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碎光年,随秋不见
时间:2012-04-09 09:07: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范若烟  阅读:

  ⒈是什么让生如夏花
  “夏花,我饿,请我吃‘细碎光年’的糕点。”我躺在脆生生的草地上,“你在街口等我,我马上过来。”林颜生好听的声音从步高高手机中传来,
  夏花就是林颜生,林颜生就是夏花。我说,生如夏花,夏花,夏花,貌比如花。林颜生总是佯装微怒,而我会紧接道,什么时候你会开出一片灿烂,不是说,生如夏花般灿烂。他赏我个栗子,嘴角上扬,看我不打的你一片灿烂,敢拿我来比如花。
  我从草地上起身,横穿过一条街,拐弯,到了。我在“细碎光年”隔壁街的公园,扮人偶卖雪糕,很可爱的一份业余工作。林颜生来得很快,快的忘记了付钱给计程车司机。我就这样站在街口,吃吃地笑道,夏花,人家以为你白坐车呢。
  林颜生好脾气的带着我进到“细碎光年”,最里面的那张桌子似乎永远为我们空着。这次颜生却拉着我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服务员走过来,递上来两份价目表。我不解,问,为什么在这儿坐?一个提拉米苏。
  等一下有人要来,坐里面她找不到。林颜生点了一份抹茶,然后又点了一份黑森林,“细碎光年”的每种糕点都有配卖的饮料,吃起来更令人迷醉。
  林颜生接了一个电话,我安静地坐在一旁清理衣服上的枯草。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女生从门口走来,甜甜的笑着,向我们招手。服务生也过来,我接过我的提拉米苏。一边品尝着糕点,一边听林颜生说:月儿,她是我女朋友许夏依。依依,她就是我妹妹,苏沐岚。
  是的,我忘了说,我是林颜生的妹妹,没有血缘的妹妹。而林颜生现在有女朋友了。那么我这个妹妹呢?
  我顿了一顿,轻笑着,你好啊嫂子,我大哥就卖给你了,虽然有点贵,可半年包修,一年包退。
  许夏依咯咯的笑着,挽上林颜生的手。看着他们的甜蜜,我突然觉得心揪得慌。
  “颜生,我不喜欢喝摩卡,你把你那杯拿铁跟我换一下好吗?”许夏依轻声地说道。
  在“细碎光年”,黑森林永远只配摩卡。我笑吟吟地看着林颜生宠溺地和许夏依换着咖啡。颜生,你忘记了,忘记了黑森林只能配摩卡,也忘记了我还在你身边。
  我借故去洗手间,呆望着镜中的我,渐渐看到镜中的自己身影迷蒙,润湿了眼眶。“沐岚,沐岚,不要学会流眼泪,没有人会给你安慰。”擦干了泪水,拿出手机,设置了十分钟后的闹铃,强装起微笑走出去。
  林颜生和许夏依坐在那里谈笑风生,我回到我的位置,开始和他们胡侃。我说,嫂子,我以后还是叫你姐姐吧,嫂子听起来好老哦。
  许夏依愣了一下,也微笑着说,好吧。
  十分钟到了,我也如期接起电话。胡乱诌了几句,回过头说,夏花,你陪你女人吧,我有事先闪了。
  林颜生,生如夏花,无意之中你已开出一片灿烂,却不是为我。这个秋天格外的晴朗,这个秋天格外的令人讨厌,因为林颜生有了女朋友,而我仍旧是他的妹妹,却也只是他的妹妹……
  ⒉我已与你背道而驰
  林颜生与许夏依越走越近,近得我已难以穿插进去,三个人呼吸的空气拥挤的令我窒息。关于黑森林与摩卡,我努力地忍着不与许夏依争吵,我不想颜生难做,也惧怕他会从此离开我。一个人的街角,寂寞让我无法对你的甜蜜视若无睹。
  亲爱的夏花,我选择淡出有你的生活,因为我还是我,才不会让心继续难过。
  ——摘自苏沐岚的空间“浅笑你的肤浅”。
  许夏依总有做不完的事需要林颜生,我再一次摆手与颜生告别,“夏花,你女人要吃我的醋了,你快滚过去吧,姐姐我要去享受生活了。”
  林颜生递给我一张信用卡,“吃什么吃,你是我妹,比亲妹还亲。别总是没大没小的,叫上你朋友一起去玩儿,开心点哦。我先出去了。”我随手把卡扔进包里,“夏花,你就安心的去吧,我再活个五、六十年就去找你。”林颜生无奈地走了。
  我知道林颜生是真的喜欢许夏依。
  许夏依的目光逐渐变得高傲,她挽着颜生一次次从我面前离去。我都担心她踩着细高跟鞋的脚会不会扭到,因为她的眼神与地面几乎没有交点。而我懂得了沉默,静看颜生从我身旁一次次地走过。
  芝芝跟我抱怨,“你看那什么许夏依,才跟颜生好上多久?就都那样儿了。月儿,你能把你哥抢回来吗?我怕我忍不住扇那个女人几巴掌。”芝芝在许夏依的刺激下成功的走向暴力女的歧途。
  许夏依,你勾搭上了我亲爱的夏花,难道就不打算补偿补偿我吗?
