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有个新娘在等你
时间:2012-03-25 08:22: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佚名  阅读:

  这篇作者亲自经历的爱情故事,我是在今晚在网上看《读者》时偶然看到的,刚才我认真的读了一遍,读的过程中我深深为男主人公严希的资助困难生的高尚行为和他与作者小可之间的爱情所包含的含蓄真诚刻骨铭心互相理解所感动,读后也深深为他们因为不太清楚对方是否爱自己和因某些原因不敢告诉他自己爱上了他而最终遗憾的没有相爱并组成婚姻家庭而伤感。但愿读到此文的朋友在自己的爱情婚姻上不要留下象作者这样的人生大遗憾,而要大声的告诉自己爱的人,我爱你,希望和你组成幸福家庭。这样我们即使求爱失败也不会留下从没有表白过的遗憾。

  认识严希时,我17岁。

  那年,我经历了太多的不幸。先是母亲因癌症去世,接着,父亲在突发的山洪中丧生。短短两个月,我失去了这个世上最亲的两个人,成了形单影只的孤儿。那段日子,生活黯淡无光,没有依靠,没有希望。我结束了高二的学业,打算出外自谋生路。

  辍学的第三天,班主任找到我家里,告诉我,有人为我捐了款,我可以继续读书了。喜悦与感激,无以言表。我要见见为我捐款的人,班主任说,是县团委给我联系的。我找到县团委,团委的人说,他们一般不让捐款人和受捐人见面,因为这是社会行为,不掺杂个人感情。我说,不让我见面,我就不接受捐赠。

  我固执,是因为我感恩。我不能不知道,我的恩人是谁。

  在我的坚持下,县团委终于安排我和严希见面了。那是一个落日将尽的傍晚,严希在县团委同志的陪同下,到我的学校来了。在校园的梧桐树下,在落日的余辉里,严希有些腼腆地站在我的面前,出人意料的是,他竟是如此年轻,如此帅气,个子高挑,面皮白净,很像古典小说里玉树临风的书生。那时,他23岁,刚刚大学毕业。

  我本来想好,见了面我给人家鞠躬,但及至见到他是小伙子时,我将这一茬忘了。我只看着他温暖的眼睛说,今后,我挣了钱,会还给你的。

  他显得有点局促,一度想过来握我的手,但终于没握,说,好好读书,上大学,读研究生,你读到哪,我供到哪,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他说得诚挚,不矫情,不做作,我听得出他内心的实在。

  那一次的见面很匆忙,短短的几句话后,就分别。但严希的名字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夜深人静,我常常会想起他的容颜,他白净的脸,有点腼腆的表情,透着温暖的目光。只要再见校园的梧桐树,再见天边落日的余辉,我的心里,就会有阵阵感动,那是与严希有关的记忆。

  第二年,我考上了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的第五天,严希来了,仍是和县团委的同志一起来的。他带来了一万一千块钱,那是我读大学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他将钱交到我手里时只说了一句话,钱不够时给我打电话。他将他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我。

  那天,他在我家里呆了一个上午,我俩没说太多的话,我只知道,他在武汉的一家公司上班,这一万一千块钱,是他一年的全部积蓄。没说太多话的原因,是我将精力都放在做饭上。我留他和县团委的同志一起吃午饭,用母亲生前教我的手艺,无比虔诚地做了这顿饭。

  那天下午,起风下雨,他们离去时,我送他们到村头的公路上乘车,家里唯一的一把雨伞遮不住三个人,严希让我和县团委的同志共伞,他自己将衬衫脱下来,罩在头上。中巴缓缓离去时,他将头从车窗里伸出来,叮嘱我,快点回去,别被雨淋湿了。我不住地点头,直到中巴驶得不见踪影,我仍没走,巴巴地望着公路的尽头,双眼朦胧。

  自此,远去的中巴,如织的雨帘,成了我最温暖的记忆。

  到西安上大学后,我很快在电脑城找到了一份零工,每个周末到电脑城打工两天,一月的薪水,维持我的生活,绰绰有余。

  我会偶尔打电话给严希,汇报我在学校的情况。他也时常打电话到我的宿舍,问我的学业,问我的生活,问得最多的,是钱够不够用。

  大二开学,他让我在银行开个账号,好汇钱给我。我拒绝了,我说,我边打工边读书,完全可以养活自己。直到确定我真的不存在经济问题时,他放心了。但一个月后,我还是打电话给他,我说,你来吧,到我学校来,我有事找你。

  他很快就来了,带来了一万块钱。那天我没去上课,在宿舍里接待他。当他将钱递给我时,我推了回去,却掏出三千块钱递给他。他一脸诧异,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说过,我会将钱还给你的,这是我一年多来打工攒下的钱,先还你一部分,以后你不用捐钱给我了,我靠打工,养得活自己。

  他愣怔怔地看着我,问,这就是你叫我来的目的?我点头。其实他不明白,我叫他来,是因为,我想见到他,我想他。

  但这话我没勇气说出口,他是为我捐赠的恩人,我说这样的话,会让他误以为我对他有着依赖,这不是我刚强的心性所需要的。

  他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他伸手在我头顶摩挲了一阵,说,你这个傻孩子,好吧,你不需要我的捐赠,以后,我就不捐钱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这是我俩的第一次身体接触,虽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亲密,但也让我激动了一阵。我差一点就告诉他,我爱上了他。这是我真真实实的感觉。但是,我抑制了自己的冲动,我不能让他误会我的感情是对他有所求,只有等我将他的钱还清了,我俩是平等的,我才能坦言我的感情。

