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男人的赠品,两个男人的奖品
时间:2012-07-28 11:42: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碧叶青青  阅读:

  在我十六岁那年,村里来个季木匠,季木匠大约四十多岁,手艺很好。木工活做的精致,灵透。还画的一手好画,做好家具,漆好油漆,会画上山川、树木、花鸟虫鱼,画的逼真,动人。这样的家居摆在屋子里,让乡村农舍显得高贵、典雅了许多,村子里的人便争相请他做活计。他走在每家,鸡鸭鱼肉好吃好喝的招待,钱还转了不少,这让妈十分羡慕。
  她时常在家里唠叨说:“你爸就是个榆木疙瘩,下死力不挣钱,比猪都笨,不会动脑子。每次回家,交给我的那点钱,我都恶心!要是能比上人家季木匠的一根手指,我这辈子嫁给他也算是没瞎眼睛。”
  爸和妈生养了我们兄妹四个,弟弟最小。因为家里负担重,姐姐初中毕业就和爸爸去打工了。我上高一,妹妹和弟弟上初中和小学。爸爸人很老实,除了对我们姐弟四人有无限深情的爱以外。最听妈妈的话,在外面苦活,累活,脏活什么都干。钱一分舍不得花,拿回家全教给妈。每次妈都要捡时新衣裳买几件,穿在身上,还要对着镜子涂脂抹粉打扮一番,妈似乎天生爱招摇,每次和爸一起出门,别人都说你们两口子,一个像华侨,一个像乞丐,真是不般配。妈听了脸上笑得像朵花,爸的脸沉寂的像土堆。
  在排队等候中,妈终于把季木匠请到我家来做活,季木匠吃住都在我家。妈比平时更爱打扮,穿的越来越俏丽,她的新衣服更多了,质地也越来越好,看得出是大商场里的高档衣服,再不是地摊上七挑八选的便宜货。我们家的生活也变了样,鸡鸭鱼自不必说,而且妈变着法做,味道做的香甜可口。妈还经常买各种高档食品,雪梅、莲子粥、火腿,还有好多干果。要知道这都以前我们家看都不看的,更别说买。
  星期六,我回家,妈正和季木匠吃饭。现在,季木匠只住在我家,不管给谁家做活,都住在我家,他成了有固定住处的寄居蟹,再不一家一家的搬迁了,这让他省去很多麻烦。妈尽心的伺候,显出一个女人的能耐。季木匠在我家,日子过的很滋润,脸白了,人也胖了许多。要知道,爸在家时,常又脏又累,妈很少做饭,干活。家中里里外外的活他干都干不完。看我进屋,妈满脸堆笑,“死丫头,还不问季叔叔好!”又满脸堆笑的对季木匠说:“乡下妮子,不懂事,他叔你别介意!”季木匠并没理会妈说的话,下死眼盯着我看。“我一脸的厌恶!”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进里屋了。只听他们说:
  “你姑娘长得像你,真俊!”
  “我都老了,还俊个啥!没正经!”接着是一阵“嘻嘻嘻”的笑声。
  ”屋子里,弟弟,正摆弄玩具。他说:“姐,你看季叔叔给我买的玩具可好玩了。”我没好气,骂了一句,“没志气的东西!”把玩具从弟弟手里抢过来,哐——扔出门外。弟弟“哇——”哭了。妈一脸怒气,撵过来,扇我一记耳光。骂道:“你要死啊!在屋子里闹腾什么?娘把你养成精了。”伤心的泪,哗——流了下来,我怒吼道:“爸不在家,谁让他住到咱家里!”妈骂道:“你翅膀硬了,敢管老娘!这屋里容不下你,你走。”说着,抄起鸡毛掸子来打我。季木匠,赶过来挡住妈,说:“孩子还小,不懂事。你这是干什么?”“走就走!不要你管!”我呜呜的哭着,狠狠推开季木匠,气哼哼的出了门,又去了学校。身后是妈唠唠叨叨的咒骂。“你跟你那死爹一个样,没脑子,倔驴。有本事,永远别回来......”
  妈跟季木匠的丑闻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可妈并不觉得羞耻。相反,觉得自己有能耐,季木匠挣钱,她自在的花,她整天在人前显摆,看见村里几个女人一起指指点点说她。故意走过去说:“瞧,你们干的那活,衣服弄的多脏,看季木匠给我买的这件衣服,多好看,还抖起衣服夸耀说,衣服的样式好,料子也不错,新百买的,一件要二百多块钱呢!她婶你要是有钱也买一件。”说完,趾高气昂的学着电视里阔太太的样,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干活的女人鄙夷的说:“看那个轻狂样子,当了婊子,还想挂招牌咋地?”又扯着嗓子喊道:“野男人买的,送给老娘,老娘也不要!呸——”妈和季木匠的事不知怎么,传到了爸爸的耳朵里,爸爸连夜赶了回来,闯进屋,妈正和季木匠睡在一起,他怒火中烧,随手抄起一根棍子就对季木匠的腿打去,季木匠光着身子,吓得战战兢兢,从被窝里跳起来,连滚带爬,逃走了。妈也从被窝里爬起来,把头伸进爸的怀里,又哭又闹。说:“你打死我吧!我不活了。”爸爸狠狠扇了她一记耳光。她闹得更凶了,找来一根绳子要上吊。“死,你去死好了!”爸爸恶狠狠地吼道!弟弟妹妹全都吓哭了,屋子里的东西被摔得一片狼藉。妈竟真的上吊,只听妹喊:“妈在里屋吊死了。”爸急忙冲进里屋去救妈,听到动静的邻居赶来,和爸爸一起把妈救了下来,他们又掐人中,有灌水,忙活了好一阵,妈苏醒了。此时,屋里屋外,黑压压站了很多人,有帮忙劝说的,有看热闹的。他们劝妈想开点,劝爸不该动手打人,他婶再怎么不对,还给你生了四个娃呢。无论如何,要看在四个孩子的面上。妈拉长声大哭“你打死我吧!我不活了,四个孩子我一个也不要了,你娶好的去。”爸一句话也没说,紫涨着脸,蹲在地上一口接一口地抽烟......
  爸要走了,他来学校看我,他把我叫到一个小饭馆,塞给我一些钱,给我要了一碗面,看着我吃。他一句话也不说,我低着头,把面条一口一口慢慢往嘴里塞......很久,爸说:“钱省着点花,照顾好自己。”顿了顿,又说:“看好弟妹,我很快回来。”爸送我回学校,定定地看了看我,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转身走了,越走越远,我泪眼模糊,看着他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
  妈来学校看我,她依旧打扮的很妖娆。她提了一个提包,站在教室门口叫我:“万丹妮——”我在同学们瞩目的目光中走了出来。耷拉着脸说:“啥事?”妈的脸灿烂的像刚升起的朝阳,强行要把提包往我怀里塞。我没接。妈说:“这是我给你买的新衣服,还有好吃的。你不要也行,明天,星期六回家,再试试看,合不合身。妈再给你做最爱吃的蜜汁红烧肉,上次是妈不对......”她把脸上的白肉,拧成一幅慈眉善目的笑模样很讨好地对我说。妈走了,我怀着愤怒而忧怨的心情回到教室。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