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裙
时间:2012-04-08 08:48: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桥香雪  阅读:

那伙人“忽”地全部走了,商场里的人才回过魂来。叫的叫,骂的骂,整理被翻乱的货物。楚卿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敲门,“然,你没事吧?那些人走了。”菲然答:“我没事。”——事实上,一关上门,她的冷汗就涔涔而出,额头上鼓起一个大青包,腿软得站不住,手直发抖,扣了半天才把扣子扣好。她又痛又怕,还有一股莫名的委屈,只想大哭一场。那男子见状,一直木无表情的脸缓和下来,问:“你没事吧?谢谢你。”菲然摇摇头,仿如大病一场般虚弱:“要不要帮你报警或是送你去医院?你好象伤的不轻。”那男子一听,脸上恢复了冷酷的表情,“都不要!”见菲然愕然的样子,语气又缓下来:“会惹更大麻烦,我不是本地人,不想惹事。”菲然仍不解,他却闭上了眼睛不肯再说话。菲然见血不断地从他手臂冒出来,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说:“请你转过脸去。”男子以为她要整理衣裙,依言转过脸去。菲然迅速褪下腿上的黑色长丝袜,不好意思地说:“你必须马上止血,希望你不要嫌脏,我给你包扎。”那男子看着菲然不响,但把捂着的手放下了。菲然受过简单的急救培训,她让男子坐在地上,用力扯下他的破衣袖,那伤口血肉模糊,菲然鸡皮都起来了,不敢多看,用破衣袖把伤口包起来,再用丝袜紧紧地包扎。这样虽然不能绝对止血,但起码可以减缓血流了。男子看着菲然的动作,僵硬的表情有所柔和,“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电话是多少?我会答谢你的。”菲然边忙碌边说:“不用了。”男子说:“你走吧,总之谢谢你。”菲然见他浑身血迹,满头大汗,脸色惨白,不忍一走了之。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不去医院,我知道一个小诊所,那些人应该不会找到,我送你去包扎一下。”说完不等他回答,打开门走了出去对楚卿说:“阿卿,你帮我叫辆的士。”楚卿迟疑了一下,还是去了。又对店员说:“你这条裙子脏了,我买下来吧。请你快开单,多少钱我给钱你帮我去结帐。”店员照办了。刚把裙子装好,楚卿也回来了,说车在门口等着。菲然对男子说:“走吧。”
这时,卡位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地探询,菲然额头上的青包一跳一跳的痛,全身汗湿发软,根本不想说话。楚卿一边扶着她走,一边说:“请让开吧,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人群还是问个不休,一直默不作声的男子突然抬起头来,扫射了人群一眼,目光凌厉,满脸杀气。看到他目光的人,都不由自主打个寒战,噤声让路了。等他们三个走出门口,上了车,才议论纷纷起来。女店员成了主角,一遍又一遍地向好奇的人们描述刚才的情景,其中不免加上了自己的想象,菲然三人成了传奇人物而不自知。
 


车子驶到菲然家邻街的一家私人诊所停了下来。男子掏出钱包递给菲然说:“我手不方便,你帮忙打点吧。”菲然觉得拿陌生男子的钱包帮他打点很古怪,欲待不接,但自己替他付钱似乎也没有道理,还是接过来了。那钱包鼓鼓的,里面都是一百元的现钞,的士司机要求付零钱,楚卿把钱付了。
走进诊所,那诊所的主人是个中年干瘦男,姓张,原是一家乡镇医院的医生,因超生被开除。他胖胖的老婆原是工厂女工一名,现被医生培训成助手。两人开了间小药店。其实药店只是“羊头”,接诊才是卖的“狗肉”。张医生倒也专业,马上替男子清洗创口,消毒,包扎。只是“助手”“麻麻”,而且太八,不停刨根问底。男子板着脸,紧闭双唇,恨不得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菲然只说是工作时让机器弄伤的,再不肯多说一句。助手无趣,只得走开,到门口生炉子去了。伤口很深,血淋淋的,菲然转过头不敢看。张医生边工作边说:“你这个伤口最好去医院缝针。”男子粗鲁地说:“不用!”张医生马上转风:“其实不缝也可以,就是愈合得慢些,没必要花那个钱。”男子不理他。楚卿看了看手机,惊叫:“糟了,已经四点半了,我得马上走,怎么办?”菲然抱歉地说:“你快走吧。”楚卿对男子点点头,又对菲然说上车再给她打电话,匆匆走了。
楚卿一走,菲然马上觉得尴尬起来。她也想走,想回家擦药油,想换下汗湿的衣服。张医生说:“伤口处理好了,现在打破伤风和消炎。”男子问:“要多久?”张医生看了看墙上的钟说:“大约要到六点半。”扎好针,张医生自顾到里间做饭去了。男子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在身上摸了一阵,骂了一句:“妈的,把手机给丢了!”菲然问:“要打电话吗?用我的吧。”男子说:“我从不记号码,打不了。”菲然心想:这点倒和我一样。男子想了想问:“附近有旅馆吗?干净一点的。”菲然说:“附近有一间。”“好,你帮我去开个房间,用张小君的身份证。”命令的口气让菲然不悦,又觉得奇怪:“不是用你的身份证?”他不耐烦了:“就是我的啊。”菲然撅撅嘴,还是决定帮这个不知正邪的怪人。
菲然走出门口,走不远拐个弯就是宽敞的解放路,有家三星级的君临大酒店。菲然走进去,向前台要了个单间。打开钱包找身份证,却发现一个小格里有一张发了黄的年轻女子的相片,菲然心想,准是他女朋友,这叫什么事啊,郑菲然,你替人家男朋友开房!在钱包另一个格子,菲然找到两张身份证,一张叫“张军“,一张叫“张小君”,两张却都是那男子的照片,只不过“张军”是酷哥,“张小君”是青涩中学生,但可以看出是同一个人。菲然心想:哼,张小君肯定是假的,这个家伙用假证,肯定不是好人。前台服务员接过身份证一看,客气地说:“对不起,小姐,必须用您本人身份证。”菲然忙说:“不是我住,我帮别人开的。”服务员说:“那也要用您的证件。或者您要他本人来。”菲然有点急了,“他来不了呀!”服务员抱歉地说:“对不起,这是公安部门的规定。”菲然懵了,她平时负责营销策划及宣传推广工作,对客房部的这些细节一时忘记了。踌躇了一下,无法可想,只得不情愿地掏出自己的身份证。看那服务员把自己及男子的身份证资料输入电脑,难为情起来:人家看了还以为我跟他一起住呢。服务员问:“要住几晚?”“啊,忘记问了,先住一晚吧。”“请填一下您的联系电话。”“不用了吧?”“这是公司规定,因为您不是马上入住。为了给您的朋友提供更好的服务,请您填一下。”菲然只得填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交了房费及按金,把单据仔细地折好放进男子的钱包。  2/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