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眼泪磨成细沙,你还记得我吗
时间:2012-08-15 07:53: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hx20120810  阅读:

  卢溪不懂了,顾经寒在顾家究竟是怎样的身份地位,顾先生竟花这样大的心思,留住他,甚至可以说,禁锢他。
  她赶夜场的地方是一个地下小酒吧。卢溪天生酒量不错,所以她的工作就是拼酒。
  不要小瞧这份工作,工资待遇还真不错,这年头,有几个像卢溪这样年纪的姑娘会那样拼了命喝酒?喝得多,得的也必然多。而小酒吧的老板挺照顾卢溪,客人们对她也多了份尊重。
  卢溪疯了,她觉得唯有的安慰便是源源不断到自己口袋的钱,可是,她拼命喝,拼命赚,勒紧裤腰带的省,落入口袋的钱,离十万块还是杯水车薪。
  她有些绝望。所有的一切,她没有对任何人说。程辰是看出了自己好友疲惫不堪的端倪,于是偷偷告诉夏北。夏北怀揣着这样的心思,跟踪了卢溪。
  而那一日,卢溪竟大醉。电话一直在响,她掏出电话,整理好声音敷衍着顾经寒。
  一切都不能让顾经寒知道,卢溪觉得,他的未来就是被她糟蹋的,她必须还。
  挂掉电话,她便开始大力地呕吐。彼时一张递到她的面前,仰脸一看,竟是夏北,一脸心疼地看着她。
  卢溪直起身子,却有些轻微的摇晃,夏北抓住她的肩膀,问她,卢溪,何必这样?
  酒醉的人,便特别脆弱,卢溪的眼泪便忍不住掉下来,她是如何的辛苦地追逐,离目标却还是有千里之遥。这样的距离让她觉得不堪忍受,觉得负荷不了。
  夏北问她,卢溪,你急需钱吗?
  卢溪猛地点头。
  她撒了一个小谎,她说她的母亲患上重病,要十万块。否则性命难保。
  她真的不是想要骗夏北,她只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新的理由,来掩饰她对顾经寒几乎要大白于天下的爱情。于是说,都是为了刘寡妇,都是为了那个被自己间接害了的女人。
  夏北沉默了,他将还想进去喝酒的卢溪拉走,不容置疑,许久,他说,卢溪,我不许你这么辛苦,你别怕,一切交给我。
  那日烂醉的卢溪被夏北送回了家,他为她盖上一层薄被,她却不知道,落在她额头一个轻吻。
  醒来时,日光正紧,忽然看到顾经寒就在自己的身边,满脸焦虑地看着自己,见她醒来,先是大喜,然后转为怒容。
  他半夜打不通她的电话,跑来找她,无非就是指责她不懂得照顾自己,然后就是她为何喝那样多的酒,是否有心事瞒着他。
  明明是指责,她却觉得幸福像气泡一点一点地冒上心头。
  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顾经寒,为了未来。
  卢溪伸了个懒腰,笑了笑说,没事,昨晚朋友生日,心情还不错。
  顾经寒陪着她的时间不能够多,他会被随时召集,有那样一张卖身契在,他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索勒紧,同时不能呼吸的人还有卢溪。
  她看到顾经寒紧锁的眉头,就觉得心疼不已。
  这漫漫而艰难的长路,不知还要走上多久。
  (十)光阴被粉碎
  几日后,夏北兴致勃勃地找到卢溪,信心满满地告诉她,他找到了一个投资方,他可以很快筹到十万。
  卢溪惊喜不已,将手头好不容易存起的一万余元悉数交给了夏北。
  夏北对她承诺,放心吧,卢溪,我们一定会治好伯母的病的。
  那句“我们”说得异常坚定,一向敏感的卢溪,却被喜悦和希望冲昏了头,没有深究。她只想着,如若真是这样,定要请程辰和夏北两夫妻好好吃上一顿。
  而后来,便是此刻的光景。
  哭泣的程辰,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的夏北。
  夏北没有大危险,但他的半只胳膊已无法动弹,医生惋惜地说回天乏术。程辰哭成了泪人。即便是这样,还需要大笔大笔的医疗费。
  那一刹那,卢溪真想给命运跪下,求它手下留情,不要滥伤无辜。
  更多的是自责,几乎像海啸,侵吞了她的世界。
  她觉得无颜面对程辰,蒙在鼓里的程辰,对她说,卢溪,你陪了我一晚上,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夏北还在昏迷,卢溪独身一人走在夜色里,眼泪不止,不知前路。
  晚上八点半左右,卢溪接到一个电话。
  来电话的人是安安,她将卢溪约在火车站。夜色里,卢溪看到顾经寒同她站在一根路灯之下等待。
  卢溪不解,走向前,这是她第一次与安安直面,这个女孩有苍白漂亮的脸,大眼睛如夜间的宝石,勉强地勾起半边的嘴角,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份薄薄的文件,用力地撕掉了它。昂起头,一张带着泪的脸,声音嘶哑,你们快走吧。以后,爸爸再也不会威胁你了。
  顾经寒愣在那里,他不看卢溪,更不看安安。他的心里如同有千虫万蚁的啮噬,逼着他做个决定。
  火车的鸣笛声划过这个城市的夜空,安安猛地从口袋里抽出两张车票。这个瘦弱的姑娘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们二人推向站台。
  顾经寒觉得很累,坐在火车上,他想起安安的种种,这个他视做亲妹妹的姑娘,为他做的总是那么多。
  年少时他逃跑,挨打时这个本该是千金之躯的安安,伏在他身上不让皮鞭接近,有时候他犯了错误被罚关禁闭,她便跪在门口垂泪求她的父亲放了他。
  他不是不知道她爱他,正是因为她太爱他,才会有刚才送他走的那个举动。偷出钳住他生命的那份卖身契,也毅然剪断他与她之间的丝丝缕缕。
  他闭上眼睛,紧紧抱住怀里的卢溪。  多少年,他终于自由,与爱的人在一起。然而此刻心情却无法轻松,仿佛千军万马就在后头追赶,而前方还有多少豺狼虎豹,他也不知。
  卢溪蜷在顾经寒的怀里,一夜噩梦连连,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兽,唯有醒来时听见他轻微的呼吸声,心才能片刻安宁。
  而窗外夜色流觞,风景连连倒退,这些年的光景就那么嗖一声,跑得远远。
  (十一)HI,幸福到底有多远
  顾经寒在疗养所看到了多年未见的母亲,他没有哭,他只是微笑着走上前,叫***妈。
  刘寡妇并不理他,昂着脑袋诧异地看着他,然后躲在卢溪的身后。
  卢溪黯然,说了声对不起。都怪我。
  顾经寒拉拉她的手,然后弯下腰,对着他那对他充满防备的母亲,妈妈,我娶她做你儿媳妇,好吗?
  刘寡妇便拍着手笑了。
  而卢溪的眼泪,却一颗一颗猛砸。她为今日的刹那幸福,付出多少等待和代价,终于来时,她却觉得如梦一般不真实。  4/5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