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姊妹花的命运
时间:2012-08-08 07:03: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香艳一万期  阅读:

    谁都知道,性生活在乡村的成人里面有时候是公开的谈论,成人谈论性生活比较下流,说话比较放肆,谁也不避讳谁!
    性生活在乡村的成人里面有时候是公开的谈论,成人谈论性生活比较下流,说话比较放肆,谁也不避讳谁,尤其是爷孙辈的,尤其是嫂弟辈的,尤其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起来就敢裸,说起来甚至敢扒掉对方的衣服当场查验。
    当然食色性也,乡村人把人类最神圣的爱情有时间就比喻为男人和女人在床上做爱,爱就好好做,不爱就没有这些骚劲。乡村的光棍男人闲暇之时喜欢聚在一起谝女人,说起女人这些光棍兴致万分,说起女人这些光棍的双眼就直直的色,说起乡村最美的女人这些光棍里有的人就憋不住了捂着裤裆往厕所里跑。有的人就哈哈大笑,有的人就脸红耳赤的说:“睡她一夜枪毙了都值咧!”有人则不以为然的耻笑。不过乡村人说啥就敢直言,不像城里人那么文明和含蓄。于是两个****强烈的乡村少妇就令人津津乐道,这两个少妇人模样周正,身段好,胸部上的一对****都堪称选美****,这两个少妇一个个都各有特色的出现在乡村男人和乡村女人的面前。
    四十岁的余老五蹲在河边的石块上,嘴里扎着旱烟锅子,一双猴眼一眨笑嘿嘿的说:“日他娘,男人有怕喝酒的,有怕跳河的,哪里还有怕女人发骚****的?”
    “那倒是你女人不骚不****,没有把你驴日的折腾好,你才屄嘴瞎咧咧哩。”站在河里淘沙子的范六不屑的回答余老五的话。
    “狗屁,我刚结婚那阵子,夜夜当新郎馆里,我女人骂我是喂不饱的饿狗。不过后来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就慢慢的把这号事给淡下来了,顾家顾生计为第一了,谁把这号事当饭吃嘛。”余老五抽了两口旱烟漫不经心的说。
    “你这话我信,也喜欢听。不过听说浑身丰满的郑丽丽夜夜都缠着麻子李二上呢。如果李二不上郑丽丽就玩什么女上位呢。”淘沙子的范六诡秘的一笑说。
    “唉,就李二这个身体支撑不下来的,郑丽丽不偷人才怪哩!”余老五接着淘沙子的范六的话揶揄道。
    “骚老五,你咋啥都能猜准咧,如果郑丽丽寻你睡觉,你狗日的敢不敢试个火?”淘沙子的范六故意挑逗余老五说。
    “咋不敢,送货上门咱就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把这个浑身丰满的少妇给拾掇满足了不是!”余老五很受用的眯缝着一双猴眼淫笑着回答。
    “哎呦,说曹操咋曹操就到了!”范六惊讶的说了一声。余老五一回头:“喝,你看浑身丰满的郑丽丽真的端着洗衣盆往河边来了!”于是两个人都不再吭声。
    郑丽丽端庄的迈着碎步,款款的往河边蹲下开始洗衣服了。手里的木棒锤抡圆在石头上捶打着脏衣服,只听“嗙、嗙”捶打的衣服响呢。郑丽丽三十出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浑圆的两个沟蛋子就像洋瓷面盆的圆底,两个胳膊就像两根剥了皮的葱一样白净细嫩,漂亮的娃娃脸,鼓鼓的杏眼,一张恰到好处的樱桃小嘴眯着只顾洗衣服,两个****鼓鼓的往河水里一抖一抖的颤悠着。站在河里淘沙子的范六眼睛一闪,突然看见郑丽丽的短裙下那一线天的花格子内裤,他心里突然想就这个迷人的少妇,夜夜折腾的自己男人李二求饶呢。范六嘿嘿笑着,不再偷窥郑丽丽洗衣服,专心掏自己的沙子了。
    浑圆丰满的郑丽丽洗着衣服也偶尔抬起眼睛望一望在河水里淘沙子的范六,范六三十出头的年纪,身体胖胖的结实耐看,人就是脸上皮肤有点黑。范六的媳妇曾经对郑丽丽说私密话,说这个狗日的骚劲足的很,她有时间都有些撑不住的感觉。郑丽丽今天在河边洗衣服就想起了范六女人的话,她时不时的瞧一眼范六。余老五一看郑丽丽蹲在河边洗衣服就起身往村里回去了,河边就剩下了范六和郑丽丽,郑丽丽稍不留神洗的一件衣服就飘向了范六脚下,范六顺手捞起拿给了郑丽丽。郑丽丽笑着说:“兄弟,嫂子听说你在床上猛的很,这话可是当真?”
