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为定
时间:2012-07-18 12:49: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落木小妖  阅读:

    一个人独自走在街上,江南小城的街道两旁行道树的树叶铺展开来,把这个世界弄得到处枝枝桠桠。
    散散心,谁能给我安慰!
    我固执的认为,只要我们坚持,一定会是可以的。
    相爱有什么不可以。
    这场我看似轰轰烈烈的爱情。终究还是走到了尽头。
    世上男儿多薄幸。
    林子斜也不过如此。
    自重从上海回来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给我讲过缠绵的话了。
    那次,我推开他房间的门,房间里多了份暧昧,是一个打扮的有些妖艳女子在,穿紧身低腰牛仔裤,鲜辣刺激的大红贴身薄透T恤衫,怎么看多像是发廊妹,而她正在跟他搂搂抱抱。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应该像电视、电影里演的那样,跑过去,给他们两人各人一巴掌,然后揪着那个女人头发,对他们进行撕扯。
    可是我没有,我只是平静的站着,用淡然的眼神看着他们,我想我的淡然是对他们杀伤的最好武器。妖艳女人笑吟吟的看了我一下,扭着她的小蛮腰像蛇一般的逶迤出去。剩下了我和他。
    依旧用淡然的语气冷静的问:
    给我理由。
    他回答我说,我们俩不合适,新欢小曼才是我的同类人。我们之间就当游戏一场吧,对不起!锁素!
    我亦没有给他一巴掌。
    我的淡然并不代表我不伤心。——
    属于我一个人的第一次爱情,至此,曾经的山盟海誓,以为的地老天荒,蓦然回首,已然春水了无痕。
    
    八
    
    时间过的真快。
    转眼我多二十六岁了。
    不久后,我将嫁做商人妇。
    是在爸妈安排的相亲中认识余项沉的。余项沉典型的富二代,家父开了一爿厂,红红火火的。五花马,千金裘等易过的锦瑟岁月,他能让我拥有。那就够了。爱与不爱多没有关系。在这个沉沦的红尘里,哪会有什么“梁玉书”,除非在戏里,可是现在再也不会有人陪我一起听戏、看戏把光阴过成“似水流年、如花美眷”了。只是在流年里,终于能深深得体会到《蝴蝶梦》里田秀出走时的那段唱的透彻:
    萍聚萍散已看透
    自尊自重当坚守
    情长情短平常事
    何去何从随缘酬
    该分手时当分手
    留难住处莫强留
    ……
    是啊,心里的隐痛唯有春秋可以疗伤,何去何从随缘酬,我跟项沉之间也算是一种缘分,可我清楚的很,这缘分多了些许薄凉。
    他看着我说,锁素,你太漂亮了,应该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一看就是正房相。
    他说我有正方相,我停住了不停搅动咖啡的汤勺,发出笑来。
    他对这次的相亲很满意。爸妈对他更是满意。
    不管这个男人如何,至少博得个门当户对。
    嫁就嫁吧。人活在着世上本来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更何况再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像当初一样激起我心里一潭死水的涟漪。我的心早已在那个叫林子斜的男人身上腐烂掉了。他娶的不过是我的一具空壳而已。
    结婚的前的一个星期,我去“胡丝乱剪”做头,这也是我分手之后第一次踏进这家店。我知道,林子斜已经离开,离开了这家店,离开了这个江南小城。是在分手后的那个晚上,他发过来告诉我的,他要我好好保重,祝我嫁一个爱我的和我爱的好男人,最后又是一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和月。又是以这种才意的风情触动我那根最柔弱的心弦,埋藏的伤情在电脑前面刹那的随眼泪奔涌。已然没有回复的必要,这次,把那个叫“渌水亭”的网名从我的人生里彻彻底底的给删除掉。
    服务员问我,要几号发型师帮你剪。
    很多年前,我说随便。

 6/6   首页 上一页 4 5 6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