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亲事
时间:2012-08-02 08:16: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cj笑君  阅读:

  梅玉有些激动了,好像心里有股灼热的岩浆找到了突破口,尽情地吐露着积蓄以久的愤懑。她的脸红了,鼻子、嘴的线条比以前更清晰了,更富有立体感了;乌黑揉软的长发不知什么时候已滑到了胸前,随着胸的起伏而波动着。
  我知道,她是真激动了。
  她闭上了嘴唇,眼睛盯着窗户,仿佛要透过窗帘看清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气。
  看来人们说我没有口才,在此得到了印验。尽管对她的这些说法,我都能理解,甚至是同意,却不知怎么劝她。我只是发着呆……
  “叮铃……”小闹钟响了,指针指向十点半。“啊,林大哥。”梅玉又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若无其事的脸,将散乱的头发向后一甩,说:“耽误你时间了,现在我要听课了,有时间再跟你聊吧。”
  我知道她在自学外语,也就不想再打扰她了。
  可是有一句话几次到了嘴边都堵回去了,现在又涌出来了,觉得必须一说:“梅玉?”我说:“这件事你到底怎么办呢?”
  梅玉转过脸,正视着我,淡淡地一笑,说:“我尊重我的感情,也尊重别人的感情。我爱华实是纯粹的,但我能不能得到他,我只想努力,绝不强求!”她的话不亢不卑,掷地有声。可接下来的两句话依然看出女孩子脆弱的一面:“华实爱她的妈妈,遵从母命,我虽然不理解上辈人的心理,但我没有理由反对,我只能接受。林大哥,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以致今天晚上……唉!”她叹了口气,就坐到桌子边上,打开收音机,一句:“Pengpu Boor Please”的声音传出来,她旁若无人的开始听课了。
  
  (四)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射到我的脸上。啊,又是一个初春的早晨。
  华实的信上说,他十八号到合肥,要我去接站。想起来了,就是今天,连忙套上衣服,草草的洗个脸,就出门了。
  已近九点了,离火车进站还有一个小时。温柔的太阳照得人暖洋洋的,车站到处是一派生机,一会东来一列,一会西来一趟,连绵不绝的轰鸣声仿佛一组电子琴演奏的交响曲。站台上有很多人,大多数是接站的,也有是要上车的。
  由于昨夜睡完了,现在经太阳一晒,想睡觉了,于是便靠在一根电线杆上闭目养神。
  一阵汽笛声由远而近,火车进站了。旅客们提着行李,像打了强心剂似的,精神吭奋,欢欢喜喜地跳下火车,张开双臂扑向迎接他们的人。笑呀,跳呀,那股欢乐的劲儿真是没法儿描写。最后一个从车上下来的,是穿着军装的年轻人。还是那样的矮小,身子骨瘦得军衣在他身上直打转;头比小时候还小了,军帽扣在上面,还能塞进去三个指头,帽沿外竟然露出了白发;眼睛凹进去像个小坑,眉头的“川”字纹能搁进去钢笔;步子蹒跚,一只旅行包似有千斤重,身子都有些倾斜了……
  我正想走上前去,却被一个人撞了一下,差点摔倒,原来是一场梦。揉一下眼,车站还是刚才那般景象。
  我又继续眯着。
  不一会,真的是南方来的那列火车进站了。大老远就看见一个“寸板头”的脑袋伸在窗外。“表哥!”一声粗狂的喊叫在汽笛声中传进我的耳膜。啊呀,这声音太熟了,是他,华实!我的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他已从车窗里飞了出来,绿色的军装,红色的帽徽、领章,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像雨后长虹般的弧线,一直落到我的身边,一把抱住我,高兴得嘴像高音喇叭似的叫:“表哥!”而我的身体已经像玩杂技的水流星,任他旋转,眼睛闭都闭不及,就被浑浑一片的迷朦所覆盖了。“放开,放开!”我使劲地叫,他根本不理,旋着,旋着,忽然像下山的球,失去了重心,我被甩了出去……
  待我睁开眼睛,依然是一场梦。
  “嘟……”
  十点整,火车准时进站了。我以为还是梦,离开电线杆,向来车的方向望了一眼,却被甩着红灯的管道员拦到后面来了。  当旅客们一个个走下车时,我的眼睛便在逐个搜索着。他终于在人流中走来了,一身整齐地军装,衬托着他那精干、高条的身材,真是帅极了。一张既没有旅途疲惫,也没有多少喜悦的脸正在张望着。
  “华实!”我叫着,挤过几个人,走到他的跟前。他露出满脸地欢喜,叫道:“表哥,你久等了吧!”
  “噢,没多大会。怎么样,一路都好吧!”我说。
  “还好,就是人多了点。”他回答着,但眼睛还在张望,我这才发觉他脸上的笑有点勉强。突然间勾起了我心中的许多矛盾与不安。既为梅玉,又为蓉。
  去公共汽车站,我们都默默地走着,竟然没有再说话。他的脸上早没了笑意,总是东张西望,又不时地瞥一下我,好像怕被我发现似的。忽然,他站住了,心跳得连我都能听见了,脸像一盆红漆涂过的,一片通红。我明白了,一定有情况。我顺着他眼神的方向看去,啊,一个多么熟悉的身影:浅灰色的风衣,咖啡色的直筒裤,飘荡的长发——梅玉!
  在站台上撞醒我的也是她,很快就像一缕云彩,飘入人丛中去了。
  华实呆呆地,随着我慢慢地挪着步子。他的心其实已被一根线牵走了。
  “表哥。”华实说话了:“我给你写这样的信,实在不应该。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相信你不会怪我。因为,你和我一样,我们都在追求自己的爱,我们也都有爱的权利。只是……这次回来,他们一定认为我服从了,满意了。可是……”
  
  (五)
  姨娘家住的三间小平房,还是“大跃进”年代建的,黑色的瓦片不少都已破损了。几株荒蒿从瓦逢里抬起头来,开着小小的紫色的花,迎风飘荡着。白灰粉刷的泥墙,已是斑驳陆离,龟裂满目。
  “哎哟!”当我们出现在门口时,正围桌吃饭的一家人都不免一惊。姨夫满是胡子的脸上露出了喜色,酒杯还没放,便站起了身。姨娘像是受不住这突然来临的感情冲击,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说不出话来,只顾流眼泪。表弟、表妹两人,则一边叫着哥哥,一边接过哥哥的包,翻起来了。  3/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