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亲事
时间:2012-08-02 08:16: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cj笑君  阅读:

  我把她给我的一把糖往桌子上放,却意外的发现一个用白光纸自制的信封,一看字迹,好熟!再一细看,是华实写的,“梅玉收”。给她的!
  “你认识华实?”我惊异地问。
  她也愣了,笑容也消失了,但转瞬间便恢复了常态。“你也认识他?”她反问道。随手从床上拿起一件大红色的带线条的滑雪衫穿在身上。
  “是我表弟,更确切的说,是我的好朋友!”
  “啊!你……”好像忽然间发现我是特务,她正在拉拉链的手僵住了,眼睛也直了……仿佛一切都停止了,只有心在跳动。
  我看出来了,她的眼睛在说:你就是蓉的哥哥?
  一阵惊鄂、困惑、矛盾的感情向我冲来,我有些木然了。
  
  (三)
  外面的风似乎大了,紧了,也凉了,窗帘鼓了起来。我的脸上也感觉到一丝的寒意,忘记了应该是告辞的时候了,一个劲地呆坐着,脑了里翻滚着,闪现着很多东西。真的很难说,此刻我都成了什么人了。
  “林大哥,你既是华实的表哥,也就是我的表哥。”
  “啊,噢,对,对。”我仿佛才从梦中醒来,语无伦次。梅玉已站在我的身边,亭亭玉立的,长发披裹中的脸蛋,既看不出平时的快乐,也看不到一丝的苦闷,依然是安详,平静,自然的。
  她转过身去,还是跳到箱子那,打开箱子,捧出一个合子,说:“我和华实的恋爱不是一天两天了。林大哥,在你面前,我不需要掩饰什么。希望你再呆一会,随便看一两封,只要你能够理解我们,我就满足了。”
  这里一个装药的合子,满满一合整整齐齐的折放着一色的白纸制作的信封。华实就是这样,他说白象征着结与忠!与我是表示友谊,与梅玉当然是表达爱情了!
  “这边是第一封,桌上的是最后一封了。这是我们整个的‘罗曼史’。”她的手向合子的左边一指,说道。  她转过身,依然从那个箱子里拿出未完工的一件灰色的毛衣,坐到床边织起来了。
  我,一方面是迷惑,一方面是好奇。打消了立刻就走的念头,真的坐下来了。可是,真的看这信吗?这信也太多了,少说也有百十来封,若要看,怎么看?我来了个折中,抽出头、中、尾三封。
  第一封有这样一段:
  十年前,在乡下表哥家“避难”,看到树上有枣,便上去摘,却掉下去了,恰恰落到一支大黄狗的身上,遭狗咬了。妈说我遇到灾星了,可我到觉着这是天公作美,让我认识了你。我记得在医院里,你扎着两根朝天辫,一张瘦黄脸。可你却从你妈的床头柜里偷苹果给我,还送到我嘴里。才使我那因为失去亲密伙伴而苦闷的心变活了,变甜了……那时,我多可怜呀,父亲成天戴着红袖装到处跑,母亲抱着两个弟妹,成天防着“流弹”的袭击,竟将我一个十多岁孩子丢在医院不管了。后来,我们同窗;后来,我们又一同“下乡”,逐渐使我们成了知音。
  现在我离开了家,离开了你。家乡使我怀念,你更是我的牵挂……有时,我不敢想你,怕被人笑话。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你了!
  第二封信,简直是一篇抒情散文
  南国开始下雪了。
  雪并不大,从昨晚下到现在,地上不过晶晶的一片水渍,雪粒也就像麦肤似的,漫天飞舞。可这天气硬像是被狂风逼的,冷得整个世界就象个大冰窖。我尽管裹着大衣,双手拢在袖筒里,脖子缩在毛领子里,全身仍象是穿着个花篮,寒气直浸我的肌肤。我的浑身,我的心都在颤抖。我真的不理解,不是说南国温度高吗!即便下雪也不冷,而且今天的雪并不大呀?
  还记得吗?在农村插队的那一年冬天,雪有多大!才下了一个多小时,地上已是半尺多深,那雪花就像鹅毛似的,飘飘扬扬,简直没有缝隙,天上地下哪还能分得清!只觉得四周都是风在吹,满世界都在呜呜地叫。这样的天气,连鸡都不敢出窝,狗都钻到了炉边烤火去了。而我们……就在大堰湾的水库堤坡上,一把雪一把雪地打雪仗,手虽然冻红了,眼睛也被雪花迷住了,可谁觉得冷呢!我们有一口口吐不完的热气,一串串连绵不绝的笑声。仿佛风在为我们鼓劲,雪在为我们铸造洁白的舞台……
  一对年轻的伴侣从我身边走过,他们的脚步,他们的笑声……与我们当年有什么两样?我又看见了你,虽然在千里之外,却在我的心里!
  第三封信,就是放在桌上的这封:
  三个月了,我是数着过来的。我天天给你写信,却一封也不能寄给你。我知道你挂念得要命,可是,我真怕,我怕给你写信,说什么呢?我不能没有你,可我同样不能没有母亲!我怎么办……
  后面的,我不用看了,泪水已经湿润了眼睛。当我转过脸去,她斜对着我,低着头,肩头随着打毛线的手耸动着,只是没有了节奏,一针一针地挑,很慢很慢。
  “梅玉。”我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叫道。
  她慢慢地抬起头,一颗晶莹的泪珠在一抬头的瞬间,落到了毛线上,她的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此刻的我,又一次为华实真挚的情意所感动,更被梅玉那和着泪水的微笑所折服。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我又能说什么呢!这件事,或许我也有责任。
  “这件毛衣是给谁打的?”可能只有这句话才是解决难堪的最好语言。
  “华实的!”她自然平淡的答道,但那种深深的眷念之情,是无法掩饰的。
  “林大哥。”她放下手中的毛线,很庄重的说:“我一直在想,是否自古以来,老少两代人之间就永远都存在着一条鸿沟呢?年轻人要走自己的路,老年人有她们的安排,到底谁对呢?我和华实的关系,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她当了连长,我长得漂亮。我们是真诚的,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追求,可是为什么就不能被老人们理解呢!当然,她们也很爱自己的儿子,可是儿子心上有意中人,却偏要拆散,强加给他一个人,这叫什么事呢!我和华实是不是又要回到‘梁山伯祝英台’的时代去?”  2/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