  我决定叫上芝芝去商业街shopping,芝芝对于没有林颜生的逛街活动很是不爽。
  在我和林颜生的时光中,距离总是很渺小的,就算分开也会很快就碰到。这次,亦然。我停下脚步,看到了站在S-Deer前的颜生——旁边还有许夏依。
  “颜生,你真的没带信用卡吗?现金也没有?”许夏依楚楚可怜地望着林颜生。
  “恩,我出门前拿的是月儿的卡,现在卡在她手上。”颜生真是诚实。
  “是吗?那我就买不成这件衣服了。限量版的套裙,自从我妈听说我又交了男朋友,就把我的卡冻了。等下次来逛肯定碰不到这件衣服了。”原来你妈还教你空手套白狼之怎样合理利用男友财物,我在心里愤愤不平。
  我女侠似的出现,把卡扔到许夏依身上,对着颜生叫道:“夏花,原来你给我的是我的信用卡我说你怎么那么大方了还好我没来得及乱花快去给你女人结帐吧限量版的哦晚一分钟都会后悔呢。”生平第一次一口气说完那么长的句子,却是叫人拿我的钱给一个不讨我喜欢的人埋单。
  林颜生特复杂的望了我一眼,跑去刷卡了。丫的,一定以为我跟踪他了。我挑衅地盯着许夏依,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林颜生提溜着衣服出来,我接过卡,示意芝芝闪人。顺便跟许夏依说,亲爱的依依姐姐。这衣服算我送给你了。
  一个人的生活越发显得单调而忙碌,许夏依很意外地找到我,她说,你能不能离林颜生远一点,我爱他。
  我无所谓地笑笑,许夏依小姐,林颜生跟了我那么多年了,你说离就离,说分就分?我愿意我妈还不干呢。
  看吧,我连我妈也扯进来了。
  美女总是容易生气的,特别是许夏依这种美女。许夏依狠狠地说,苏沐岚,你别不知羞耻。
  她青葱的十指握得很紧,却蓦地转身,踩着细高跟鞋走了。
  羞耻?林颜生,你会不会也觉得我不知羞耻呢?
  没有我的介入,没有我刻意的打扰,林颜生和许夏依的生活更加甜蜜。
  我逛着没有林颜生的街,看着没有林颜生的人群,假装这个世界没有林颜生。
  躲避,为了不要落荒而逃。
  我们就这么背道而驰,在似水流年里渐行渐远。我淡出了你的生活,你是否还会记得我?
  ⒊原来回忆抹不去
  我日复一日地过着少了林颜生的日子,暗暗埋怨竟然那么简单就把林颜生交到了许夏依的手里,甚至一丁点儿精神损失费,人才培养费都没捞到,好歹跟了我那么久不是?
  又一个周末,我睡在床上死都不肯起来,当然,如果要我付出生命的代价,我还是会选择——起床。老妈拉扯着我的被子,最后无奈的放开了。被窝是青春的坟墓,这坟墓再深我也赖定了。
  “这月儿不知怎么了,颜生也有好几个周末没过来啦,这俩孩子是不是吵架啦?”
  “我也觉得不对,看月儿这样子,该不会,是她欺负了颜生吧?”
  “月儿这孩子,颜生人那么好,还好意思欺负人家。”
  ……
  我欺负颜生?好吧,如果我没记错,我身上这套Micky睡衣是剥削的林颜生的,如果我没记错,床边那双Hello-Kitty的拖鞋也是敲诈林颜生的。看着这些令人联想起林颜生的东西,我突然有种把它们全部扔出去的冲动。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这间屋子里包括窗帘、地毯、台灯……起码有一半的东西本来属于林颜生。只是“本来”,而现在它们都是我的,所以我连一片小布片儿也舍不得抛下楼去,
  颜生,是不是我榨你榨太凶了,所以你要去找一个看起来不会榨干你钱包的人?
  林颜生,你看清楚,我顶多叫你买些窗帘,拖鞋之类的小物件,人家一开口可就是好几百的套裙。你是瞎了,还是聋了,你自比爱因斯坦的脑袋连这点儿账也算不清了吗?!
  我的眼泪就象夏雨一样来得急速且迅猛,在林颜生送的一件件东西的包围下,我忍不住狠狠的怀念起林颜生,怀念他宠溺的笑,温柔的眉眼……
  你总说我那么固执。买茶叶蛋时,人家少找了我两毛钱,就可以一个月不去买人家的蛋,还说是我自己不想吃了。可是,颜生,你知道么?我固执地不去买是因为不想看到卖蛋的那个欧巴桑一眨不眨地盯着你。
  我就是这么固执,以为叫许夏依姐姐,她就永远不会变成我的嫂子。
  你看不过几个星期而已,我爸妈就开始惦念着你,还以为我又欺负你了。可是这次确实你欺负了我,莫名其妙多出个许夏依,莫名其妙让我受那么多委屈,莫名其妙打破了我所有美好的回忆。
  林颜生,住满我们回忆的那些东西,我是不是要通通扔掉,才能彻底地忘记你,然后可以以妹妹的身份重新驻进你的心里?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念着:林颜生,我的哥哥,颜生,我亲爱的哥哥,我,亲爱的,颜生…
  ⒋细碎光年,一切勿念
  “沐岚,正好妈妈有事跟你商量。”妈妈又打开了我的房门,站在床边说道。
  我闷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妈妈继续道,“你爸爸的工作又有了新的调度,我们下个星期可能会搬家去N市,你要去吗?”
  我停止了啜泣,搬家?
  ……
  我坐在前往N市的火车,看着一闪而过的窗景,将与颜生在一起的时光在脑海中一一怀念
  好吧,颜生,祝你和许夏依幸福。
  一切都那么匆忙,一切都那么突然。
  就这样,苏沐岚离开了林颜生,离开了“细碎光年”。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林颜生我喜欢他,还没来及跟他告别,还没来得及去争取一切。一切……都没来得及。
  可是,走了不是更好?
  就不用每天伤心,不用让颜生左右兼顾。这才是妹妹该尽的责任。
  ……
  只是我永远再不知道,一切只是父母想让我随他们离开的安排,安排了在这个讨人厌的秋日里,林颜生的离开。
  我却早已暗自释怀,或许是我真的不那么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