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爱,血与泪
时间:2012-07-07 08:33: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法号胡来  阅读:

  (一)
  我的初恋发生在大一,我是班上第一个谈恋爱的。
  九月还很炎热,大多数同学还没有从高中的忙碌中苏醒过来,而另外的少数则是突然间的轻松让他们更疯狂的去做一些高中不太敢做的事情,比如恋爱,通宵上网,游戏,疯狂的篮球。我很显然是那少数中的一员,甚至更有胜之,因为上述4样我全聚齐了。
  九月末,中秋来了,马上又将是一个长长的国庆假期,对于刚刚军训完的我们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我读的是设计,属于艺术系,都是要学画画的。以为高中我们不是艺术生,所以在我们接受美术这个很高雅的艺术之前一定需要好好的打下基础,学校的老师暂时还不能对每个人手把手的指导,我们只能在校外找画室学习。
  我们的画室是一个学长介绍我们的,老师是个退休的教授,很和蔼可亲的一个老师,在校外画室的名头很大。我们宿舍的人都去了那个画室,即使我在不愿意去也去了。
  第一天,那个消瘦的女生就吸引了我。另外一个设计班的学生,同样是新生,但眉宇的那种张扬以及偶尔表露出的温柔便深深的吸引了我。很快的我拿到她的电话和qq号,搞笑的是那时候我还没有电话,我们宿舍只有一个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带了一个电话,他叫炎子。我便每天拿着炎子的电话去泡妞,到现在炎子还经常拿这件事情挤兑我。
  我发现我和那个女孩很聊的开,当然到现在我几乎只要我愿意我都可以对每一个女孩聊得很好。我叫她英吧,她名字里有个英字,她名字蛮俗气,似乎是跟我母亲那一辈的名字一样。很快的,我约她一起去画画,一起回来,一起去散步。那时候我还是蛮懵懂的,但是她似乎什么都很熟悉。譬如接吻,我明显是她教的。中秋的那个晚上,我们买了月饼和可乐在学校的操场上。我和她第一次接吻,她老练的教我把舌头放进她的嘴里,同时把我的天赋激发了出来。很快的,我的吻开始变得热烈而疯狂,而我很享受她那种闭眼入情的感觉。国庆之前,我们没有再进一步。第一个长假,我还是回了老家,并强烈要求弄了个电话。她也回去了,但真正去向知道我后来才知道。
  (二)
  回到学校,安顿好之后。晚饭时间,我给她打了个电话,约她一起出来吃个饭。大一的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让父母开口加生活费。所以我们只能在路边很小很小的饭馆吃饭,这个饭馆之后成了我们的一个厨房一般。那时候的菜真的很便宜,两个菜10块钱可以吃的很好很开心。吃完饭后,散步然后去上了点名课,点名课就是每一次放假回来的那个晚上点名,看是否有同学没有到。再之后,便回了宿舍。
  11点多钟,我记得很清楚。英宿舍的莎莎打电话给我说她肚子痛,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她送到医院,我没问什么情况,就是疯狂的担心。我迅速穿好衣服,走出了宿舍。这个点宿舍大门已经关了,我很焦急的请求门卫让我出去,门卫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看到我的情况似乎也是见怪不怪,很快我便出去了。把她送到医院,因为是深夜,只有值班医生,也做不了全面的检查,只是说有可能是囊尾炎,打了止痛针就说先休息下。我让她宿舍的人先回去了,我一个人陪她聊天聊了一个晚上。
  在那个病房里,我握着她的手,她偶尔抚摸我的脸庞,却一再拒绝我的亲吻。一反常态,她那个晚上的眼神却显得那么空洞,她一直沉默的望着天花板。生病的人,心情低落,正常,我这么想。迷迷糊糊中,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本来我有两节课,我跟老师请了假,继续陪在她身边。八点多的时候开始有医生过来给她检查,因为要涉及到私处,所以我被叫到门外。同时去买了点早点,因为医生说检查前不能吃东西。回来的时候英拍片了,我想应该是普通的阑尾炎吧。
  很快,检查完毕,英回到了病房,这时候医生叫住我说:你是她男朋友么。我看到英希冀的眼神,认真的点了点头。那你跟我过来下,医生说。我跟着医生走到她的办公室。
  “你女朋友有阑尾炎,但是更严重的是膀胱炎,她之前是不是打胎了。”
  “打胎?”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温柔的女人,这个19岁的女孩就打过胎了?
  “嗯,她至少打了3次胎以上。”这只是一个19岁的女孩啊。“你们太不注意了。”
  我无语,但实际上我对这情况也不是很懂,或者说我还是很懵懂,但医生接下来的话让我了解了。
  “一般来说,打胎3次以上就很难生育了。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另外,她需要手术切除阑尾,最好你通知下她的家人。"
  我几乎忘了我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了,但我记得我是怎么走进病房的。
  我在病房外驻足了近1分钟来平复我的心情,我的女友是个打过3次胎的女人。我是该冲进去质问,还是就此离开。我努力使自己保持理智,我不能此刻愤怒,更不能就此离开,无论她是怎样的女人,但她现在就是个病人。
  推开门,看到的依然是那对空洞的眼睛,我只是看着她的眼睛。她莂过头说了说:对不起。
  “好好休息下,别想多,医生说这两天会安排个手术,要不要打电话给你爸妈。”
  “你不想听听嘛?”她转过头对我说。
  “随便,你想说就说吧。”我说,我很想听听这个女孩的往事。
  “你知道我国庆去了哪吗?去了厦门,我前男朋友那。他是个疯子,他到现在只想要我身体了,他不爱我了,他没有读书了,他去打工了,而我傻傻的还去寻找他。可是他却只想要我身体,甚至。”她咬了咬嘴唇,“甚至他在我月经的时候依然要做。”我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水,我伸出手替她抚去,并抚摸着她的脸庞。
  “我们交往2年了,我是个疯女子。我在很早的时候就给了他。”我像一个事外人一样只是听着,没有说一句话,事实上我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我很快就怀孕了,我很害怕,他也很害怕。打掉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她的泪又一次滑落下来,又习惯性的被我抚去。“我一直认为怀孕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也一直认为,我们没有太多的钱开房,买套。发生了我依然觉得没什么,真的,建,我那时候真觉得没什么,我很傻吧。”
  “呵呵”她说到了我,我似乎是礼貌性的笑笑,这时候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惨淡的笑。也许是因为我的不在乎吧,我只是不知道说什么,那时候我真凌乱了。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