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眼泪磨成细沙,你还记得我吗
时间:2012-08-15 07:53: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hx20120810  阅读:

  他站在她的面前,轻声叫她,卢溪。
  周围都安静了,光线都黯淡了,卢溪的眼泪忽然肆虐,多少年不曾落泪,竟因为久未重逢的少年一句温声的招呼,而催生出无数的悲伤因子。
  是他。真的是他。
  卢溪一直固执地觉得,在露水镇发生的一切都是上辈子的事。这除了是一种认知,还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让她可以甩掉过去阴霾的魔鬼。然而,当在露水镇唯一的温暖转弯相遇之时,她又义无反顾地推翻了那些赖以呼吸和生存的信念氧气。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她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又觉得如鲠在喉,难以启齿,脑袋里玩起了拼字游戏,又绞成了麻。哪个问题该有优先权呢?
  你怎么改名叫顾经寒了呢?
  白天的那个女孩子是你的谁呢?
  你怎么不回来找我们呢?
  你怪不怪我?怪我7年前的爽约?
  然而她还没能开口,顾经寒微笑着问她,卢溪,过得好吗?
  怎么会好,怎么可能好,她弄丢了刘易,等于间接弄疯了他的母亲,奶奶狠狠地关了她一个月的紧闭,她甚至觉得,自己都成了个疯子,后来,一路也是颠颠簸簸地走,毫无顺利可言。没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只有络绎不绝的敌手,所有灰色,黑色,惨白色,仿佛全被上帝用来描绘她的生活,直到如今,再遇见他。期冀中的温暖未来临,然而却见他,已不再是他。
  他过得很好吧,所以才能云淡风轻地问她,过得好吗?
  她宁可他给他一巴掌,怨恨地说,卢溪,都怪你。
  结果,在她以为他迷失的这些年里,他过得光鲜照人,而她,惨不忍睹。
  卢溪只是牵了牵嘴唇,尴尬得笑了笑,回答道,好,挺好的。

  (五)你是顾经寒
  他带她吃了一顿饭,因为先前在酒店里吃过,他并不饿,只看着卢溪吃。
  不知怎的,明明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卢溪,忽然觉得没有食欲。
  她等着顾经寒问她,关于他母亲的事,或者哪怕关于她的事。
  她好像等着一个定时的炸弹,炸开来总比揣在怀里好。
  然而,他什么也没问,也没说,只是问她,你还要吃什么吗?
  最后他的电话响了,细细辨着声音,当是白天里称呼他为经寒的漂亮女子,他耐心地说了几句,然后继续看着她。
  卢溪放下筷子说,你有急事吧,我们走吧。
  走到门口时,她忽然流泪了。他怎么会不好,他有漂亮的女友,有丰裕的生活,仪表不凡,谈吐优雅,他怎么会是当初的刘易。
  对,他是顾经寒。
  (六)时光都苍老
  几日后,夏北找了卢溪,让她陪他一起给程辰挑情人节礼物,夏北说,卢溪,你为什么不谈恋爱
  卢溪笑了笑,年轻的容颜有说不出的苍老。爱情是奢侈品,听起来挺矫情,但是用在卢溪身上太实际。她没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分给爱情。她从来没想过未来的事情。她与程辰年纪相仿,可她早已不是程辰那样爱做梦的女孩。
  或者说,她从来没有得到过那种心情。
  夏北领着卢溪到了大厦。卢溪皱了皱眉头,她觉得,程辰并不需要夏北来这样奢华的地方,买一份不切实际的礼物。纵使LV包包也好,即便是真的,几万块,配上地摊上淘来的衣服,也终究在别人眼里,连A货都不算。卢溪有些生夏北的气,她生每一个浪费钱的人的气。但是她当然也知道,她没什么资格生他的气。
  夏北并不自知,带着卢溪东走西窜的,一会问,这个好不好?这个呢?
  卢溪向来觉得夏北是个小孩子,虽然比她大上两三岁,但是男生的思想似乎迟迟不肯成熟。她不好说什么,只是没精打采地应着他,一般啦。你自己看吧。
  夏北找自己来挑礼物,本就是错误选择,卢溪老人家的眼光,实在差得可以,她不喜欢洋娃娃不喜欢漂亮衣服对首饰什么的也不感冒,整个人素面朝天,干干净净。
  是真的不喜欢洋娃娃,但是真的不喜欢漂亮衣服吗?只有卢溪自己知道,看到商场里挂在模特身上的那些昂贵大衣,在自己眼前闪烁成了什么样子,于是,只好将眼睛瞥开,装作不经意。
  没想到,竟在这时,遇见了顾经寒。那天和他一起吃饭的女孩,亲昵地挽着他的手,她坐在柜台前歇脚时,就看到外表精致,笑容甜美的姑娘拎着一大袋的衣服递给顾经寒,顾经寒便好脾气地接过。然后,她与他四目相对。不知道为什么,卢溪竟感觉到疼意,一点点地泛上心头。
  彼时夏北叫她去对面的施华洛世奇专柜,她回过神来,缓缓地站起来,避开了顾经寒的目光。夏北仍旧兴致勃勃地问她,这个好看不好看?那么这个呢?
  卢溪心不在焉地回头,发现顾经寒拎着一堆东西,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目光跟随着她,眼睛里有一道凛冽,逼得她紧紧。
  她在紧张什么呢?在不悦什么呢?于是寡淡地冲他一笑,然后回头。
  何必打招呼,身份不同,然而,她却不知道,除了那身份的迥异,她内心里,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她完全没有留意,夏北买了两串项链,一串便是卢溪说好看的那串,另一串是他随便挑的,这花了他四个月的工资。
  从大厦出来,卢溪还是忍不住埋怨了夏北,程辰不会喜欢这样贵重的礼物的,这样的礼物,应当有了能力再送。
  夏北憨厚地笑了笑,这是亏欠程辰的,她待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
  亏欠。在一起,如何能谈亏欠呢?而此刻,她忽然觉得,自己曾对刘易怀抱的亏欠,忽然找不到支点,轰然倒地了。
  尽管卢溪强调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夏北仍是把她送到了住的地方。
  楼道的感应灯估计有了一定岁数,耳聋耳鸣,她连跺了几下脚昏黄的灯才亮,出现在光影之下的顾经寒让毫无防备的卢溪吓了一大跳,她的内心是复杂的,先是陡生出的欢喜,继而是蹦出来了的愤慨。
  顾经寒将袋子里不菲的衣服递给她,然后问,卢溪,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她知道他说的是夏北,正犹豫着,她是不是也该问,那个女孩子呢?是你的女朋友么?
  怎料,顾经寒接下一句,不要和他在一起,你想要的东西,我会给你。
  卢溪将那几袋衣服丢到地上,一向稳重如同冰冷的布娃娃的她忽然失控,她说,我不要你的东西。你以为我是你吗?这些东西,都是用脏钱买的。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