    “嫂子想让兄弟试个火么?不怕被我干漏了底儿!”范六嘻嘻笑着开玩笑说。
    “看嫂子不夹断你的烧火棍才怪哩!”郑丽丽也嘻嘻笑着回答。
    “村里人都说嫂子性劲儿足,瘾大,难道是真的吗?”范六嘻嘻笑着故意挑逗郑丽丽说。
    “范六,你有种咱们就试一回火,看谁吃了谁?!”郑丽丽胸前的****一颤一颤的说。
    “明天咱们进趟城开个房间好好试。”范六说完手里提着铁铲上了河岸。郑丽丽笑呵呵的回答:“那就不见不散。”范六说:“不见不散,明天城里蒋家旅馆见。”说完就回家了。郑丽丽心里想范六姑奶奶真的就和你狗日的试一回,看你狗日真的是一把好手么。如果是姑奶奶就把自己交给你,将来好个够。
    范六起了色心,也有了色胆。他回家给媳妇说去城里有事情,恐怕当天去当天回不来。媳妇说你有事你去办就是了,家里有我哩。范六第二天一早就乘车进城了,郑丽丽也随后赶到了城里。两个人在蒋家旅馆里开房住下就先进行起了这种古老的男女运动,郑丽丽极尽温柔的伺候着范六,范六勇猛里而又温柔体贴,两个人颠鸳倒凤直到夜晚。郑丽丽抱着范六说:“你狗日是真男人,真会整女人,姑奶奶喜欢不够。咱们就偷偷的相好吧,反正有机会就进城里来快活。”
    “你是真女人,会伺候男人,玩你我太舒坦了,我也喜欢不够。不过这号事儿千万莫让我媳妇知道了,也莫让你男人李二知道,咱们要隐蔽些偷吃。”范六抱着躺在自己怀里的郑丽丽抚摸着说。
    “你放心,我家李二不球行了,他一周上我一回还喊累呢,唉这人咋就和人不一样呢?看你在我身上多勇猛,干劲十足,玩得我那叫一个美啊,你要是我男人我把你当神敬着。”郑丽丽浑圆丰满的****裹住范六,手伸向了范六的底下又一次握住了范六的物件,范六就像一头叫驴似的翻身骑在了郑丽丽的身上……两个人又一次疯狂起来。
    范六和郑丽丽偷情的事情一年后还是败露了,李二人虽然焉不拉几的样子,但他知道媳妇郑丽丽和范六偷情的事情后不露声色的准备着报仇雪耻。一天中午范六在河里淘沙子,李二悄悄的走近范六说:“兄弟,大中午的这么辛苦,钱是挣不完的,来抽根香烟吧?”说着一手递给了范六一根香烟,范六掏打火机低头点烟时,李二突然转身一手持刀捅进了范六的胸口里,范六当时就倒在了河水里,嘴里呜啦了一声:“你……你……咋?”
    “我送你见阎王去,我给你狗日的抵命!”李二手的刀子拧了一个圈,范六彻底毙命,李二自己走进了镇上的派出所投案自首说:“我杀了睡我媳妇的范六。”警察给李二带上了手铐,李二脸上毫无表情的说:“死首在河里。”
    李二的女人郑丽丽闻讯赶来,范六的女人也哭的死去活来。郑丽丽望着李二说:“过不成可以离婚嘛,你干嘛要杀人?!”
