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爱,血与泪
时间:2012-07-07 08:33: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法号胡来  阅读:

  “后来我们干脆在外面租了房子住,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慢慢的害怕了,知道高中快结束的那次,医生告诉我以后很难生育了,即使是怀孕也会夭折甚至是宫外孕。”她收起了那惨淡的笑,突然哭出了声。“我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
  “好了,别说了。”我突然站起了身,并露出一点愤怒和不耐烦。
  “对不起。建。”她的哭声让我冷静下来,这时候不能再伤她了,否则,她很难承受。
  我又坐了下来。“没事,一切都过去了。”我感觉到我心如刀割,我是转过头去说的这句话。
  “好好休息下。吃点东西不。刚买的豆浆,还是热的。”我努力让自己更平静,也努力让她不伤心。
  事实上,如今想想我依旧心如刀割。我已经多年没跟她联系,但我依旧对她有太多的怀念,以为后面发生的这些我自己都感觉意外了。
  (三)
  手术是需要进行的,但我们必须通知她的爸妈,毕竟,两个人都是刚进大学,并没有多余的零花钱来完成这个不知道要花多少钱的手术。她爸妈的电话是她宿舍几个女孩打的,这里不得不提下她宿舍的那个莎莎。很长一段时间,在我与她分手后,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聊英,像红颜知己一样。而这时候,莎莎似乎也是她比较要好的朋友,但莎莎不了解英,很不了解。至少是现在不了解,一年后,当莎莎和我完全了解这个女人的时候,都时不时的再骂我这个傻男人。
  她父母来了,她父亲是位光荣的人民教师,这也证明了通常教师能教别人的孩子却不能教好自己的孩子。她母亲是很普通的以为农妇。两个人认识我的时候对我非常的客气,用莎莎的话来说这是见到未来的女婿了。这个时候,或多或少,我已经从她的故事中脱离出来,我开始抱着同情的心态还有其他异样的感觉和目的在照顾她,但长时间的接触,爱也越来越深了。这是很矛盾的,因为每晚我在想念她的同时我也会想到她的故事,我便有强烈的不甘和同情。  我开始学会了抽烟,每次离开医院,我比点上一根,就坐在医院外面的大街上狠狠的抽。烟是件很神奇的东西,还有酒,还有性,都是很神奇的东西。后面两种是我后来了解到的。
  手术马上开始了,手术安排在晚上。那时候新生都是要晚自习的,我因为在老师面前表现的比较活跃,跟老师直接请了一个星期的晚自习的假,当然老师也了解到了这个情况,甚至说要来看看,她班上的班主任和我班主任就来过一次。至今我也很感谢我的老师,她的宽容一直伴随着我的大学。
  当英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她的父母,莎莎,还有宿舍的另外一个女孩,还有我,沉默的站在外面一直没说话。尽管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很大的手术。莎莎偶尔对这我和她父母笑笑,她父母一直的表现就是温文尔雅,我想,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老丈人,肯定也是不错的。
  大概40多分钟后,护士推着她的病床出来了。因为打了麻药,所以还没有醒来。但就在推出来的那一刻,她懵懂的喊了一句我,她父母听到了,莎莎也听到了。我瞬间感觉我的心突然间融化了。似乎一切都值得了,似乎我突然间就深深的爱上她了。事后,她表示她真的不知道说了什么喊了谁,这让我更加感动。
  回到病房,她父亲把她抱到了病床上。她还没有醒,我让莎莎和她宿舍的人先回去了。然后我到外面开了个房间让她父母睡觉,天下父母心,他们已经熬了很多天了。
  10月的也凉爽而平静,我坐在她的旁边握着她的手默默的等待。这一刻,我忘记了她的那些往事,我的心里满满的被她占据。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她的父母不在身边,第一时间便抱着我的头深深的吻了起来。并且说:建,我爱你。
  第一句我爱你竟然是她先说了,第一句我爱你竟然是她先说了。
  “我也爱你,我也爱你。。。”我激动的重复着这四个字,轻轻的吻她,吻她的微闭的双眼,呼吸急促的鼻子,耳尖,嘴唇,以及发红的颈脖。
  我明显感受到她的躁动,但我们都知道不能继续下去了,毕竟她才刚进行完手术,医生明确的说她半个月内不能有性生活。
  我也躺到了那张只有1.2米的床上,她枕着我的手慢慢的开始安静下来,偶尔她吻着我的耳尖让觉得这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时刻了。
  我们轻轻的说着话,不提那些往事,聊画室最近开心的事情,聊学校的一些故事,甚至聊未来。似乎,我们真的看到了一个不错的未来。然后她睡着了,我却不能平静下来,我站在窗前,点起一根烟,看着那个不圆的月亮。我发现这个月亮像极了她,小巧玲珑,弯曲带着一点妩媚,但毕竟是不圆的月啊。
  她似乎感应到我没在她身边了,纤手搭过来没有感觉到我的身体,睁开了朦胧的眼睛,我走向她,亲吻着她的额头说“乖乖的睡吧,宝贝。”
  (四)
  第二天一早,她父母过来的时候,我就去学校上课了。大一学期初都是一些基础的课程,比如思想政治,英语,还有一些笼统的介绍艺术和美术的课程,我们学校专科一般专业都没有大学语文和高数。很明显这课上的很没劲,我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所幸的是大学上课一般不提问,不然我想我肯定会脱口说出她的名字。
  下课后,我去画室看了下,几天都没有画画了,宿舍的几个人,阿伟,星哥,炎子都画的不错了,炎子画的最好,似乎是很有天分的,阿伟是那种灵活性很强的人,学习能力真的很不错,而我们的星哥则是一个古董级的,来自大山里,一切都带着一点土气,但我一直认为我们星哥是最可爱的人。前段时间跟星哥视频,竟然看到他穿着花格子衬衫,非常匪气的那种,我调笑说真是应了他在学校的外号扛把子啊。
  这里无事,我也好好的回忆下我的大学,那些人,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炎子是个矮子,1.6都不到,他通常不跟我出去,因为站我旁边他就像个孩子。有几次,走大街上,有小孩喊我叔叔却喊他为哥哥,让他很崩溃。阿伟则是一个伪非主流,穿着想往非主流走,但碍于一起生活的都是80后,每次打扮的也就有点不伦不类了。话说阿伟也是一个传统的人,玩笑开大了他就开不下去了。星哥,扛把子,很可爱,很长一段时间他的饭卡等于是我的。因为我在大学是十足的月光,当然现在也是月光,到月底就轮流用他们的饭卡了。我表示,他们很有意见,但是通常意见无效。当然,一般情况下外出就餐都是我组织,然后我付钱的,所以我是一餐买他们10餐百餐啊,呵呵。  2/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