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三男人,我成全了你谁来成全我
时间:2012-07-29 21:05: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刺客叶荣添  阅读:

  这一天一夜的旅程,我身边座位的人来来去去,中途下了,又上了,换了好几个邻座。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在人生旅途上,很多人是我们的匆匆过客,注定要和我们擦肩而过,而燕子,也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吧!
  在合川站,上来了一个年轻妈妈抱着一个约摸一岁多的婴儿坐在我的邻位。看上去,这个年轻妈妈年纪不大,顶多也只比我大二三岁而已,她怀抱中的小家伙懵懂无知,煞是可爱,在吮吸着奶瓶胶嘴,偶尔向我这边看来,手舞足蹈地咔咔笑着。
  真可爱,我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小家伙胖乎乎的小脸蛋。年轻妈妈善意地向我微笑,我问她:“小家伙多大了?男的还是女的?”

日期:2011-01-15 14:55:22
 年轻妈妈告诉我是女孩子,14个月了。
  说到自已的孩子,这个年轻妈妈兴趣勃然,一下子将话闸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说起了小家伙的事,比如调皮好动,白天尿裤子,疲于洗衣换服,三更半夜又吵吵闹闹,以致无法安睡。但是,她脸上在谈孩子的时候洋溢了幸福的笑容。
  看着这个小家伙,我想起了燕子,曾经,我们也拥有过一个孩子,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出世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了,如果他能健康顺产,现在也嗷嗷待哺了吧。
  燕子曾问我喜欢男孩子还是喜欢女孩子。那时的我趴在她的肚皮上聆听里面的动静,企图尝试从声音辩别出男孩或女孩,因为,听老人们说,调皮的踢肚子的多数是男孩,安静的则是女孩。其实,生男生女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没有重男轻女愚昧无知的落后思想,反正,无论男女都一样是自已和燕子的骨肉。相比之下,我似乎更喜欢女孩子多点,听话,乖巧,娇气。我对燕子说,如果生女孩子,外表要像你那么好看。燕子却问:“那我们小宝贝要在你的身上遗传什么基因呢?”
  我想不出自已有什么好,一时哑口无言。

日期:2011-01-15 14:56:02
中午12点半左右,终于完成了2000公里的行程到达成都。这是我第三次来成都,第一次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第二次却是乐极生悲,在成都快乐了一夜,回广东悲痛至今。一次比一次悲壮,这一次,又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我越来越不喜欢成都这座城市了,在我走出火车站,去一个小卖铺买水,身上的零钱用光了,从钱包抽出一张一百元买单的时候,店主在玩着电脑游戏,连头也没有抬起来看我一眼,态度冷冰地说:“没零钱找给你,你给零钱我吧。”
  我礼貌地对店主说:“大哥,不好意思,我身上没有零钱,能不能想想办法呢?”
  店主似乎很不耐烦我打扰他玩游戏,索性就不做我的生意了,他说:“你没有零钱就不要买了,你走吧,到其他店去买。”
  这种事在高度强调服务态度的广东珠三角城市鲜少发生,而干我们这些服务行业的人更是高呼“顾客就是上帝”的口号。
  这一次,我来得很盲目,我连燕子结婚后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燕子不会住她父母的家,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我除了知道她父母家之外,其他的别无所知。要么,燕子在婚后搬到陈辉家,和陈辉父母一起住。要么,燕子和陈辉在外面购置了房子,搬出来住。
  那么,我没必要去燕子父母家。

日期:2011-01-15 14:56:44
爱情,真的会让一个人盲目,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只是想远远看一眼燕子,看到她幸福,就心满意足。
  我有陈辉的名卡,陈辉的公司地址在锦江区,我决定去锦江区找陈辉,这样,就能知道关于燕子的消息。我做好了撒谎的准备,我的台词是见到陈辉后说出差成都,刚巧经过锦江区就顺便上来瞧瞧老同学。
  在路边拦了一台的士,将名片递给司机说,去这间公司。
  司机挺倒是挺热情,竟跟我聊了起来,他说听我口音不是成都本地人,是哪里来的?
  我说从广东东莞来的,看朋友。
  司机一听我是广东人,更热情了,也许,在外省人的心目中,广东是一个好地方吧,那里云集全国各地的打工一族,源源不断地为广东输送新鲜力量,创造经济奇迹。果然,司机对我说,他曾在深圳东莞的工厂打工,这些城市发展迅猛,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奔驰宝马随处见。
  听着司机赞扬广东的辉煌经济,我莫名其妙地产生了自豪感,其实那些高楼靓车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司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在东莞打工时代的事,他说,东莞这地方的治安可真够乱,他丢了二台自行车,被打劫过一次,钱包被扒过二次。
  司机的不幸遭遇,让我刚刚呈现的自豪感荡然无存,另我尴尬不已,的确,东莞的冶安一蹋糊涂,我N次在街上看过飞车党抢包和小偷掏腰包了。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间到达了目的地。

日期:2011-01-15 14:57:26
陈辉的公司在写字楼1019号,这个时间段可能是中午下班的时候,电梯里空无一人,进了电梯,按了第10层,当电梯门打开,赫然在目的是1001号门牌,我向层楼的纵深走去,1002,1003………1018,1019.
  我停留在1019号门前,却不急于敲门,我在想,燕子和陈辉会不会在里面呢?如果在里面,那我的突然出现,会不会让燕子难堪?
  正犹豫着,1019号门却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穿着制服,员工模样的女生,她可能是要外出的,却看见我将手举高作敲门状,她问我:“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对这位礼貌的女生说:“我是陈辉的大学同学,出差成都,顺便来看看他。请问他在公司吗?”我不由自主地撒了一个谎,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不说是陈辉老婆的同学,而直接说是陈辉的同学。也许,要我对别人说燕子是陈辉老婆,我说不出口。毕竟,燕子本应该是我的。
  制服女生一听是陈辉的大学同学,脸上流露出了热情的笑容,她说:“陈经理下班回家了,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来公司了,要不,你先进里面坐坐吧,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
  我想先进陈辉的办公室看看,于是,我对制服女生说不用打电话通知陈辉,我在里面等他,给他一个惊喜。
  进了陈辉的写字楼,环视了一周,公司可能是刚起步发展的原因,办公环境不大,门口有一个小总台,接待客户的,里面大厅是办公文员们的电脑台,再里面则是经理室和会议室。  32/34   首页 上一页 30 31 32 33 3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