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见的那些晴天
时间:2012-07-07 08:46: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小鹿耳  阅读:

  风掠过铜锈的护栏后,开始变得很温柔。晨雾未消散,和着湿锈味拂面而来,刘海即刻变得湿油,凌乱地贴在额前。当一切变得不再那么尖锐,我忽略掉自己转瞬即逝的疼痛,缓释情绪,然后一如从前。
  什么时候开始这样?
  什么时候,无法防备自己的敏感以及细微的心酸。
  感性的泪水滴在手背,归根结底也并不是源于寂寞与悲伤。
  然而,一切一定在微微发生着变化,是我未察觉的。直到现在,依旧处心积虑。
  “九月的微风,吹得我好痛……”
  我蜷在沙发的一头,身上轻掩的薄毯因为转侧滑落到木地板上。午夜的电台已经结束了节目,只剩下白花花的屏幕卡在那里,散落微弱的荧幕光闪闪烁烁。
  直到听到楼道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熟悉到让我不由自主睁开眼睛,僵直地坐起来。
  钥匙与门锁的碰触声让我的心微微地颤动一下,然后门被打开,从门缝溜进来的一条长长的光线落在了我的脸上。整个人开始疼痛起来。
  许翌打开灯的时候,我仍然那样坐着,因为疼痛所以无法动作。
  他说,为什么不睡里面去呢?
  他有些粗鲁地甩掉皮鞋,鞋跟与木地板碰触发出的沉闷单调的声响让气氛冷骤下来。
  许翌关好门,见我没有回答,于是凑过来,从背后用宽大的手掌捧住我的脸,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说,怎么了?
  我直坐着并没有感化于他温暖的手掌。
  “林寻……打过电话来找你。”
  许翌的手指停留在半空中,停止了动作。如果我可以看到他的表情,我猜想他的神情一定和他的手指一样尴尬。
  “我知道,她不是从英国回来了嘛。”他收回手指,漫不经心地整理袖口。
  “所以才会这么晚回来?”
  “她回来了,找朋友叙旧,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那为什么不是找我呢?为什么是先找你呢?”以为身体的疼痛声音变得有些颤抖。我不知道是哪里在疼,我只知道这种疼痛疯狂地让我无法忍受。
  “究竟是怎样的好朋友,连我也不能包括在内呢?”
  我背过身去,一抬头眼泪就落了下来。这样的姿势,就像是在乞求一个答案。
  我知道这样的自己,再也不能自我保护了。当初自愿脱落的蚌壳,现在成为了夹伤自己的利器,曾经是无怨无悔,而如今是不知所谓。
  许翌微微叹了口气,固执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小南风般的雾气。他喃喃着我的名字,想用手抚在我的头顶。他碰触到我的时候我躲开了,天知道我在害怕,我害怕万一我察觉到另一种气息存在于你宽厚的手掌,我害怕你如释重负说出来一个你和她的秘密,我会怎么样。我该怎么办呢。
  我用哀伤又陌生的眼睛望着他,蜷在沙发的另一边,就像面对着一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嗜血怪物,保持着警惕,然而,他终于无法再忍受这样的对峙。
  “随便你怎么想吧。”
  开门的时候,门外的冷空气席卷而来,像一瓢冷水直直地泼在了我的头上。然后是金属门锁碰撞的声音,盖过一切杂音,在两秒之后空气终于不再振动,安静得只有脑海反复关门的回声。
  当表情压抑到心底,当所有溢于言表的哀求,怨恨,懊恼彻底消失,我空荡荡的身体重重地倒在地上,眼泪任性地在脸上纵横。
  是的,我多么害怕。
  我多么害怕长大之后所有撑破皮囊倾泻而出的残忍的秘密。
  我多么害怕爱情终于要消失,和那些故事里说的一样。人们在说起爱情时候的轻笑声和叹息声。
  我多么害怕,你终于还是变了。你的耐心终于被我磨光了。就像那句“随便你怎么想。”越来越高频率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我多么害怕,我们之间,真的要有一个人要离开了。
  其实,很不小心地看见了。
  林寻走的前天晚上,没有联系我,我以为她怕我舍不得,怕我哭,知道她是明天的飞机,我半夜就偷偷地等到了机场门口,想第二天等到她,好好地跟她道别。
  最后,我终于在安检口等到她。她穿着那件我们一起买的粉红色外套,埋在你的怀里,眼睛红红的。你捧着她的脸替她擦干净眼泪,然后宠溺地轻声说:“丫头,一个人的时候,可不要再哭了。”你拉了拉她的粉红色领口,说“该进去了”的时候,她猛地踮起脚吻了你。多么长长的一个吻啊,你虽然惊异了,但你丝毫没有推开她。你们在人群里吻着,我站在人群里,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六年的男朋友,还有十年的好朋友。
  这是我看见的最后一次,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情景。我站在你们旁边,站在来往的人群里,站在你们世界的外面。
  从此以后,你再也无法从我的眼睛里抓住任何东西,包括我不动声色的怨恨。在波动的眼神后,是散发着腐臭气息的沼泽。没有生命的光泽,只有死亡的藤蔓,悄悄蔓延着包裹一切,还有淹没在沼泽里挣扎的灵魂,淡得只剩下苍白的色彩。
  只有怨恨而没有付诸于行动的时候,通常是不被指责的。
  因为看不透,当时才没有惊慌。
  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们,必须要拥有更多的回忆来绑住彼此。当时这样想着,不知道是报复,还是原谅。
  我带你去家乡的大樟树下许愿。我说,我希望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树,我们的秘密都要和它分享。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练习着爬树,我特别喜欢你在下枝涨红着脸对我说:“肖悻,你别得意!”
  这样幸福的时候,我想到那天,都会赌气又虚伪地对你说:“我好想小寻哦……你呢?”你用你修长的手臂拥着我,我想让你愧疚,心虚,可是你却坦然地说:“她一定过得很好,就像我们这样。”
  你望着天空,望着华灯初上的城市,望着车水马龙的繁流,有时候我竟然相信,那天一定是我误解了你,那一定是我的错觉。
  我喜欢开夜车,可你每次都不准我通宵坐在电脑前,所以我不得不欺骗你,想些鬼招来防范。那个时候我最得意的就是“假死”。直接按关机键反应太慢,而且资料容易丢失,所以在听见你的脚步声的时候,快速地把屏幕和键盘灯去掉,在别人看来,这台机器处于安静停止运转的状态,实际上只是处于假死状态而已。这样看似完美的招数也依旧会有漏洞,如果你仔细去听去注意,你会看到它的主机灯光从未熄灭过。“嗡嗡……”地,仍然疲惫和怀揣着些许希望运转着。这样的把戏只瞒过你一次,第二次的时候你用卷着的书敲我的头,没好气地说,你还想骗我么,还敢装睡是吧……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