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划过的伤
时间:2012-07-07 07:29: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我爱甘甘  阅读:

  “尚嫣儿,你这个白痴,你为什么不逃跑啊?”
  “宛宛。”她平静的说着“没关系的,说不定我会很幸福呢。真的无所谓,宛宛,你幸福就好。只要你以后能很幸福很幸福,这便足够了。”
  手上一片冰凉。她伸出手,替叶宛擦去脸上的泪水。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当我们选择逃避时,就会失去很多很多。”
  她抬起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却沉默了。
  夜,月光洒着脉脉清辉,照在铺满白雪的大地上。
  她站在林以萧房间门前,却迟疑了。对自己而言,他究竟是谁?
  沉重的门板门却突然被人拉开了。
  “哟,嫂嫂怎么站在门口啊,快进来吧。是不是觉得没脸见我哥啊。”
  林子墨拿着一碗药站在门口,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谢谢子墨关心。我不过是想吹吹风,让自己清醒一下而已。”
  她轻声走进房间,便看到床边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
  那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深邃的眉眼,硬挺的鼻子嘴角浅淡的弧度勾勒出一股天生的霸气与不屑,淡漠的眼神,周遭飘渺着一丝丝冷漠的气息。
  “既然嫂嫂来了,那以后喂药的事就不该是我做了,麻烦嫂嫂了。”
  眼儿看着桌子上的另一碗药,禁不住冷笑一下,结果林子墨手上的药时,一股刺鼻的中药味扑面而来。这气味,有点熟悉,但绝不是普通中药。
  她皱了皱眉头,走到林以萧旁边,尽量显得自己很温柔“来,以萧,吃药了。”
  林以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大力一挥,脸上是掩不住的愤怒“滚!你这个女人还没有资格侍候我。子墨,以后喂药还是你来。你给我出去。”
  碗在地上转了几个圈,褐色的药瞬间渲染了白布。最后的一句话,林以萧几乎时吼出来,以至于他吃力咳了几下,身子不停颤抖着。
  林子墨连忙拿起另一碗要给他。尚嫣儿可笑的看着两兄妹自导自演的闹剧。
  她静静地退了出来,走到林以萧的后院。
  那个院子种满了桃花,而如今,正是桃花开的灿烂的日子。
  她走到桥上,看着朦胧的月光,伸出手,接着那些冰凉的白雪。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轮椅滚动的声音。她没有回头,她知道那是林以萧。
  “我说,林以萧,你能不能别老是一副不屑的表情,我并不是与你为敌,也无心与你为敌。我不欠你什么。”   “是吗?”出乎她的意料,他的语气十分平静“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嫁给我的目的。我要真正的理由,为什么不反对?”
  “不嫁给你,我也会嫁给其他人。与其当别人小妾,倒不如当你正妻。”
  “呵呵,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子。”他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学着她的样子,伸出手接住白雪。雪,飘落到指尖上,一股锥心的痛。
  她转过身看着他,才发现,他的皮肤很苍白,如同那白莲般,好像苍白的随时会消失一样。
  “喂,林以萧。”她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他“你知道你刚才吃的中药里有什么成分吗?”
  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一年前我曾经发过高烧,无论怎样也退不了,后来子墨从日本带回了这种药,我一吃药就退烧了。但一停止使用,就浑身无力,甚至有幻觉。”
  “我不敢确定,但那,可能是末月枝。”她努力回想着书中的内容。
  “末月枝?那是一种中药吗?”
  “不,那是一种毒树的树枝。据说,长期食用会导致上瘾和下半身逐渐失去知觉。”
  “看来,我的猜想没错。三个月前,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你为什么不停止使用,那会威胁到你的生命。”
  “既然子墨给我这种药,她一定有她的目的,我想知道到她的目的。”
  “她的目的很简单,林家只有你和她两个继承人,若她直接杀死你,很难保证你父亲会不会再娶一位三房。但若她让你习惯末月枝,不仅能用此作为她继承家业的借口,还能在精神上控制你的一举一动。”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是吗?看来你与其他女人真的不一样呢。我们似乎能很好的合作下去。那么,初次见面,我是林以萧。”
  “你好,我是尚嫣儿,多多指教。”
  她伸出手紧紧握住他苍白的手。夜,如此迷人。
  【四】
  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个月后,林家私自向学校递交了尚嫣儿的退学申请书,尽管没有尚嫣儿本人的同意,但以林家的势力,学校还是批准了这次退学。
  接到退学通知的尚嫣儿并没有太惊讶,似乎她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结果。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背着包离开了教室。
  走到学校门口时,便看见一大群学生围着讨论。她好奇凑过去看看,却看见林家三台别克并排停在一起。还有,在车前撑着伞等她的林以萧。
  一阵尖锐的长鸣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如同鬼魅般的哀嚎。
  “林先生,这恐怕是空袭警报,我们快离开吧。”老管家连忙从车上走下来。
  “最近的公共隧道在哪里?”林以萧皱了一下眉头。
  “左转二百米再前进五十米左右就有一个公共隧道。”
  “哥,我们先去那里躲避一下吧。”林子墨从车上跑了下来,推着林以萧的轮椅。
  “不用。”林以萧用手按住轮椅,阻止轮椅前进。“你们先去公共隧道。我和嫣儿要去唔好工厂看看情况。尚嫣儿,你来推我。”
  “唔好工厂的都是老师傅,我们快去吧。”眼儿推着林以萧逆流人群向五号工厂跑去。
  经过林以萧的安排,五号工厂的人很快就疏散了。
  爆炸声远远响起,敌机轰炸之声越来越集密,耳朵几乎被震得失去知觉。
  老旧的民居再也无法忍受爆炸的震动,开次摇摇欲坠。
  那一刻,尚嫣儿还没来得及考虑后果。她用力推开周围的人,冲到危楼前抱住那个孩子。只听到石砖碰撞的声音,尚嫣儿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