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间,形同陌路
时间:2012-07-07 08:27: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染色的夏天  阅读:

我笑着说,早起来想到这里背单词的,可是看到这么多在运动的同学,就想到老师说好学生要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就又过来了。说着,我配合了一个鬼脸。
况知希轻轻的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我努力的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边说,其实我是想见你一面。
这种近距离的接触在别人眼里就好像是女生踮起脚亲吻了男生,我知道这种借位的效果。果然,刚站定身子,蔚凌杰就风一样的跑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他气冲冲的站到我跟况知希的中间,我适时的红了脸,悄悄的看一眼况知希便转身快步走掉。
晚上刚下课的时候,况知希便站在了楼道里等我,我冲他笑笑说,这么早,你们高三不是正学习紧张的时候吗?
“你忘记了,今天晚上要去参加我朋友的聚会。”
糟糕!我拍了一下脑袋,只顾着学习,忘记聚会了。
况知希看着我的表情笑说到,就知道你这勤奋学生会忘记,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衣服。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手里提着几个纸袋,他马上递给我说,快去换上,不知道合不合身,不合适的话还有时间去换。
我在宿舍里换好衣服下楼后,况知希看着我慢慢笑起来,说,桐语,你真的很漂亮。我丝毫不怀疑他说的这句话,因为当我在宿舍穿上这件浅绿色的连衣裙,白色的细高跟凉鞋时,就连站在镜子前的自己也愣住了,我轻轻地散开了自己的长发,满意的笑了。
跟着况知希走进包厢时,里面已经三三两两的坐了不少人,我一眼看去,很快的在角落里发现了蔚凌杰。他看到我和况知希一同出现,脸上再也抑制不住愤怒,狠狠的往口中灌着啤酒。
各自说了一会的话后,突然有人提议玩骰子,输的人要表演节目。结果第一轮下来,况知希就倒霉的输了,他被旁边的人推搡着上了台,拿过麦克风清清喉咙说,我没有什么拿手的才艺,既然站上了台,那我就唱一首歌吧。
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况知希突然朝我看了一眼,然后跟上节奏唱起来。那是我以前听过的一首歌,上初中的时候,在村子里的小超市里,我曾经整日整日的听过,那些带有记忆香气的歌词,一点点的敲在我的心上。
掌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我抬眼的时候,况知希已经唱完,他站在台上深深地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桐语,我把这首七里香送给你,因为你在我的心里就如同我最爱的七里香一样,简单,纯洁,却是天地间最美丽的花,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深深吸引,你故作坚强的眸子让我决定要好好的保护你,不在让你受一点伤害。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我只想保护你。
我紧紧地攥住手掌,指甲狠狠的嵌进手心,这样的幸福来得如此快,我甚至还没有做好准备,旁边的人已经在起哄,我被他们推上台站在况知希的面前,看着一脸深情的他,我终于轻轻地点了头。况知希激动地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喃喃的说着,谢谢你桐语,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不会。
说完的时候,他突然拉开我用双手扶着我的肩膀,俯下身吻住了我。我睁大眼睛看着他,周围的声音好像都已经消失,天地间只剩下他和我,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把我分开,气急败坏的蔚凌杰站在我的前面用手指着我说,你滚,滚。
哈哈,我亲爱的弟弟,这样好的场景,我怎么会滚呢。于是我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就像你说的,我配不上知希,可我真的很喜欢他,作为知希的朋友,我真的很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啪,”蔚凌杰甩手一巴掌响亮的打在我的脸上,哆嗦着说,你闭嘴,闭嘴。
“蔚凌杰,”况知希一把拽过了他,重重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打桐语?”
说完就立刻过来扶住我问,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仍然看着蔚凌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跟知希在一起,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爱他,我会比任何人都要爱他。
我特意的咬重了任何人这三个字。
果然蔚凌杰发疯似得向我扑来。可惜他已经被身边的人拉住,他大声的看着我吼道,你住嘴,知希哥是我的,世界上只有我才最爱他的人、、、
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了,况知希很小声的问,小杰,你在说什么?
蔚凌杰知道自己已经说漏嘴,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悲伤的看着况知希说,知希哥,我喜欢你,我从小就喜欢你、、
“住嘴”况知希狠狠的打断了他的话“小杰,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喜欢女人,所以这些话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说。”
在学校的网站上,我轻轻的敲下最后一个字时,心里忽然感到一阵窒息的疼痛,如果这样,那个温暖如玉的男生,自己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与他有任何交集了吧。
我在伊晴的家里呆了三天,看到电视上的新闻,本市顶峰建设董事长16岁独子疑是同性恋,在校网站上曝光恋情后,于今早在学校宿舍顶楼自杀,现已被送往医院,情况不容乐观。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新闻,记着采访着一个男人,“请问在市一中的网站上关于令公子的报导是真的吗?令公子是不是因为受不了打击才选择结束生命?听闻令公子喜欢的是您公司股东的儿子?
那个男人从容的说着,对不起,我无可奉告。
我放下遥控器,从沙发上站起,从这里望去,天空蓝的没有一丝瑕疵,这么好的天气,我是不是该出去走走?
当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蔚凌杰时,我确定心里是高兴的,那种终于复仇的快感充斥着我的身体,我轻轻的坐在病床前的凳子上,翻开了他的病例,上面写着,下半身失去活动能力。
正在这时,蔚凌杰已经微微转醒,看到我时,他马上瞪起眼睛说,你滚,你滚。
我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病例,冲他笑着说,现在感觉好吗?被心爱的人当场拒绝的滋味不好受吧。
他狠狠的看着我,你会有报应的。
“报应?”我笑出声来“真正有报应的应该是你们全家,不要忘记你跟你妈妈当年是怎样抢走我的幸福的,所以,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哦,忘了告诉你,你的知希哥对我很好呢,可是怎么办,我好像一点都不喜欢他诶,不然,我过几个月就把他让给你好了。
闻言蔚凌杰立刻激动地眼睛里像要喷出火,他冲我大声喊,蔚桐语我诅咒你,你这辈子都不会幸福。
我优雅的站起身对他说,你的诅咒可能不会灵哦,老天爷怎么会听到一个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渡过的人的诅咒呢,你还是自己自求多福吧。  4/5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