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裙
时间:2012-04-08 08:48: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桥香雪  阅读:

回到小诊所,不,小药店,又跟张医生结好账,对男子说:“张生,君临大酒店出门口左走五十米拐弯就到。我有事就不陪你了。”男子似乎对菲然突然叫出自己的姓而惊讶,一想是自己身份证告诉她的,“嗯”了一声,“把你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给我。”见菲然一脸警惕,没好气地,“你救了我,我想谢谢你呀!”菲然这才释然,微笑了一下,说声“不用了”就夺门而去。她觉得跟这个冷冰冰的怪人在一起总是莫名的紧张,所以早走为妙,不然不知他又会差自己去办什么事。
回到家里,妈妈正做饭,爸爸和弟弟还没回来。看见菲然额上的大青包,妈妈惊叫起来,问怎么逛街逛到头上长包,菲然撒谎说不小心碰的。妈妈赶紧去煮鸡蛋,菲然把染了血的裙子扔进桶里泡着,冲了凉换上干净衣服,倒在床上,这时觉得包好象越来越痛了。妈妈一边唠叨她这么大个人还莽撞,一边用毛巾包着的鸡蛋在包上轻轻地滚,痛得菲然眼泪长流,哇哇乱叫。
 

菲然望了望药水瓶,该换了。拿起棉棒,沾了酒精,在那瓶未打的药水瓶塞上擦了几下,却没有勇气去拔针头。张军见她紧张得鼻尖冒汗,叫她把药水瓶拿下来,菲然担心他不懂,他说:“刚才那个黄绿教你的时候我也看着呢。”菲然实在不敢动手换,只得把两瓶药水拿下来,一只手拎着举到张军手够得着的地方,另一只手先抓紧快打完的药水瓶,张军拔出针头,再抓紧另一瓶,张军一下子就把针头扎进去了,药水点滴显示正常。菲然高兴地挂好药水瓶。这时张军想躺下,菲然扶着他的伤手,他自己慢慢躺下了。菲然又给他枕好枕头,掖好被子。张军似乎很疲乏,很快睡着了。菲然百无聊赖,想回家又不敢走开,怕药水打完;开电视又怕吵着病人,只得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用手机上Q和楚卿瞎聊。
楚卿得知她居然又去照顾克星了,大为光火,说她正在浪费生命,正在走近危险,警告她打完针后马上回家。又问她是不是对那家伙一见钟情,菲然感到好笑,骂她八卦,看小说看多了。一边聊,一边不时瞟一眼药水瓶。
药水还剩下20ML时,菲然拨打了张医生的电话。这次他五分钟就到了,抱怨菲然电话打得太早。菲然心想:谁想到你这次这么快。张医生带来了开好的药,又叮嘱明天一定要换药,不要再弄湿伤口,不要吃辛辣食物等,菲然忙找来酒店的信笺,一一记下来。拿过张军扔在床头的钱包,把诊费结了,再额外多给一百元。
不一会药水吊完了,张医生给张军拔针时他也没有醒,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张医生说,烧退了,明天还要换药打针,要连着打五天。
送走了张医生,菲然把刚才记下的内容端端正正地誊了一遍,放在张军的床头,用钱包压着,想了想,又打电话给总台,请他们六点半送一个白果瘦肉粥到608号房。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了,是家里打来的,于是她急忙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菲然还在梦乡,电话响了,是楚卿。菲然含含糊糊地骂:“驴,你昨天不是说上车打我电话吗,为什么没打?”楚卿诉苦:“别提了,老板和客户把我电话都打爆了。昨天弄到一点才下班,今天八点又起来陪客人吃早餐,累死我了。你呢,你的头怎么样了?那个人呢?”“嗯,嗯”菲然显然还不清醒。楚卿气得大叫:“你快起床跟我说话!给你十分钟洗脸刷牙,然后详细汇报,不然跟你翻脸!”菲然才不怕她翻脸呢,这不过是她们两人的小把戏罢了。不过给她一嚷,睡意全跑光了。
“不怕你翻,我再给你翻过来!”
“坏蛋,快起来!”
菲然梳洗完毕,躺在床上跟楚卿胡侃起来。不时摸摸额上的包,小多了,不过还很痛。楚卿扮警察分析“案情”,断言张某是黑道人物,是菲然命中克星,警告她热爱生命,远离张某。菲然笑骂:“热你的头,我不过是见义勇为,从此以后都不会跟他有关联了。”扯了一阵,楚卿突然想起那条裙子,非要菲然穿上让她看,拗不过,只得去阳台上看裙子干了没有。一摸,已干了八九成。穿上开了手机视频,那家伙又要她摆若干“跑示”,大赞自己眼光好,许诺菲然去北京前一定把一顶漂亮的帽子送来。
吃了午饭,菲然正躺在床上看书,电话又响了,是君临大酒店打来的。说她朋友病了,发烧得很厉害,不肯去医院,酒店怕出事,只得打电话给菲然。
菲然一边换衣服,一边嘀咕:“张军还是张小君什么的,关我什么事啊,我又没欠你的,还有完没完哪?这么大个人,为什么怕去医院啊?那伙人难道真能全江东的医院都守着不成?不去烧死得了!”到底怕他真烧坏了,跑到张医生那里请他出诊。好说歹说他也不肯,因为他老婆走开了,没人看店,最后菲然答应多给一百元作为补偿,才不情愿地关了门跟菲然去。
君临的客房部经理亲自在大堂恭候,见了菲然象见了救星。一边感谢一边抱怨张生固执。经理把菲然和张医生带到房间,菲然知道那个怪人肯定不高兴那经理在场,就把她打发走了。菲然走到床前,见到张军,我们暂且叫他张军吧,既然菲然认定张军才是他的真实身份。只见张军满脸通红,呼吸粗而急。菲然轻唤:“张生,张生,你还好吧?”张军微微张开眼,见是菲然,十分意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只觉得浑身无力,喉咙象着了火一般,身上却又阵阵发冷,伤口象刀割一样。菲然忙按住他,不让他起来,感到他的衣服和身上盖的被子似乎都是烫的,不由“呀”地叫出声来。张医生先探热,再检查伤口,皱着眉头说:“伤口感染了,你昨晚是不是洗澡弄湿伤口了?呀,四十度!”
张医生吩咐菲然把张军扶坐起来,他要重新清创包扎。菲然顾不上害羞,忙去扶他。可是张军高大魁梧的身躯重如磐石,娇弱无力的菲然扶了两次都扶不起来,最后还是张医生帮忙才扶起坐好。菲然依然不敢看伤口,但知道一定会很痛,可是张军一声不吭,只听见他因高烧而粗重的呼吸。张医生说:“好了,你给他喝点水。他可能没有吃过东西,暂时不要给他吃药。我回去拿针在这给他打,你同时用冰水给他物理降温会快点退烧。”说完回诊所拿针剂去了。菲然一时不知所措,给张军喝了水,扶他躺下。张军一直半睁着眼看着她,一言不发。
菲然呆坐了五分钟,打电话给总台,请他们送冰块来,再帮忙叫一个白粥外卖。冰块马上送来了,用一个脸盆装着。菲然给脸盆放了半盆水,又拿来两块毛巾,在冰水里泡透。然后端到床前,用这两方毛巾轮流给张军敷在额头上降温。一开始,不到一分钟,毛巾就变温了,轮了十几次后,更换的频率才缓下来。菲然双手冻得发麻,咬牙坚持着。整个过程,张军闭着眼不作声。  3/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