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眼泪磨成细沙,你还记得我吗
时间:2012-08-15 07:53: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hx20120810  阅读:

  (一)这个世界太安静
  原来时间走得这样快,卢溪忽然意识到三个小时过去了,夏北还在抢救室里,红色的警示灯忽闪忽闪,让她觉得窒息。
  是的,时间太快,三个小时里她努力把跟夏北有关的回忆碎片拼凑起来,得出结论,夏北替她受的这些委屈和伤害,真是来得如此冤枉。
  卢溪的旁边坐着程辰。她才是夏北的女朋友,她红肿着眼睛,约莫着眼泪已经干涸,紧握着纸巾的手爆出了青筋。她哀痛地嘟囔着,怎么还不出来,怎么还没有出来。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红色警示灯停止了闪烁,一切仿佛又安静了,卢溪看到医生走出来,她缓缓地站起来,耳朵边一阵嗡嗡声。
  程辰站起来,冲上去,抓住医生的手。
  医生摘下了口罩,卢溪看到那张和顾经寒一样清秀的脸,也是不带温度的脸,嘴巴一张一合。
  她什么也没有听见。
  (二)露水镇的时光微凉
  那是02年的夏天,卢溪被母亲丢给了父亲,又被父亲丢给了在乡下的奶奶。
  卢溪13岁,不是一个任凭摆布的乖乖女,对于这样的丢弃,她能想到的就是报复。
  在露水镇,她唯一的朋友,就是隔壁邻居刘寡妇的儿子,刘易。这个在农村算是普通的名字的孩子,生活得并不容易。
  因为他们都说刘寡妇不但是个寡妇,还是个婊子。
  她经营一家洗头店,但是每次卢溪去的时候,她都是在一旁涂着指甲,或者用鲜红的指甲磕着瓜子。
  刘易便在旁边写作业,缓缓地抬起头,冲卢溪笑一个,然后找个借口跟她一块出去。
  那段时间,卢溪的时光被刘易填满,只有刘易愿意仰着脑袋听她说话,真的假的,哀伤的欢乐的,所有苦水,只要她倒,他都尽收。
  刘易的眉心有一枚红痣,刘易长得跟刘寡妇一样清秀好看,但是刘寡妇的眼睛是死的,刘易的却是活的,清澈如水。
  卢溪觉得,也许刘易就是她的同盟,在这个残忍世界里,她唯一可以仰仗的人。
  她要去找母亲,她不要在个连生活都干巴巴的小镇里生活。
  于是卢溪告诉刘易,你爸也许没死,他只是受不了***了,要不你跟我一块去省城找他吧。
  然而,收拾好行囊的卢溪,却在逃跑前被奶奶截下,关在了一间小黑屋子里,对着自己明黄色的包裹发呆。
  而刘易,竟一去不复返。因为卢溪对他说,如果没能在车站碰到,便去省城的车站门口等。
  三天后,有人跑来审问卢溪,然后心急火燎地去了省城的车站,可是找了足足一个星期,也没有再找到刘易。
  这个消息,让刘寡妇疯了。
  (三)七年之疼
  转眼七年,偶尔的时候,也会想到刘易,想起他眉心的那枚红痣。问一句,当初的他,如今可好。
  她是这样的对不起他,然而这些年,卢溪过得也是这般的艰难。她经历了生离死别,辱骂,伤害,背叛,离弃。她觉得,人生百种苦,她已尝了一半,而乐,却一丝未品。
  奶奶去世后,卢溪到了省城。刘寡妇住在县城里的疗养院里。卢溪主动负担着她的生活费用。这不仅仅是她欠着她的,还是欠着刘易的。
  卢溪干很多很多的活,她聪明,并且好胜,模样也俊俏。可她不是什么都干。比如,她会做侍应生,但死活不愿意陪着喝哪怕一小口酒。比如,她不像跟她一起进城打工的女孩子一样,跟那群染着黄头发蓝头发的男孩子进夜店。
  她固执地跟自己说,有一天,会再碰见刘易的。
  那必然不是她的爱情,十三岁那年,与刘易,不过是同病相怜的一种依赖和引力,但怎会在日后,渐渐成了支撑她的信念和寄托了呢?
  认识夏北,是因为程辰。程辰和她一样,都是想法纯白的女孩子,只不过力不能缚鸡,遇事拿不定主意,在碰到劝酒场面,她不知道如何推迟,只哭丧着脸任人摆布,结果闹了一场不愉快,那男人将手放在程辰屁股上时,卢溪出现,一脚踢倒那男人的椅子。
  结果自然,她们两都被辞退,但程辰知感恩,拉了自己的男朋友来请卢溪吃饭。
  男朋友便是夏北,硬朗朗的北方男生,轮廓鲜明帅气,握着程辰的手一脸的甜蜜。
  那日吃酒时,夏北一边对卢溪道谢,一边说她这样不需要男孩子保护,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卢溪只是笑。不是不需要男孩子保护,是暂时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便只能靠着自己。
  她好像看到刘易了,他穿着黑色的夹克,面色清冷地走进豪华包厢,挽着他的是一个穿着宫廷大衣的女孩,笑容迷人,浑身闪光。
  怎么会是刘易?当初想过万千种结局,就是没猜到这样一种。
  他衣着光鲜,并不如她想的过得不容易,他只是不愿意回头,去看到她们,还有他那思念成疾的可怜母亲。
  不会是刘易。她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端着餐盘上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想确认却不敢抬眼去看。
  那男人没有多注意她,而是一直往身边的姑娘碗里夹菜。
  她听到姑娘亲昵地唤他为经寒。
  她苦涩地牵了下嘴唇,果然只是貌似,天底下有相同眉眼的人何其多。何况,她那样久不见他了。
  不会是刘易。也许,他已经死了。
  (四)一切不是我要的答案
  如果说女生都敏感,卢溪的敏感度绝对比一般女生要强。天生如此,再加后天缺乏安全感,以及孤独感陪伴,滋生出一种警惕的敏感。
  此刻,这敏感告诉她,她被跟踪了。
  卢溪不笨,哪儿人多,她便往哪走,方向也和住的地方是南辕北辙,但是,一向镇定的卢溪,心跳忽得加速,没来由的紧张感窜进她周围的空气里,逼迫着她。
  她怕什么呢,她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何况这么多人,对方要劫色也很难成功吧?大不了今夜不回家,流浪街头了。
  A城的夜生活还是很热闹的,总会有几个好心人救她。
  在广场中心,她屏住气息,猛一回头,目光锁住那个敏感发源地。
  攒动的人头里,她看到一双熟悉的眼。
  时光仿佛倒退好几年。
  真的只是熟悉的眉眼吗?除了多了几分沧桑和哀凉,那双眼睛和多年前的刘易真的是没区别的。
  他并不紧张,而是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呵呵,多年不见,他竟已长到这么高了,卢溪不由地苦涩笑了笑。他不是刘易了,彼时,他的名字叫顾经寒。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