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
时间:2012-07-18 12:47: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时空过客1314  阅读:

  秋水有洁癖,这种“爱好”显然与她的身份并不般配。
  秋水是村里的寡妇,地道的村妇。两间土坯房,房顶用高粱的秸秆铺成,下面是槐木横梁,上面是一尺厚的黄土。老鼠周游的时候,秸秆的缝隙里就会遗漏烟雾一样的尘灰。
  秋水30岁那年,男人暴病而亡,身边也没有一儿半女,别人又实在无法忍受她的“洁身自好”,便一个人守着日子苦熬。简陋的住所,简单的家具,每天都被秋水收拾的“洞房”一般。这种洁癖始自男人死后,秋水自己无法意识到,她只是习惯了孤独的清洁。即便是外出挑水吃,身后的那一桶绝不食用,她顾忌自己偶尔排放的“屁”污染了那水。
  尽管秋水的世界一尘不染,隔壁生产队马棚里臭烘烘的气味仍会翻墙而过,毫无顾忌。那墙头也算不上墙,一米多一点,用黄泥掺杂了麦秸一茬一茬垒起来。养牛的胡二一抬腿就能迈过来。
  按族里辈分,胡二应称呼秋水为“婶子”。平日里,秋水做不来的重活,会唤胡二过来帮把手。胡二快30岁了,连个媳妇也寻不下,爹娘早些年饿死,生产队马棚就成了他的家。胡二衣服刮开口子,都是拿给秋水缝补,一来二去,两人很有些相依为命的样子。
  自打男人去世后,胡二是唯一能迈进秋水家门的男人,秋水不唤他,胡二也是万不敢翻墙而过的,尽管他身上沾染的牛马的臭味比起空气中的还要淡一些,他依旧惧怕秋水异样的眼神。秋水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女人的芳香,胡二从没近距离接触过女人,那种气味常令他眩晕,几近窒息。
  春天来了的时候,生产队的牛马也会春情激荡。最不害臊的是那头公骡子,一边躁动不安的踢腾着脚下的土地,一边不怀好意的冲着母马低声呻吟。有一次,胡二看到秋水站在自家院子里,对着那头发情的公骡子呆望,手里的菜也顾不得择,脸色红扑扑的像丢了魂。胡二轻咳一声,秋水才羞答答的瞪了他一眼,慌张地逃进灶房去。
  秋水闭门早,天才黑就熄了灯。而生产队的马灯点的是大伙儿的油,常常彻夜不息。那年月,村里不通电,也没有什么娱乐,晚饭后,村里老少爷们就聚到马棚里闲聊说书。
  贫穷的日子只能靠着找乐子才会多些开心,如果遇到讨饭的瞎子借宿,马棚会多了一份热闹。瞎子的胡器能响半夜,而秋水从不来马棚听,她闭了灯,躺在哀怨的曲子里翻来覆去夜半难眠。
  有时候,女人孩子散了,爷们们就唆使瞎子来一段“荤”的,瞎子总是扭捏一阵,假模假式的问几遍还有没有女人小孩之类的话,之后,在众人的催促下用悠长而色迷迷的嗓音唱起来:“那个女人高哇男人矬,两个亲热哇就压住了脖,上面还想哇亲一个嘴儿,又怕那下面哇拔了橛……”男人们听到这里就不怀好意的哄笑,胡二虽不太懂,也跟着傻笑。
  那一晚,秋水的灯亮了很久才熄。
  后半夜,胡二竟鬼使神差地溜进秋水房里,一会儿工夫,一声惨叫,胡二捂着下身血淋淋地又跑出来。
  秋水的剪刀让胡二永世再也做不成男人。而那个瞎子一大早就溜出了村子。
  自此,牛马棚的臭味依旧,却再也没有彻夜的聚会与瞎子的演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