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身体
时间:2012-08-08 07:53: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香艳一万期  阅读:

  我理解她的这一番苦心,她做出这种选择的无奈,她默默承受起对孩子的那种愧心!
  “这是去为孩子找一个生活靠山,可代价是:你必须承受一个女人的耻辱!我当时确实是已经走投无路了,但凡能有个办法,我也不会这么对不起我自己!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难道不知道寒碜吗?可石先生您知道,如今就兴这个,就这种世道,你不这么着,就永远也没人理你、帮你,你就得活受罪!您说既然我人都到了这种境地了,我的脸还值钱吗?除此之外,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有个什么其他选择的余地?不然你就自己死去,没人可怜你!”
  每每想起她的这一段话,我的心都特别地难受。她那天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跟我说出这些话,哭得特别伤心……
  几分钟后,他就把她带到了三楼一个装有对讲系统的防盗门前,按动一串密码,门就轻轻地打开了。
  她怯生生地随他进去,转了一圈儿──迷宫一样的大套房原来是由两套单元打通的,装修得多奢侈多豪华那就不必说了,她注意到的是,光这大屏幕家庭影院立体声环绕系统和那标准卫生间,就有风格各异的两套;在一间卧室里,还摆着一张他介绍说值十几万元的“大水床”。他还上前用一只手按了按表演给她看,果然那床就像他说的,“忽悠忽悠地颤悠起来”,吓得她赶紧转身离开。
  在客厅里,他不紧不慢地边解开自己衬衫上的领带,边把空调打开,然后,冲坐在大沙发里一直愣神的她说:“怎么着?你是想先喝口洋酒放松放松,还是去冲个澡凉快凉快?”
  她的心里慌乱得不行,不知如何回答,最后她捂着自己的脑门说:“你……这房子……是你自己花钱买的吗?”她此时竟然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好了。

  他端来两杯白兰地走到她的身边,递给她一杯坐下,然后仰头环顾着四周说:“这房子……是公家的。有时候谈判需要这么个安静的环境。怎么,你不喜欢吗?”
  她将酒杯轻轻放在茶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蒙起来:“我喜欢又有什么用?”并把这种出神的目光盯在了对面墙上的那幅油画上,“这是你画的吗?我怎么觉得那么像一个人?”她下意识地又将茶几上的洋酒端起,把它当茶给喝了。
  墙上挂着一幅少女裸身像:身穿的紫色软缎睡衣敞胸搭在两只胳膊肘上,烟雾似的黑头发向后盘起,一双忧郁彷徨的大眼睛看着前方……
  他看看画:“业余爱好。哪都不像,就是眼睛像……可能是我一直向往那个人的那双眼睛吧?”他偷偷地看着她,摆明了是在讨好她。
  “我觉得这是几个人的混合体,是你的一种想象,可模特一定是她。不然不会这么……”
  “你想是谁?”他斜眼看着她。
  “这还用说吗?刚刚给你打过手机的那个人!”说完,她就把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射向他。
  他看着她,看了许久。可他虽然已经看得欲火中烧了,但他还是对她的这种目光有点儿拿不准:“你……是不是特别恨她?或者说,你有点儿看不起她?”他用这种话试探着她。
  她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话锋一转:“你怎么看待我给你的那封信?”
  他点燃一颗烟,吐出一口后,两眼看着地毯:“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可能是想跟我做个很知心的朋友……”说完他又把头转过来,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她。
  她眼里渗出了泪水。许久,她转动着手中的空杯子说:“没有……你不理解我。我不是你所需求的那种人,我跟你做不了那种朋友,我一个人呆惯了,我……”
  她抹把眼泪,“算了,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想求您帮帮我。您可能都不知道,我是从通讯兵一转业就到了这厂子。我爱人原来也是这厂子里的技术骨干,七年前他一时冲动,搅进了那场混乱,烧军车给判刑了。我们是不得已离婚了。可不管怎么说,我的家庭也已经有了这样的历史背景,现在我在厂子里的处境又一天天地变成了这样,说下岗就下岗!前几天后勤主任跟我谈了,想叫我自己赶紧找个饭碗,不然下拨就轮到我了。其实谁也不知道,我孩子他爸爸的父母,在他出事儿后没几个月就相继去世了,我的父母又都在外地,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些年本来就生活得很艰难,我上哪去弄钱做买卖呀?我今天见您是想对您说,这还没到资本主义,总得对我有个保障吧?可我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我只能把我的实际情况交代给您,请您帮我度过这道难关,不然我真的就没法活下去了……”她用手遮住眼睛,凄凄惨惨地抱脸哭个不停。
  他来到她的身旁,用手捋着她的头发:“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你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你就什么都少不了。来……”他伸手搂过她。
  她失去重心般地倒在了他的怀里,痛哭道:“魏厂长,你就救救我吧,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她哭得几乎快断气儿了。
  “我不帮你我带你到这地方来干吗?来来来,好了好了,别哭了,咱们到那屋去。咱们到那屋去再说好吧?”他边说边把她抱到了那屋的“大水床”上……
  她没有喝过酒,她不会喝酒,她不知道自己喝了酒,而且是一大杯的洋酒,她更不知道那里有“春药”……她醉了,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恍恍惚惚觉得有人在亲她的脸,亲她的颈,亲她的胸,在脱她的衣服……有人在问她舒不舒服,好不好。她感觉她自己在动,她自己想动,直至她感觉自己在飘……她就这样一直也没有醒,一直闭着眼睛在做那种梦──那种她一个人时常会不明不白地做的那种春梦……
  待她醒来,她已经赤身****。她哭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她知道自己都跟他说些什么梦话了,甚至忽然明白了自己自愿送上门来求他的结果是什么了!
  此时,她猛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她临出家门的时候曾对儿子说,“兵兵,妈妈今天得到厂里加班,中午就不能回来给你做饭了。冰箱里有冻饺子,你自己煮着吃吧!小心点儿,别烫着!如果妈妈晚上还没回来,那妈妈就有可能一夜都回不来了。早上你起来后,就自己到院门口买几个包子吃……兵兵,别怪妈妈,好吗?妈妈这可是为你去卖命啊你知道吗?儿子乖啊,好好呆在家里复习功课,开学后你就要准备考重点了,你可别再叫妈妈担心了,好吗?”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