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眼泪磨成细沙,你还记得我吗
时间:2012-08-15 07:53: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hx20120810  阅读:

  卢溪开始发抖,她觉得巨大的悲哀包围着她,到省城至今,受过的委屈无数,屈辱无数,她从来都是强硬面对,哪怕是拿鸡蛋碰石头也再所不辞。而此刻,看着顾经寒微凉的眼眸,她忽然觉得自己开始脆弱,那些支撑着她的力量,土崩瓦解。
  而顾经寒只是看着她,然后默默地把东西捡起来,他说,卢溪,不是你想得那样。
  然后他就离开了。
  卢溪开始哭,这么久了,她第一次这样哭,然而在楼道里,却仍旧不敢放肆,怕吵到周遭的居民,她再也找不到比这里便宜的租住地了。
  其实卢溪骨子里并不骄傲,她甚至在心里哀求,你解释吧,不是这样的,那是怎样的呢?
  可是没有,顾经寒什么都没有说。唯丢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和长久的哀痛。
  卢溪只是觉得,自己是那样的疲惫。夜深人静时,她总是能数清楚自己心里老去发疼的肋骨,根根分明有如她的悲伤。没错,不是忧伤,而是悲伤。忧伤不是她有资格得到的。她有的,只是没有尽头的悲,和迟迟看不见踪影的喜。
  但已经适应这样消极地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她,竟在顾经寒出现的那一日起,燃了盼望,掐也掐不灭,于是那些盼望便开始啮噬她的皮肤。
  (七)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爱你
  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卢溪不见顾经寒。
  程辰和夏北开始三天两头地吵架,直到有一天,程辰跟卢溪哭诉,卢溪,他喜欢上别人了。
  程辰哭着拿出两串施华洛世奇的项链,卢溪愣了一愣,这是她陪夏北买的,莫非出了什么问题?
  程辰哇一声哭了,其中一串是夏北送的没错,而另一串,却包装的好好的,摆在夏北的房间最显眼的地方,扎一根粉红色的蝴蝶结,异常招摇。
  程辰说,上面还写着,如果我说的出口,我多想保护你。
  卢溪气结,在这个城市,程辰无疑是她唯一的闺中蜜友。这个女孩没有任何的坏心思,单纯得跟童话故事里跑出来的似的。夏北怎能不珍惜?
  她没多安慰程辰,结打在夏北身上,不打开这个源,没办法引他们的爱情之流。
  找到夏北,卢溪没问那个女孩是谁,是谁都不重要,关键是有这样一个人,胆敢夺取她闺蜜的正室之位,就足以让她两肋插刀。
  夏北愣愣地看着她,只是微笑沉默,许久他说,卢溪,你不想知道,那个礼物是送给谁的吗?
  卢溪斩钉截铁,不需要,只要不是程辰,只要你爱的人不是程辰,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他。
  她转身要走,夏北拖住她的胳膊,许久尴尬着一张脸对她说,是程辰,是以后的礼物。准备一次次送,请你不要生气。
  程辰对这样的结果破涕为笑,她告诉卢溪,她是那样爱夏北,才会猜忌,才会敏感,才会大哭失声。
  卢溪恍惚,那么,她为顾经寒失神,伤感,敏感,是因为什么呢?
  (八)私奔
  顾经寒再次出现,喝得烂醉地横在她家门前。
  一见卢溪,便红着一双眼睛冲她笑,嘴里碎碎念着,卢溪卢溪。
  卢溪没招,只好将他扶进屋子。才走几步,顾经寒就紧紧抱住这个姑娘,大声说,我想你,卢溪,这么多年,我是那么那么的想你。
  酒精和夜晚的因子作祟,顾经寒将一切故事道出,包括他怎样在零下几度的车站等她,冻得直哆嗦,12、3岁,情窦初开,他不是真的想去找他的父亲,而是想陪着她,天涯和海角。
  后来,被骗进了一个乞丐帮子。他要不到钱,帮主就打他,拼了命地打,甚至说,若再要不到,便要招可怜的标志,例如,要了他的一只胳膊,一条腿。  他恐惧,逃跑,然后是无止尽的挨打。
  后来,遇见安安,小他两岁的安安对他一见如故,央求着父亲买下他。从此,做他的义子。
  他从此被迫发誓,以后生是顾家的人,死是顾家的鬼,寸步不能离。
  他紧紧地抱住卢溪,眼泪如注,卢溪,不要怪我,求求你,不要再怪我。
  她如何还能怪他,她哭得比他厉害,道出一直难以启齿的秘密。
  他的母亲疯了。
  等待卢溪的,是顾经寒长长久久的沉默。
  卢溪便只是低低的垂泪,直到他抱住她的肩膀,附在她的耳朵边,说,卢溪,我们逃吧。回到露水镇,重新生活。
  那日后,他们就开始计划离开。卢溪买了两张回露水镇的火车票,准备和顾经寒一起回去。这些事,她甚至瞒了程辰和夏北。
  她隐约知道安安的父亲在这个城市的势力,爪牙之多,不是她们能够抵抗。
  火车上一夜安稳,顾经寒感到异常兴奋,但是一直拉着卢溪的手,分秒都不放。他亦是缺少安全感的孩子。
  他对卢溪说,不要自责,他会治好母亲的病,从此,他让卢溪不再孤单,三人,哪怕离开露水镇,却再也不会分离。
  他们重逢的时间那么少,而彼此眼睛里的却越来越坚定。
  这个世界那么大,那么小小的两个他们,在时光的洪流里相遇,冲散又再相遇,多么不容易,指纹亲吻在一起,便不舍再分离。
  火车停站时,期盼见到母亲的顾经寒快步拉着卢溪下车,踏上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百感交集。
  然而,一切都被几个半路杀出的MR金打断,顾经寒一把将卢溪塞到身后,警惕地说,不要碰她。
  他不是第一次逃跑,几年前,从乞丐帮逃跑,而现在,是从声势浩大的顾家。他依旧被囚禁,只是给了他表面的尊严罢了,此刻为卢溪,有这样的勇气,却还是不能抗衡安安的父亲。
  他们将卢溪和顾经寒狠狠分开,卢溪尖叫,你们凭什么抓他,他也是个人,他有自由。
  为首的一个墨镜男子说,他签了顾家的卖身契,他已经是顾家的人了,他没有什么自由,姑娘,你要想买他的自由,要想跟他私奔,就准备好20万块吧。
  当年,顾先生便是花了20万,买顾经寒回家。或者说,顾经寒并不被当做一个人,而是他送给自己女儿安安的一个高级的礼物。
  (九)我要的未来,为何迟迟不来
  卢溪亦回到了省城,自那以后,卢溪开始身兼数职,只要是工作,她便全都接。白天的排满了,连夜场也要去赶。
  当然,这些都是瞒着顾经寒的。而顾经寒,哪怕自由的时间也是那样的少,偶尔憔悴地来找她时,他都小心翼翼地告诉她,可能会有人跟踪。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