥很是疼爱红杏这个妹妹,给她寄回过几套女式军装。
  董事长是老太太,养了个小白脸,她不是同性恋,不会骚扰红杏,但她有个三十来岁的儿子,见老妈的这个女秘书长得漂亮,婷婷玉立,有副魔鬼身材,天天跑来献殷勤,请红杏吃饭,让花店每天早晨送上一束鲜花。董事长的宝贝儿子叫二狗,起这么个名儿,是为得好养活,牛头马面来勾人的时候,也许把条小狗给拘了去,她儿子就保住了命不死,这当然是迷信的说法。二狗的官名叫武文化,他家富虽然富,几亿资产,但他个儿不高,只有一米六五,帅也说不上帅,有点丑,小眼睛小鼻子大河马嘴,一嘴的大黄牙,招风耳朵,稀疏的头发还染成黄色,面皮又青又紫,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读了三年职中,又上了三年民办大学,混了张大学本科文凭,不过这本科文凭是办假证的卖给他的,花了几百块钱,比上大学便宜多了。现在二狗是老娘公司的副总经理,红杏没来公司上班前,公司员工从没见过他的人影,每月只拿十万元工资不干正事儿,他也干不了正事。二狗缠着老妈,他要娶红杏。经过几个月的考察,老太太见红杏聪明灵利,很有商业头脑,向她提过很多很好的建议,觉得儿子娶这么个儿媳也不错,将来可以接她的班儿,把公司经营下去。儿子是个大草包,只会花钱不会赚钱,他也只想花钱,不想赚钱,有老妈赚,可着劲儿花呗,她也只有他这么一个心肝宝贝儿子,不给他花给谁啊?小白脸?那和宠物狗狗有什么区别?给它根肉骨头啃啃就不错了,二狗并不反对老妈有个小白脸,老妈经营公司不容易。正如他虽然还没结婚,但玩过的女孩子不少了。老妈的小白脸并不固定,经常换,她不想让小白脸摸清她的底细,掌握公司经营情况,防止他篡夺公司。二狗的老爸患肝癌病死了,老妈是个积年老寡妇,挺可怜,挺不容易。何况老爸那付尊容和他差不多,要不他咋会长成这副舅舅不爱姥姥不疼和样儿?老妈年轻时可是大美人,老妈一辈子也没爱过老爸,就像电视剧“只要你过得比我好”里面的那个夏博文一样。老爸一辈子也是心情郁郁,得到了老婆的身得不到她的心,患上肝癌死的。老爸能得到老妈这个大美人,是因为他老爸手中的权,老妈嫁给老爸,是为了回城安排个好工作。老妈那时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她插队那个山村,一个劳动日十分只值八分钱,国营饭馆一碗素面也是八分钱,有点肉星星的大肉面是一角二分钱。何况她是女知青,不是壮劳力,干一天活只给零点八分工,连碗素面也买不了。山民们劳动一年,只能分一百多斤粮食,其中一半是洋芋蛋、二十几斤的小麦,谁舍得吃啊,磨成面到县城换成苞谷面,一斤可以换二斤。就这样,老年人和娃娃,还要外出讨饭。干部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是农民,外出讨饭,省下粮食给壮劳力吃。二狗爷爷那时是县革委会主任,手中有权。二狗还有个姐姐,高中毕业就当兵走了。姐姐不是老爸的种,没有他家的遗传基因,长得很漂亮。姐姐虽然漂亮,但爷爷奶奶爸爸不喜欢她,说她是野种。老妈和老爸结婚时,把她的初夜给了她的心上人,那人也是知青。姐姐当兵走后,从未给家来过一封信,打过一通电话,没探过一次家,二狗不知姐姐的下落。二狗这人虽然花心****,但心地不坏,一直在打听寻找姐姐的下落。姐姐必竟是他异父同母的姐姐,是血亲。最近二狗终于打听到了姐姐的消息,姐姐复员后,就安置在本市一家国有企业,任武装干事。这家国有企业因经营管理不善,几近破产倒闭,资产重组,被一家民营企业吞并。二狗找到家民营公司,问了许多姐姐的同事,才知在资产重组中,民营企业不需要武装干事,姐姐买断工龄,自谋出路了。有人看见,姐姐在四环外落花胡同开了家小面馆,卖臊子面和馄饨、小笼包子,惨淡经营,生意不太好。二狗找到四环外落花胡同,一家小餐馆一家小餐馆地找,终于找到了姐姐。冷清清的小面馆里,姐姐正包馄饨。看到顾客上门,姐姐抬头问:“吃什么?你,你是二狗?”二狗流下泪来,哽咽道:“姐姐,我可找到你了!跟我回家吧,咱妈可想你了!”姐姐冷笑道:“她会想我?”二狗道:“爷爷、奶奶、咱爸都死了,妈也老了。”姐姐问:“她退休了吧?”二狗道:“咱妈九几年就挂职留薪,承包了一家小酒店,现在已经开了三家连锁店,二家超市,一家物流公司,拥有几亿资产了。姐,你关了这家小餐馆,去帮咱妈经营吧。”姐姐问:“你呢?在哪儿工作?”二狗道:“我在咱妈公司挂了个副总,只拿钱不干事儿。我啥也不会干,只会给妈添乱。我知道,这些年你伤透了心,爷爷、奶奶和爸爸都不待见你,可咱妈一直护着你啊。”姐姐流下泪来,道:“在爷爷、奶奶、爸爸的眼里,我是个野种,从小儿就吃得是剩饭剩菜,遭他们的白眼,动不动就骂我是小野种。”二狗问:“你找到亲生父亲没有?”姐姐道:“我找他干什么?他给我的只有耻辱。”二狗道:“我倒见过他几次,知青大返城后,他分配到无线电厂。后来无线电厂倒闭了,他在大街上修自行车儿,老婆修鞋,生活得挺艰难的。二口子有个儿子,因为吸毒贩毒,被枪毙了。有一次爷爷领我上街,爷爷告诉我,那个修自行车儿的就是妈妈的野男人。其实咱妈也挺苦的,一辈子没爱过咱爸,爸爸一辈子也没得到妈的爱。”姐姐问:“你娶媳妇没有?”二狗道:“没有,谈了多少个,都嫌我长得难看,个头低。你呢?姐夫干什么的?”姐姐道:“我也没结婚,不想嫁人。这世上的男人,有几个好东西?”二狗姐姐叫秋菊,在部队时曾和一个上尉谈过恋爱,后来那个上尉和团长的女儿认识了,就甩了她。团长的女儿虽然不漂亮,但她爸是团长,他想升官。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