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男人的赠品,两个男人的奖品
时间:2012-07-28 11:42: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碧叶青青  阅读:

  四年后,我的女儿两岁了,女儿的父亲是谁,大傻还是二傻,我不知道,大傻二傻也不知道,村子里的人更不知道。她有两个爸爸,一个妈妈,女儿很乖巧,她会喊我妈妈,她会喊爸爸。就在那一声声的妈妈中,呼唤起我的愤怒,呼唤起我的仇恨。就在那一声声的爸爸中呼唤起我的忧怨,呼唤起我的思念。我渐渐清醒了,想起了爸,想起了妈,也想起了家,更想起了命。每天面对着两个傻子,看他们在我身上取悦原始的快乐,我想逃,想带着女儿一起逃。我依旧傻,但现在是装傻,当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闪出,他像长了翅膀,一天比一天强烈。我又生孩子了,又生了一个女儿,她依然有两个傻爸爸,一个妈妈,只是妈妈不傻了。清醒的意识让我越来越明白,我做了母亲,是两个女儿的母亲。我不能像妈那样遭践她们,我要给她们一个母亲的爱,一个幸福的未来。可他们的命和我极其相似,有母爱,但没有父爱。他们的两个傻父亲,是不能保护她们的,也不会保护他们。而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知道,当她们一天天的长大,村子里那些兽性的男人是会蚕食她们的。她们的命运会和她妈妈的命运一样可怜又可悲。逃!这个愿望更强烈了。于是,我让大傻,二傻给我偷钱,偷他父母的,一次又一次,谁拿来钱,谁可以和我睡。渐渐地,我有了一些钱,村里的人都说,我好像不傻了,只是说话依然支支吾吾。
  小女儿丫蛋快一岁了,我选好了逃跑的时机。可我只能带走一个孩子,那天镇上赶集,很热闹,我踹好了钱,傻里傻气的在那转悠,女儿丫糕,跟着我。我抱着她搭乘上一辆三轮车,又坐了汽车,火车逃回来了。
  妈的腿断了,是被爸打断的,为季木匠,也为我。爸已经很老了,看我回来,他惊呆了,抱着我哭:“妮,我的妮呀......”妈住着拐杖,颤抖着手哭:“妮,是妮回来了!妮呀!妈错了......”但在爸妈,气咽难耐的痛哭中,我不哭,也无泪......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