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香艳杂志的媚儿
时间:2012-08-08 07:51: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香艳一万期  阅读:

  其实,上天早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早在亿万斯年,一个最微小的尘埃,也会注定今天的一个巨大的结果。我的经历,似乎可以给这个结论以明证。
  “媚儿生了一张狐狸精的脸,有钱,谁都可以上她”;“她是天生的小三、二奶命,专门给款爷当情妇,是纯粹的泄欲工具。听说她的那个趁几十亿的总裁老板包养着她呢,要不她能这么自由散漫,连总经理管都不敢管?据说,这个公司里的著名二奶特别喜欢看一本叫做《香艳》的杂志,几乎到了手不释卷的痴迷程度。也有人说,她之所以爱看那本杂志,是因为那里都是怎么媚男人的招儿,她把它当自己的骚情教科书了”。我刚进这家公司,就听到这些传闻。茶水间、餐厅、休息的时候,这个名字经常从各色各样的嘴巴里八卦出来,带着神秘和嘲讽。
  我久谙世事,从来都知道,有人的地方就难免有八卦,只不过是主角不同而已。
  一个礼拜后,我才见到这个八卦中叫媚儿的女主角。我看见她紫色连衣裙下包裹的小腰身,皮肤是白的,丰乳是爆的,腰儿是细的,屁股是宽大浑圆的,那令人着魔的醉人曲线沿着她****夺魄的身体上下,平缓地延伸出去,更使得那身材魔鬼得不得了。
  我,一下子就给震住了。
  眼前的这个手里拿着一本《香艳》杂志的惊鸿佳人,眼睛干净,微微上挑,小女孩的神情,眉梢处却有恍惚的风情。事后我想起来,竟然想不出她的五官。只记得她很美。奇怪的是,她的五官,并不特殊显赫,但那些不俗的美和媚仿佛从骨头缝里摇摇晃晃地渗透出来。我没想到媚儿与我的目光初对的那一刹那,会困惑地看着我,樱桃小嘴儿微微张着,然后莞尔一笑,回头,再笑,再笑,直笑到当年秋香给唐伯虎三笑留情的地步。我不明白,她为何对我一笑再笑?后来,当我终于明白这笑的含义时,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我原来以为,这样的女人一定早习惯了被男人注视,却没想到,会这样郑重其事地对待。我当时被那个笑容钉住了,一整天做事恍惚。第二天,我一进公司的门,便看见了媚儿,她高跟鞋很缓慢很旖旎,把我的****敲击得七零八落,我想,我一定要睡她。我能睡她该多好。
  若是有女性读者此刻在读这篇文章,一定会想,男人的欲念,这真的就是这样儿简单而直白?
  尽管我有了这样勾人她的欲念,但我一直没给媚儿短信,我怕太突兀。我心里不是没有忌讳的,倘若媚儿真的是那个趁几十亿的家伙的二奶呢?
  媚儿经常收到礼物,如果这礼物仅仅是花花草草,那么我也很方便如法炮制。但是偏偏隔三差五,她会收到恒通珠宝新款的项链,珍珠的,她的气场偏偏压得住俗气的珠子,一粒一粒,美得大气而妖娆。看得我眼直。
  除此之外,她还收到金大福二十四K纯金项链,或者哪个首饰店的新款钻戒。
  媚儿一点儿也不低调,送快递的喊得全办公室人都听得到。她应该知道她多招人嫉妒,但媚儿轻描淡写地戴着新款的钻戒说,钻石好像小了点儿。傲得让人咬牙。
  那些女人的确在咬牙,她们再怎么诋毁媚儿,都不可能享受到她一半的尊荣。
  我受到了自尊心的诋毁,作为一个社会出身并不显赫的男人,我所赚的钱远远不够让她如此阔绰。我知道,媚儿不是想泡就能泡到的女人。她像饱满多刺的玫瑰,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可以碰触得到。
  但人的本性是这样,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满心满心地想。我想,媚儿一定不是她老板的女人,如果是,那为什么要出动快递呢?她是老板的首席秘书,在一个办公室里,想要什么,一伸手就可以够得到,何必大费周章闹得人尽皆知呢?
  办公室的八婆显然有了同样的思维,她们在滔滔不绝地说媚儿跟社会上多少多少男人有染。给了东西,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话很难听,好像她是一高级妓女。
  但是我不信,媚儿看向我的眼神儿清得像幽谷中的泉水,纯真而又无辜,不能因为她美,就要承受诋毁和猜疑。
  她真的很美。妖精,总是让人充满眷念的。
  我于是便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进总裁的办公室。只是想看一眼媚儿。因为在夜里,媚儿越来越频繁地来敲打我的心门了。
  她旖旎的身影,妩媚的眼睛,在我心里一起一落的,开满了潮湿的花,我觉得整个身体都扬帆前行,潮湿成一片汪洋。
  我觉得不能再等了,我想给媚儿发个短信,哪怕是一个小笑话。我发了一条祝福的信息。我万万没想有到,媚儿很快回了,她说,夜太短,寂寞太长。
  我把信息看了好几遍,然后捂在胸口,我觉得整个人好像飞了起来。但我还是有点儿微微的愤怒,一个轻易说自己寂寞的女人,会是个好女人吗?难道是骚痒难耐?
  那明晃晃的肉欲诱惑让欲火焚身的我妥协了,我很快回了个短信,寂寞美丽的宝贝,我们去喝一杯,好吗?
  这次媚儿却不回了。我有点儿觉得自己唐突了,似乎太冒进了,直接的近乎于直白。可我想来想去,又都没觉得自己哪里唐突了。一个寂寞的女人给了男人一个梯子,男人爬上去了,她又要撤了,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其实,什么都甭想,女人,还真就是这么个难懂的动物。我想,明天再继续勾引吧,
  可到了第二天,还没待我的勾引行动展开,媚儿就出事了。
  我当时到办公室的时候有点儿晚,办公室聚了一层一层的人。一个泼妇一样的女人在扇媚儿的耳光,一下两下,她歇斯底里地骂媚儿贱货,狐狸精。两人扭打在一起。媚儿脸肿了,头发乱了,衣服被撕裂,露出半只乳。
  周围那些八婆和小贱货,眼角眉梢都是幸灾乐祸。我觉得身体又开始扬帆前行,像无数个夜晚那样充满隐秘的力气。他奋力分开人群,钳制住了那个泼妇的手,用我从不打女人的手,抓起媚儿的纤纤玉手,狠狠地回敬了那泼妇一个响彻寰宇的耳光。
  我看不见周围人眼中的惊讶,我只看见媚儿咬着唇仰头的摸样,眼睛里都是倔强。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叫小朵的女孩,她是我的初恋。我知道自己闯祸了。那个女人是公司总裁的老婆,她气势汹汹地来捉奸,却被我们联手给打了。
  我离开了这儿。但是有什么关系,我有了媚儿,并且有了一场期待已久的云雨。
  那天我们从咖啡厅辗转到酒吧,从酒吧辗转到媚儿家的双人床上。一个拥有双人床的单身女人,要多寂寞,有多寂寞。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