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三男人,我成全了你谁来成全我
时间:2012-07-29 21:05: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刺客叶荣添  阅读:

前言:
        曾经,当我渴望走进围城,和一个女人过一些平平淡淡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但是,命运却非要给我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将我从围城墙头重重摔下来,跌得支离破碎面无全非。
  我不禁想知道,人的一生,从十月怀胎到呱呱落地,从嗷嗷待哺到呀呀学语,从青春年少到耋耄之年,需要经历多少次挫折磨难才能茁壮成长?才归于平淡?
  文中,会出现关于性的描述,我强调,我不是刻意写性,只是那些过往的点点滴滴在记忆中留下太深刻的铬印,每次怀缅,就会痛彻心扉,欲罢不能!
  在开篇的时候,写性之前,我的思想也作过艰苦的挣扎和斗争,性,写?不写?写?不写?但后来,觉得在天涯里,关于这方面的描述遍地开花,触目所及,全是类似文字。我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我仅是千千万万中最普通的其中一个。所以,我决定还是觉得需要写。
  因为,它的开始,深深影响着我的命运。
  其次,作为一个成年男女,我想,应该可以体谅的。它无可厚非地,无可避免地会发生在每一对情侣男女身上。
  谨以此文,献给自已,祭奠曾经死去的爱情

9.jpg

诚如标题所言,我,82年的男人,迄今为止即将跨入三十岁了。这个年龄至今仍独身一人,的确是有点尴尬。在早几年,我一直认为三十岁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多么难以想像的年龄,但它,却悄悄地来了,来得让我有点措手不及,难以接受。直到有一天,一个看上去是读小学的小女孩怀着未泯的童心叫我叔叔时,才骤然醒悟,我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做叔叔了。
  曾几何时,看到一些老男人拥着年轻女人旁若无人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招摇过市,老男人的年龄足够做女人的爷爷,而女人还洋溢着满脸幸福的表情接受着老男人的手在腰间或屁股上抚摸拿捏,我就会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从内心鄙夷他们:“一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对于二奶或是第三者的女人,我更是觉得她们就是败类!我没想到,我以前眼中的败类,竟然是今天的我。28岁的我成了38岁的她的情人。
  这件事要从我大学毕业后说起,故事有点长,时间的跨度有点大,其中囊括包含了我那残缺不全支离破碎的初恋,和我惨不忍睹不堪回首的爱情历程。我不知道能不能持之以恒地将这些经历完整性地呈现出来,我的时间不多,耐性不够,但我会尽量忙中偷闲、见缝插针地将那些曾经的爱与恨,恩与怨敲打出来。当然,你可以看或不看,相信或质疑。这是一个故事,也是一部小说,更是人生经历。
  无论男女,每一个人的第一次都肯定是刻骨铭心的,即使它会有酸与甜,苦与辣,但毋庸置疑,它一定是我们人生中最值得怀缅的一段岁月。初恋留给我太多的追忆,太多的快乐和太多的哀伤,那么,从我的初恋开始写吧!

日期:2011-01-15 11:54:22
 梁海燕,平时习惯称之为燕子,大学同学。我们同窗四年,在同一学校同一课室共同渡过了四个春夏秋冬并无数次擦肩而过,都没能擦出火花,谁会想到,走出校园奔向社会的怀抱工作后的我们竟然就发展了爱情关系,这不能不让人感慨李宁的广告语是正确的:一切皆有可能!
  毕业后,我们仍能同在一座城市的小区域里,仍能相聚已属不易。因此,我们之间倍感亲切,联系频繁,出人意料的谈得来,一个月接触的次数远远超越了在校四年交谈的总和。
  也许,这就是缘份。也可能,是因为彼此都寂寞,我们已经到了需要一份爱情的年龄。那天晚上,公园的路灯昏暗,看着一对对搂搂抱抱的情侣在花丛中缠绵缱绻,受他们盅惑影响,我们有了接吻的冲动。说来好笑,这是我的初吻,也是她的初吻,大家都没有经验,我笨拙地捧着她的脸庞,她闭上眼睛,我也闭上眼睛,在摸索中,我们的嘴唇互相对上了,但是大家的嘴巴都紧闭着,结果,我们的初吻在牙齿互相碰撞发出的“咯咯”声中尴尬结束了。
  回去后,我深感懊恼,曾经观看很多港台影视的接吻片段,心里默默彩排过无数次,自以为接吻耳熟能详,信手拈来,觉得接吻仅是一件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事,但当东风来时,预期的马到功成却荡然无存。这件事再次验证了邓小平理论的正确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样子,我有理论是不够的!
  从这次失败的初吻后,我们之间的关系迅速升温并确立了恋爱关系,虽然羞于向对方说我爱你,但我们之间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每晚临睡前,会不约而同地向彼此发手机短信说晚安。每天早上起床时,第一件事做的就是在枕头底下摸索手机向对方说声早晨。每天吃饭会向对方报告各自吃什么菜。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幸福!

日期:2011-01-15 11:54:39
深夜,为了不至于影响寝室的同事睡觉,我将被子盖过头,躲在被窝里按着手机键盘和她发短信聊天,尽可能地将手机发出的光芒和声音降到最低限度。事隔多年后的今天,回忆已经很模糊了,我忘了当时我们具体聊些什么,但我们的确无话不说,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远到儿童时代,近到当天情况,大至国事,小至家事。在那段日子里,我们为中国移动公司作出了巨大贡献,我曾粗略计算了一下,我每月要发1000条短信,平均每天30多条。现在回忆起,足够吓人的。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晚上,噼哩啪啦的闪雷声低沉地隆隆作响。她害怕打雷,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树枝被风吹得摇摇摆摆,时而被闪雷制造成忽明忽暗的影子,很怕。她在电话说,添,我怕,你过来陪我好吗?
  那时,我们同在一城,我并没有就我所学的专业找对口工作,却鬼使神差般在酒吧做调酒师。她则在离我不远的一中学做代课老师。当我打车到燕子的教师公寓楼下时,她穿着睡衣蜷伏在铁门里瑟缩发抖。
  她见到我来了,像不会游泳的人沉溺于水中抓住了一条救命绳一样紧紧抱住我说,添,我好怕,好想见到你。拥抱中,我感觉到她暖暖的体温和微微的震颤。毋庸置疑,当一个人开心和伤心、得意或失落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往往是对自已最重要的人!  1/34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