    “你自由了,不要跟我说话。”李二带着手铐对郑丽丽说。此后故意杀人的李二被警察们押上了警车,警车呼啸而去,郑丽丽呆呆的站在了路口,她突然觉得自己活的里外都不是人了。
    郑丽丽以后的事儿咱就按下不表了,再说说郑丽丽的表妹刘美美。
    刘美美也是个乡村女人,但是个纯色的乡村美人,她个子只有一米六五,体重一百二十八斤。身段均称,脸蛋好看有水色,一双凤眼谁见谁都喜欢多看几眼。
    刘美美二十九岁,扛粮食袋子一百四五十斤很轻松的就掂在了肩膀上走路能走五里,她扛着粮食袋子走路心不慌,气不喘,走路胸部两个碗口大的****颤悠悠的迷人眼球。乡村人都说:“狗日的这个刘美美是水做的么?****咋就这么大咧?”刘美美就笑嘻嘻的说:“你狗日的撑死眼睛饿死球,看也白看,说白了不就是两陀肉么,是女人都有的!”乡村人就不敢再和刘美美接茬说话,刘美美就自己往回家里走路。其实刘美美知道自己的老公公孙勤偷偷的跟在她后边不远处呢,怕她和别的男人勾搭成奸哩。
    刘美美的丈夫孙义三十五岁,人看着俊朗标准,其实是个没有球用的乡村男人,好吃懒做,也没有多少文化,而且疑心比较重。公公孙勤五十八岁,一家人比较和睦相处。但是刘美美的丈夫孙义在床上不行,一插进去就喷出来,属于习惯性早泄,根本无法满足刘美美的****要求,为这事儿一家人就像防贼似的防着刘美美,怕刘美美给孙家人戴绿帽子。
    刘美美生过两个儿子后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开窍了似的,她更喜欢夜晚搂着丈夫孙义睡觉,而且喜欢和丈夫没完没了的****,丈夫起初高兴的不得了,渐渐的觉得媳妇刘美美有点太过于贪这一口夜餐,有时间就躲着不和刘美美睡在一起,刘美美一生气就跺脚骂开了人。孙义不怕刘美美骂人,就怕夜里刘美美说:“你娶我做啥哩,没有这个本事你就等着戴一堆绿帽子吧!”当然刘美美曾经和丈夫孙义有口头协定,隔夜一次到两次,如果不好好****那就离婚,各走各的路,孩子归孙义,她净身出户。
    孙义起初没有把刘美美放在眼里,哪里料想刘美美自从生完第二个儿子一年后越来越****旺盛了,几乎只要孙义敢抱她,她的手就伸向了孙义的裤裆里。
    孙义原本就早泄,所以每回和刘美美过性生活喷一回后,马上就被她钻进两腿之间裹硬了再插,每次都要被弄硬三四回,是被搞得喷了又喷。孙义害怕了,渐渐的体力不支了,而且见了媳妇刘美美开始躲开了。
    孙义曾经进城里打过半年的工,刘美美每个月都要到城里孙义打工的地方去过几次性生活,而且说久别胜新婚,你如果想我就这样好好回报我。孙义后来真的怕了媳妇刘美美,他干脆回家不打工了,就在家里守着媳妇。可是****这种事那不是玩一玩就算了的,孙义越来越心虚媳妇旺盛的****望,刘美美越来越对孙义这种男人不满意了,床上不行,家里啥也干不来,而且好像孙义不像个男人了,刘美美一指责丈夫,丈夫竟被吓的阳痿了,于是也更加早泄了。
    后来,刘美美不闹了,不骂了,她悄悄的在村子里有机会就偷人就偷情,结果有一次刘美美正和村长搞的呻吟不止,她的老公公孙勤突然发现了。孙勤回家喊儿子孙义一起捉奸。
    待孙勤和儿子孙义来捉奸时,刘美美猛地冲出来,先伸手抓住老公公丢进了村外边的菜地里。孙义手里提了个木棒说:“你个骚货给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骚婆娘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说着抡起木棒打媳妇刘美美,刘美美伸手接住木棒,轻轻一轮,结果孙义这个男人扑踏倒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时村里人都围上来了,他们都劝刘美美回家,也劝孙家父子别丢人现眼了,家丑不可外扬,有啥回家去关上门好好说。事后,刘美美偷偷离开家出走了,一走五六年都没有了音信,孙义打起了光棍,来劲儿了靠自摸解决。
    曾经,乡村人对待****望的观念比较传统和保守,但现如今乡村人说开放有时间了,开放得过了火;乡村人说落后愚昧和原始的也有,当然不能一概而论。其实两个****强烈的乡村少妇郑丽丽和刘美美并不是荡妇,她们在原始状态里演绎了人生的悲剧,如果能科学客观的对待自己的****望,不至于发生这种人间的悲剧。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