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有膜儿的那些日子
时间:2012-08-08 07:48: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香艳一万期  阅读:

    我怕他醒后会追来,可我又无处可去,那时候我想到了家,想到了父母。我庆幸,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地方是可以去疗伤的。后来,我打的到了火车站,等上了回家的列车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国庆在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不去想过去发生的任何事儿,在亲情中,我紧张的心渐渐放松。
    国庆假期结束,我回到公司。那个破了我身的男人还在疯狂地四处找我。我整天不敢出办公大楼,因为他在那里守着。他打我的呼机,打办公室的电话,我叫接电话的同事说我不在。那时我的心里只有恐惧,我害怕见到那个男人,似乎他不仅是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我的****身的人,而且像个魔鬼一般想要控制我的灵魂。
    后来他终于在电话里找到我,我惶恐地拒绝了他所有的央求。他的态度开始缓和。后来,他还邀我出去玩过,我的心态也逐渐平静下来,但是只答应有他表妹陪同的时候才去。
    那年十二月中旬的一个夜晚,他邀我到咖啡馆坐坐。那是公共场合,我没有拒绝。在那里,他说了一些话后,向我求婚,许诺给我很好的生活。我又难过又好笑。难过是因为我没法爱上他,虽然他是真心。好笑是我不爱的人向我求婚,我爱的人却从不说结婚。
    在这期间,我在网上认识了美院的一个大我四岁的研究生,他和我是老乡。我们在网上几乎没怎么聊过,但是我给他留了我的电话。打过两次电话后,我答应同他去大学跳舞。疲倦的我在心里有一种隐隐要发生什么的感觉。见面后,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一见钟情,他不是我所喜欢的那种开朗的男性。但也许是相同的疲倦感吧,我们走到了一起。****之前我问他在不在乎****。他说无所谓。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说这话时我不觉得羞愧,也没觉是在撒谎,因为这确实是我主动的第一次。
    那一夜,我没有阻止他的任何行为,他干得相当生猛,时间长得没完没了,整个夜晚我都被他弄得很疼,但我忍住了自己的疼痛。我希望平平静静地像旧式的夫妇,慢慢和他进入有快乐的感觉。
    他喷深后就睡着了,我看到,他擦拭过他那东东的卫生纸上有一丝很浅淡的血痕。早上起来后,我们一起清理床铺。我注意到他的神情:在掀起被子的时候,他很认真地看了一眼床单。
    床单上没有血。所有代表****的血色标志,只有我自己看到过。
    从那一刻起,我已经从心理和生理上都完全告别了我的****时代。那天是我二十三岁生日的两个月后。
    回想起这件事儿,在我心里,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心中没有后悔,只有一种可笑的报复后的快感。
    实际上,我并没把那个研究生特别当回事儿,我一直只凭本性做事。后来我还去过他那儿两次挨插,每次都是星期六上完夜班后,被他插完后,晚上十一点半钟,我下床,穿上衣服,赶最后一班公共汽车到他家。
    在那些日子里,每当到了晚六点这个时候,他会在他家大院门口等我,看到他守候的身影,我心里会觉得很安定,像归巢的倦鸟。但同时我心里还会有一个声音在说:他是一个情人,只是一个插我的男人,而我是个被他插的女人。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未来,甚至很少谈到以前的经历。我学会了听天由命。
    我现在还记得第二次去他家是一个深夜,他打我的手机,要我去他家。因为那天要上夜班,我不太想去。但他说这是过年回家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一定要我过去。上完夜班的我在寒冷的街头赶车时,心里满是凄凉,忍不住悲悯自己的处境。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太正常。
    虽然现在我并不恐惧这种不正常的生活了,但是我清楚地意识到,一切都倒过来了。从一个刻意坚守贞操防线的矜持少女,我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随风飘荡的没有根基的不洁女子。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极度虚弱的女人,虚弱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我没有了固守身体的力量,总是轻飘飘地无知觉地飞扬起来,身体是飞扬的,心情却是沉重的。
    那天夜里到了他家后,他的胃突然疼得十分厉害,万般无奈中,我扶他打的去了医院。一路上,他不停地呻吟着,看着他的表情,我没觉得心疼,只是觉得大家都一样的脆弱,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总是容易受到伤害和折磨。但是那天我却表现得十分贤惠,我吃力地扶着高我近一头的他走进医院,而且主动掏钱在深夜的医院里上窜下跳地挂号拿药。与此同时,我还不会忘记不时地安慰他。就这样儿折腾了两个小时后,大夫给他打了针,他的胃疼才有所减轻。后来我又扶着他回到他的单身小房。看得出来,那个夜晚他为我的举动所感动,也许他会以为这是爱。后半夜,他压在我身子上极尽温存,后来又慢慢地温柔插我,想让我感到曼妙的愉悦,但这不是我认可的爱和感激的方式,可是我也没有拒绝他的温柔云雨。
    谁知道他的那些举动那是不是爱呢?也许仅是一个孤独的男人表示感激的方式。但是,那一夜,我的确达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性****!
    这一夜过后,他回老家了,那是他毕业前夕。他从没告诉过我他要到哪里,做什么工作。我在电话里简单地问过两次,他没吭声,我也没再问了。听天由命吧,我对自己说。其实我根本不爱他,只是有一种对同样的孤寂者的悲悯吧。
    那年春节假期,他没打过我的手机。不可否认,我曾对他抱过希望,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付出身体的男人,即使我在感情上对他非常淡漠。同时我也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在和他发生关系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接受没有任何结果的心理准备。所以对于他的悄无声息,我没有特别感到难受。
    上班后不久是情人节,他给我打电话祝我快乐。我心里有一种对自己讥讽的笑:我们只是情人。上班后的第一个星期六,他在电话里说想我,要我过去。这是第三次。这次,我仍然过去了,虽然我很清楚我这是在作践自己的感情。那天晚上他给我看国外黄色影碟,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看这种碟子。后来我问他春节时是想我的身体还是想我的人。他不否认是想我的身体。我看见心里的我露出一丝残酷的笑。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