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自己是不完美女人
时间:2012-07-11 10:04: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风谣铃  阅读:

 

打发了她,我才能面对晋文的忏悔。但内心里,那种对“脏”的厌恶是不可避免的。以前,他说出差,我相信。后来我开始疑神疑鬼。我们很少再做爱。偶尔做了,对于我,也许在例行公事,味同嚼蜡。从表面上看,这个家依然完美。除了有时候我的言辞会突然尖锐。

 

真正摧毁我的,真的不是他的出轨啊,是那封邮件。“你知道他是如何迷恋我的身体吗?你知道他叫‘心肝宝贝’时如醉如痴的表情吗?你知道激情时,他喃喃诉说我是他最最爱的女人时,我的快乐和痛苦吗?”

 

她又出现了。像一只苍蝇,并且弄懂了什么才能真正杀伤我。他“最最爱的”,不是他的妻,而是一个那样的女人,一具稍微滚热的肉体,就能让他说出那样的话。而我相信,甚至彰寒都不会说出那样的话。苦苦追寻完美,并自以为已经收获了完美的我,兜兜转转,绕了那么一个大圈子,要面对生命的漏洞百出。

 

直到手术,皮肤被切开,我才能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真正杀伤我的,是我必须承认自己并不高贵。我不在神坛上。我是个普通人,也必须面对不完美。这简直是我不能容忍的。

 

一个瘤子

 

排山倒海的怀疑让我几乎闷得发昏,

那段时间里,身体里的瘤子疯狂长大。

表面上,我仍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内心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无力感,

我不能控制我的幸福,我甚至不能控制我的身体。

 

是从那封邮件开始吧,我的身体里,长出了一个瘤子。

 

在子宫里,良性的肌瘤,但是越长越大。身体分泌了太多的毒素,它们凝集在一起,无法释放。对外,我依然是那个完美的女人,有完美的婚姻,完美的生活,完美的一切。

35岁,面孔纯白,发型穿着简洁而高贵,时常被误认为出身好的大学女生。笑。浅笑嫣然。

处理一切日常事务,大满小满的功课,与晋文对外的应酬,对待自己的父母和公婆。每半年一次飞到国外度假。

 

只有在与晋文单独相对的时候,我的身体,我的眉梢眼角,我不知不觉尖刻的声调,会暴露那种怨毒。我的怨毒,来自于我的不被珍视。我是这样的将自己当宝,捧在掌心,自尊自爱,仪表、修养、学识,一切方面,滴水不漏。

 

可是我,被我一心一意对待的丈夫,搅进了一场对我来说不堪的对局。我被迫与一个我瞧不起的女子过了招。而且,要命的是,从某个角度来说,我输了。

 

我提出离婚,他坚决不同意。他说他是真的与她分开了,他舍不得这个家。但是,不可避免的,他小心翼翼的眼色,无故的殷勤,渐渐变成了逃避。他开始托辞出差,越来越多的夜不归宿。那一夜夜,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再好的胭脂水粉,再好的健身计划,再好的口服液,都无法拯救我的睡眠。我一天天消瘦。

 

半年后,他一次出差,我联系不上他。排山倒海的怀疑让我几乎闷得发昏,那段时间里,身体里的瘤子疯狂长大。表面上,我仍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内心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无力感,我不能控制我的幸福,我甚至不能控制我的身体。

 

我去找心理咨询师,开始大段大段的诉说。有个咨询师暗示说:“你不能容忍这种不完美,而又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去面对离婚后的生活,如果一定要心理平衡,不妨也寻找个类似蓝颜知己那样的朋友,把自己对丈夫和家的关注转移一部分出去;如果能够致力事业,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蓝颜知己?不久,彰寒辗转知道我回国的消息,借故经过上海,买了大把香水百合来找我。他英俊一如当年,只是多了点沧桑的气息。他坦白地说,他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女人,她们只是用来吃饭上床的,他从没打算过跟她们结婚。在他心里,只有我,十全十美,配做他的妻子。他的眼神依然深情和灼热,看不到我的千疮百孔。

 

真可以吗?我和晋文在婚外各有寄托,维持一个“完美”的家?念及至此,我不由笑起来,无意间看见镜子,还是被自己吓到了。那个笑脸真难看。

 

我甚至无法对他诉说。打碎他心目中女神的形象,对他说我也在遭遇丈夫背叛,一筹莫展,焦头烂额吗?我在他心里珍贵,无外乎不可得,无外乎我离开他后过得更好,无外乎在他眼里,我婚姻太过幸福,堪为完美妻子的典范。他要一个诉苦的女人做什么?如果是肉体,更芬芳更有热力的不知几多。

 

他不会知道吧,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也就是三十几岁的女人,她的胸脯开始松,完美的粉底下有细小的斑。他要看我的痛苦做什么,难不成他会因为我有一个瘤子而心生怜惜?

 

我是他纨绔生活里唯一圣洁的想象。我老寿星找砒霜吃不成,要去摧毁他的想象。

 

我决定对生活妥协,可是僵局形成,如同冰封。在晋文再一次“出差”后,我去他的办公室,打开了他上锁的抽屉。在那里,我发现一张车子的发票,女式新款的车子,价值20万,日期很近。我发抖,不停发抖,终于抖成一团,抱着头,慢慢缩到地上去。

 

真实的疼痛

 

手术室门打开,我意外看见晋文的眼睛,含着泪水。

在病房,我看着他笨手笨脚帮我倒尿袋的样子,有种奇异的感受。

这大概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我蓬头垢面的模样。

我们给对方看了太多的光明面,像一根橡筋,他累了。

他厌倦了洁白无瑕,完美无缺的生活。

他只是个普通男人,我只是个普通女人。

 

 

我不得不去做那场手术了。瘤子太大,医生惊讶地看着我,说,从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子宫肌瘤可以生长得这样快,大得已经不能通过腹腔镜解决,最好是通过开腹手术。我很绝望也很平静,说,好。

 

短信叫晋文回家,说有事商量。我说我看到车子的发票了。他要解释。我挥手制止了他。

我把孩子和家事一一交代好,然后说我要去旅行一下。就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医院,我决定独自承担这场手术。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