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已是几番春秋勿人归
时间:2012-07-18 13:07: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小女子有恋床症  阅读:

    严言冲进店,脸上是伤心和难过,她看着一脸满足的荆木,心里的疼泛滥成灾,荆南在她的身后。你真的不记得我吗?她开口,眼里是一层水雾。荆木愣了愣盯着严言看。
    你忘了那个小山村,那个陪过你的女孩子了吗?严言不眨眼,克制着不让眼泪往下流。
    荆南拉住正欲向前的严言,她甩开他的手跑过去抱荆木,我们约定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她的眼泪滚烫,荆木手中的米线洒了一地,他的记忆一直回溯一直后退,可是还是没有严言的名字,以及她这张脸,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他缓缓开口。
    严言扬起脸,满脸的忧伤,或许他是真的忘记了,或许是他从来没有把那些诺言当真过。她松开手,擦了擦眼,然后转过身她说,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已经努力过了,如果你真的不记得,那忘了也好。她走出去,飞快的,没有任何犹豫,荆南也跟着出去。
    荆木不知道该如何理清情绪,青稞没有任何话语,他们之间的气氛很浓厚,荆木拿出纸巾擦嘴,随手取下一幅画让她结账然后走近学校。
    青稞站在店门,看着他的背影一直缩小缩小,最终不见,徒生一种落寞感,强烈得让她感到窒息。
    荆木没有看到严言,他一直回想过去,他只记得铁轨和小木屋,别无其他。在他的记忆里没有任何人名,任何人的样貌,那些就是一片空白,如一张白纸。
    他背着画板回家,开门脱鞋。母亲没有迎上来,在他的面前母亲沉着的整张脸有一点扭曲,她冲过去夺下他的画板,飞快的打开门扔出去,她尖叫。你不可以碰它,不可以碰它。她的表情极度痛苦而又歇斯底里。
    荆木没有反映过来,母亲抚他的脸,细细的摩擦。而他任由了画板被扔出去。
    一夜无眠,荆南早晨起床就可能到母亲坐在客厅里发呆,她的面前是厚厚的一本相册。
    妈,我走了。荆木说着开门。
    她没有答话,失掉往常的唠叨,荆木出门就看到了那一堆烧过的纸屑,他走过去,那里还有残留的温度,他折回去鞋也没有脱直接冲进自己的房间,在他的床头,什么也没有。
    那幅画在哪里?他问她,这是他第一次用那些生硬的语气跟她说话。
    她不答话,依旧呆坐。
    在哪里?荆木几乎吼出声,立在母亲面前。
    烧了。她淡淡的说。
    荆木静下来,垂下的头有一种无力感,不要碰那些东西,不要碰。她猛地抓住她的双臂,语气极低,然后是如悲鸣一样的哭泣,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母亲哭泣,绝望的破碎的声音,他记得荆南问过自己,有没有听过母亲哭泣。荆木伸手去抱比自己矮一头的母亲,他没有用力,这也是他第一次抱她,她一直哭一直哭,眼泪如洪水一样泛滥。
    荆南没有想透为什么母亲会那么恨和画画有关的任何东西,他第一次拿画回家的时候,她都没有任何反感,可是不久之后,她以最决裂的方式毁掉了它们,他不想再想下去,虽然没有了画板可他依旧会去青稞的店里,陪她吃米线,她忙的时候荆木就看那些画,他可以一动不动的看很久,一直不离视线。
    青稞坐在他的身边盯着他,这是一张她梦到过很多次的脸,不同的却有相同的气息,她开口,你真的喜欢画画吗。没有别的爱好。
    荆木摇了摇头转过头看青稞,对她的了解他可谓是一片空白,她的脸上有无奈,皱起的眉有抹不开的忧伤,他有想拥她入怀的冲动,可是他能抑制住自己的冲动,只是揽过她的肩,就没有了过多的举动。
    青稞闭上眼,她想着天长地久,地老天荒,她希望时间一直静止或者一直回溯。
    
    七
    
    很久,严言都没有出现,荆南也一样,他每天都去陪青稞,看她忙碌、看她画画,他越来越离不开这里了。
    转眼时间飞至五月,荆木要毕业了,他的旁边一直都是空位。某一日荆南踏进他的教室,坐在他的身边,严言退学了。他的口气里有掩不住的悲伤,你对严言真的没有任何印象吗?他用疑问的眼神看他。
    荆木反问,我该记得她吗?他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否认识她,至少现在的他不记得她,那些承诺他也不记得,所以他没有义务去兑现严言所说的承诺,或则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承诺。
    她生活的很辛苦,晚上要打工,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荆南开口,她有要照顾生病的母亲的义务。他很惋惜又替自己不值,他为她做过的事她一件也没有发现,他给她的,她也一概拒绝。
    在荆木的脑子里有什么波动了一下但转瞬即逝,在荆南提到单亲家庭四个字的时候,可是他再怎么想都还是一片空白。
    
    八
    
    青稞站在店门,荆木跨上单车对她笑,他说,我带你游完这个城市吧。
    青稞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问,为什么啊?
    你说过今天是你的生日。荆木笑。
    青稞关上店门,长了他的单车。那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她靠上他的背,那么近的距离,可是她听不到他的心跳,感受不到他的脉搏,这是一种最深切的悲哀。
    荆木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很灼热的温度,他载着她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巷子,当然对于荆木来说这个城市他有一半是陌生的。青稞时不时指路,或是让他停下来吃路边摊的小吃,她吃了很多。荆木会温柔的笑,是那种自然有着纯真的笑容。从城北到城东,再抄近路回城北,青稞不知不觉环上他的腰,荆木心里极其满足。  4/6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