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相亲记
时间:2012-08-05 20:45: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天边一片乌云  阅读:

  白泉收了线,即刻拨通小Z。
  “我晚上没空啊,要相亲。”
  “上次你说挺满意的那个又吹啦?什么原因啊?”
  “别提了,小白。那女的穿衣服太奇葩了,我约她打羽毛球。她穿一身运动服,下面踩一高跟鞋,还是特细特高的那种。”
  白泉听了乐了,小Z是个外貌党,没粉雕玉琢难入法眼。不过这么穿确实挺奇怪,“那后来呢?”
  “就说不合适再见了。今天这位我看也没谱。对了,你们在哪儿吃?”
  “一号大众人家,要不你好了也过来吧,吃完了下半场唱K。”
  “行,那电话联系吧”
  白泉还想邀思思,手机捏在手里半天,转念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一顿饭打发完,一帮人就按原定计划杀去KTV。有人提议都是男的太无聊,白泉也瞧出来了就窝在阿林怀里一副甜蜜状的的女友一个女的。阿林授意女友附近有没人叫两个朋友来玩。小女友效率很高,拿起电话说了几句放下来说有两个朋友都在附近,等下就过来。
  轰隆隆的音乐响起,包房里一下子欢腾起来。你方唱罢我登场,没唱几首歌小Z就来了。一屁股坐在阿林傍边就开始抓桌子上的花生。
  白泉探过身去问:“怎么样啊?”
  “不好,就吃顿饭随便留个号码。”
  约莫十分钟有两个女孩就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包厢的门,阿林他们可劲招呼,两人看清楚了才不好意思样的走到最里面的熟人傍边坐下。白泉叫来服务员重新要了菜单示意新来的两个女孩点单,稍瘦的那个接了过去,另一个瞥了眼这边,就和阿林的女友窃窃私语起来。
  “别问我是谁,请与我相恋,看看我的眼角流下的泪……”白泉盯着电视屏幕的歌词,这首老歌再听还是那么好听,而且感觉歌词含义更深了。
  不想这时候里面突然爆出一阵窃笑起哄声。那声浪连着座位一路涌过来,白泉恍然大悟:小Z今晚的相亲女主角,就是后来进来的其中一个。相亲的圈子真是小。再看小Z装模作样,还在那百无聊赖的吃花生。音乐声响彻整个包房,震耳欲聋,说话声听着费劲。白泉就借势换到小Z边上,揍着他耳边用最小的音量问:“哪个?”   “斑点。”
  白泉这会仔细打量过去,穿着斑点纹小洋装的MM挺丰腴的,和思思一样圆圆脸。脸上画了重眼妆,扑了厚粉,涂了血唇,一头披散的大波浪。化妆品和卷发真是有神奇的魔力,一下让一个女生变成女人甚至熟妇。其实白泉看这两人有一点不爽,到她们唱时,两人亲昵的站着自嗨她们的小女生歌曲,到别人唱时,又低头自玩手里的手机,全程就是自顾自。所以当小Z同样耳旁风问他你感觉怎么样时,白泉自恃房间音效混杂,决定“中肯”、“直接”的回答,对着小Z耳朵轻吐三字:“风尘味。”
  小Z为白泉的概括笑了,白泉也乐了。
  酒过三巡,大家都唱累了打道回府。小Z陪白泉付账落到最后,回来看那两女的已经转下楼了,白泉想起来调侃:“那你觉得她怎么样?”
  小Z夸张的感叹状,仰天朗声道:“三(般)班。”
  白泉当然知道小Z的口头禅常形容比一般(班)差的是二(般)班,然后三四五六,以此类推。
  “哈哈哈”两人笑闹作一团,以为所有人都出大厅了,当走下拐角的楼梯看到大家没走远,都在楼梯口等着他俩,下面所有人一脸囧色,那两MM红着脸笑的那个勉强,白泉立马噤声,但已经悲剧,看样子铁定是听到了。
  白泉回到家,阿林的电话追过来了,估计女友不好说白泉,转而批评阿林了,听他电话里语气无辜:“小白啊,你们两个搞毛啊。当面说人家小姑娘。”
  白泉其实是很能为人设想,但背后喜欢说人八卦的人。今天就是不小心把背后转成了前台,一时显眼了,听阿林口气九分戏谑,他也无所谓的佯装:“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哈。”
  “一晚上还连说人家两次,你们真缺德。”
  “啊?”
  “风尘味你说那么大声,我们都听到了。”
  “不会吧,我还以为房间那么吵,连你都听到啦?”这是大实话,白泉为他的自以为是,又联想当时的情景不禁笑的更厉害了。如果是王巧玲会怎样呢?她肯定立马隐遁回家了。如果是思思呢?她肯定拍案而起,反唇相讥说回来。这样一想,白泉觉得这个MM还真是脾气大方,装没听到。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
  “黄丽红。”
  “什么,王力宏。”
  “黄,草头黄,美丽的丽,红色的红。”
  说完阿林就被电话那头嘎嘎的响亮笑声淹没了,今晚真是欢乐多,只是都建立在挖苦一个无辜的女人身上,白泉想她肯定恨死我了,还好估计以后没什么机会见面。
  原来情侣分手除了恶言相向或者友好再见,还有一种默认的形式,不用交代,无需一场话别。和王巧玲已经有半个月没说话了,这天王巧玲主动给白泉打来电话。但是声音平静,没有趾高气昂,也没有半分留恋说把白泉的东西都整理出来了,叫他晚上过去拿东西。确实有些衣物之类的个人物品,白泉想想说:“好,那我吃完晚饭就过去,大概7点吧。”
  “要不稍微晚一点吧,我晚上约了人吃饭,到家会晚一点。”
  白泉心里有点膈应,相亲怕我不知道吗!今晚上有约还叫人今晚去搬东西,真不知道在想什么。当然这话没说出来,反问:“那几点合适?”
  “八点半吧”
  “行。”
  双方沉默了两秒,白泉想打破局面说再见的。巧玲却补充了句:“我晚上是一帮同事聚餐。”
  当白泉按点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巧玲已经回来了。一个方方正正没有盖的纸盒子放在茶几上,里面盛满零碎,白泉看了一眼上头有当初巧玲很喜欢的熊布偶,有相机,有个首饰盒里面有条花了大半月工资买的项链和其他七七八八,下面是衣服。
  “这些送你的就是你的,不用还我了。”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