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亲事
时间:2012-08-02 08:16: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cj笑君  阅读:

  “爸爸,妈妈!”华实叫道。
  “快吃饭吧,喝酒,喝酒……”姨夫说着,自己早已坐下去,滋润地眯了一口。
  “噢!”姨娘这才想起还有我呀。一只手伸向我,我便先拉住了她。立刻,姨娘又放下我们,一边向厨房走,一边叫道:“小菊,来烧锅。”
  我和华实都没有阻拦,华实跟着进去了,我则在桌子边坐下了。
  一会儿,一盘炒鸡蛋端上来了。
  姨娘手握着筷子,瘦削的脸上,粗细交错的纹丝堆在一起,眼睛温柔慈祥的盯着华实。她完全陶醉在母爱的幸福之中了。
  吃罢饭,桌上的碗筷也没人收,还是那样坐着,除我以外,都看着华实,好像还没看够似的。
  “唉!”忽然,姨娘叹了口气:“你总算是回来了。”她脸上又增添了一缕忧伤的表情,仿佛有很多事都在这一刻涌上了心头。
  “真是的!”姨夫很不满意地嘟哝了一声,起身出去了。
  我也觉得是该告辞的时候了。当我从厕所回来经过厨房窗下时,听到了这样对声音:
  “下午,去姨娘家看看,请她们带蓉来吃晚饭。”姨娘一边刷碗一边说。
  华实:“嗯”了一声。
  姨娘又说:“我去镇上找杨书记,请他做个假媒,今晚就把你跟蓉的事订了。”
  华实叫了一声:“妈……”没有说什么。
  姨娘又说:“这不很好吗,杨书记是你姨夫的好朋友,你当兵还是杨书记帮的忙,你和蓉的事他是知道的。”
  ……
  “你到哪去了,不来家吃饭也不打个招呼。”我一进家门,坐在沙发上的妈妈,从眼镜上面看了我一眼,说道。
  华实这次回来,只有我知道。因此,我暂时还不能告诉她们。我支吾着说:“去同学家有点事,同学留我,就没回来了。”
  “华实他们要进行春季训练了。”妈像是在向我报告一个消息。
  “你怎么知道?”我说。
  “它说的。”妈扬了扬手里的两张纸。
  “什么呀?”我问。
  “华实给我的信呀。”妈说。
  “说什么?”我问。
  妈抬起头,满脸喜悦地说:“他跟我能说什么呀,除了说工作,就是讲学习。”
  其实我妈误解我的提问了,我无话可说,只好离开了。路过蓉房门口时,见她正伏在桌上看东西,可能是看华实的信吧。我便进去了。
  见我进来,蓉直起了身,双手顺势将桌子上的纸上、书呀什么的统统扫进抽屉里。然后,整个身子爬到桌子上,脸藏在两只胳膊肘之间,像是干了什么事儿,不敢见人。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瞅了瞅整个房间。她的房间不大,也就十几个平方米,靠窗一张三抽桌披着粉红色的塑料布,一块玻璃台板里面压着几片结花的图案,一盏红绸布帘台灯和一盆塑料花分别放在两端,中间是一把小园镜子,一只茶杯里面插满了笔、梳子等东西,还有几支美加净、珍珠霜之类的瓶子。另外,就是一张小铁床,一个腾书架,一只箱子,两把椅子。这就是蓉的闺房。
  “让我看看怎样?”我说。
  “看什么?”她回道。
  “信呀!”我说。
  “大哥!”她一脸的羞涩。
  我意识到了,这封信一定是令她满意的。
  “蓉,你不是说,只了解他的少年,不了解他的青年吗?”我故意说。
  她的脸更红了,瞥了我一眼,说:“事物都在变化吗!”然后,又低下头去,不理我了。
  
  (六)
  我斜躺在床上,越想越糊涂,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最终还是睡着了。
  “表哥!表哥!你快起来!”
  我迷迷糊糊中,有人摇着我的胳膊。睁开沉重的眼皮,天已黑了。小表弟正噙着泪,抓着我的手,说:“我哥跑了,我妈住院了。”
  “啊,你哥,姨娘,怎么了?”我敢紧跳下床,辟头辟脑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妈的腿让我爸给砸了。”我拉着小表弟一边走,一边听小表弟说。真难以相信,这才半天呀,就出了这样的事!
  “姨夫怎么打姨娘呀?”我问。
  “都怪我哥。”小表弟说。
  “我走时,不是好好的嘛!”我说。
  “下午,我妈和我哥在厨房里说话,门关着,不让我们进去。我放学回家,他们还在说话,我扒着门缝偷听。只见我哥在生气,我妈说到一个梅玉,还有蓉表姐,还讲姨夫姨娘什么的。”
  “噢!”我明白了,但不清楚全部。“你慢慢说,说清楚点。”
  “我妈说,我哥和梅玉好,又说梅玉很疯,还打扮得像个妖精,不好!说蓉表姐好。说姨夫是部长,姨娘又是自家人。以后回来能帮着找个好单位,有个好靠山。我哥就是不点头,只说我妈不理解他,我哥就出去了。我妈就坐在那哭。后来,我爸回来了,进门就喊:晚饭好了没有。我妈知道,我爸又输棋了。我妈就敢紧起来去煮晚饭,可是慌里慌张的不知怎么了就把暖水瓶给打碎了。我爸不问三七二十一,抓起小板凳就向我妈砸去,我妈就跌倒了,我跑过去扶我妈,可我妈的腿已站不起来了。我爸听到叫声,才将我妈送到医院去了。我姐也到医院去了,叫我来找你。”
  稍停,小表弟塞给我一封信,说:“我妈掏手绢时掉下来的,不知谁写的,表哥给你看看。”我没有心思看这个,揣到口袋里了。
  “走!先到医院去。”我说。
  (七)
  姨娘的腿已经上了夹板,裹着粗粗的白纱布,躺在病床上了。脸惨白,眼睛怎么一下子就瘦陷下去了;鼻子和嘴竟然那样尖,仿佛全是骨头,要不是能轻微的听到一丝呻吟声,还以为是死了哩。看到这样的情形,我的心里不襟涌出一股悲伤的感情。我只叫了一声:“姨娘!”
  听我妈说,姨娘是被一顶花娇抬到姨夫家的。解放初,姨夫就是个乡干部,和一个小寡妇好上了,可他妈不同意,就给他抬来了姨娘。开始,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后来就经常吵架。现在姨夫是一个单位的股长,算是不得志吧。整天除了喝酒,就是下棋、打牌,抽烟更是一天两包都不够。最要命的是棋艺不精,总是吃人家的“马屎”。每次输了,就回家发威,对象就是我姨娘。轻的,一通臭骂;重的,一顿暴打。下午,肯定又是吃了谁的“马屎”了。  在对待华实与蓉的问题上,他不知为什么持中立态度……  4/7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