  他在我的宿舍呆一会儿就走了。临走时,他也没接受那三千块钱,而且不顾我的反对,仍是将那一万块钱留给了我。我要去车站送他,他也没答应。

  他走后的第三天,我打电话给他,他的手机竟是空号。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那段日子,我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弃儿,心是前所未有的失落和空洞。虽然我不再需要他的捐赠,但我需要的,是与他联系,他在我的生命里,已经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是亲人,还有比亲人更多的东西,诸如,我少女的情怀和爱恋。

  我曾打电话到家乡的县团委,了解严希的情况,想与他取得联系,但县团委的同志说,当初,严希对我的捐助,是他主动认捐的,他在县团委,也只留有现在是“空号”的手机号码,没留下其他资料。

  严希就这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留给我的,只有梧桐、落日、细雨的记忆,还有他腼腆的笑脸,帅气的英姿……这些总在我的梦里交织、萦绕、缠绵、飘忽。我这才明白,对他的爱,不是一般的爱恋,而是已经入骨。

  有严希的捐款,再加上自己的打工收入,我顺利地完成了大学的学业。毕业后,我哪都不去,径直来到武汉寻找工作。只是因为,武汉是严希所在的城市,有了严希,武汉就有了温暖。

  我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然后拼命打听严希的下落。但这座城市太大了,一年来,我没得到有关他的丁点消息。

  但这个世界又实在太小了,小到我对找到严希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他却自己出现在我们公司门口。

  那是一天下班的时候,落日的余辉淹没了整个江城,我从公司的大门出来,却意外地看到了严希。他仍是那样帅气,只是比过去多了一点儒雅的气质。他斜靠在一辆小车上,正在用手机打电话。几乎是在我看到他的同时,他也看到了我,他怔怔在望着我,然后关掉了手机。我想扑过去,扑到他的怀里,这是我一直以来设想的,如果见到他,我会做的举动。但是,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的脚在台阶上崴了一下,我摔倒了。

  严希跑过来扶起我,疑惑地问,你是小可?这么多年来,我的外表已经有了一些变化,特别是在穿着打扮上。我拼命点头,眼泪巴巴地说,我一直在找你,一直,一直……他来不及说话,就有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同事,叫季静。她一直走到我俩中间,问,严希,你认识小可?严希说,是的,她就是我过去资助的那个女孩。说着话,严希笑起来,这个世界实在太小了,想不到你俩在一个公司上班。

  季静是严希的女朋友,交往已经一年了,他俩约定下个月结婚,今天严希就是来接她去试婚纱。三个人站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说些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只记得严希和季静上车时,严希回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很复杂。我就在这一眼中沉沦、坠落,心底,是万丈深渊。

  那段日子我痛苦到极点,捱了半个月,我还是决定去找严希。地址是从季静那里打听来的。我去找严希时,季静也在那里,我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却无法说,只好说,我是来还钱的。严希说,钱不用还,那是捐赠,不是借款。他说,他之所以为我捐赠,是因为,他读书的时候是个特困生,享受了不少社会捐赠,他这样做,只是回报社会。

  但我坚持要还款,我需要的,是与他的平等。

  那么,你找个贫困生吧,像我捐赠你一样把钱捐给他(她),这就是还款了。他最后说。

  谈话就这样结束,该说的一句也没说。他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因为我看到季静提防的眼神。临出门的时候,他说,再过半个月,我就要结婚了,到时,一定来喝杯喜酒啊。我说,我一定来。

  我真的去了,在他的婚宴上,我喝得酩酊大醉,醉到无法走路,舌头打结。宴席结束,同事们要送我回去,我谁也不让,竟指名要严希送我。严希将我抱到他的车上,这是他第一次抱我,很温柔很小心。我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听得到他的心跳,闻得到他的呼吸。那一刻,我真的怀疑,我就是今晚的新娘。

  当他将我放在后座上,自己跑到前面去开车时,我才知道我的梦碎了。我再也抑制不住,哭着说,严希,我爱你,我爱你,爱你……我一连说了一百声,还有千颗泪。

  严希突然停了车,转过头来,一脸泪痕。他哽咽着问我,小可,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说,我打算将钱还清了再告诉你。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爱我。

  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哆嗦,说,本来,我只打算捐赠你高三的学费,那是为了回报社会。直到见到你,你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就深深打动了我,我才决定资助你上大学,那时的心态,已与回报社会无关,我,喜欢你。但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是捐赠人,我怕你怀疑我捐赠的动机是索要你的爱情。那次你坚持要还我钱时,我绝望极了,我以为,你从我的眼睛里看出了什么,所以急迫地要还钱,怕欠我什么。我这才以为,我的感情是无望的,我不敢与你再交往下去,怕自己不能自拔。就毅然换了手机号……

  我愣住了,继而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吻他,直至天昏地暗,世界不再。然后,我踉跄下车,打的回家。那边,有个新娘子在等着他,我没有权利羁留他在我的身边。

  这一宿,我无眠。我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我爱他,也许,就在第五次见面时,我答应让他送我,情况都会有所改观。

  但现在,一切都迟了。

  爱他,就不要扰乱他的生活。这是我痛苦的抉择。第二天,我离开了武汉。当回头最后望一眼这座城市的时候,心里,仍有着深深的伤怀。我知道,我撇得下这座城市,却撇不下这座城市里的一个人,那个我只见过六次面的男人,将是我永远的痛楚,一生的思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