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裙
时间:2012-04-08 08:48: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桥香雪  阅读:

引子
当今这个功利的社会,很多人对爱情失去了信心,认为爱情是个奢侈品,不能持久拥有;爱情又是个易碎品,经不起现实的风浪。但我和我的女友们,尽管吃尽了爱情的苦,还是肯相信,这个世界上仍存在爱情爱情永远是值得人们为它孜孜不倦、千回百转、披荆斩棘的。,
我们的故事,或许很普通,但发生在我们身上,亲历其中,我们自己觉得很不平凡。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出电视剧,还是剧国狗血版的——事实上,现实比剧情更狗血。
一袭石榴裙,几段风流史。
或许您的经历会跟我,或我身边的人有相似处,请不要认为我是潜伏你身边的狗仔。这世上有太多巧合。为了防止人肉,我不用第一人称,写实中加进了某些想象,相信大家会明白的。反正我安全了,又增加了大家的阅读趣味,这不是很好么?

难得有个休息日,菲然约了楚卿去逛街。
为了筹备酒店十周年庆典及系列促销活动,菲然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休假了。昨晚所有的活动完满完成,菲然连澡也没有力气洗,倒下一直睡到今天下午两点,胃口大开,吃了两大碗饭,才恢复了元气。马上打电话在翠谷温泉度假村工作的楚卿,叫她必须出来陪她行街。
菲然和楚卿是从读高中到大专的同学,也是无话不谈的知己死党。几个月没有见面,两人觉得积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尽管只有三个小时的空闲——身为温泉公关接待部经理的楚卿,六点钟有个重要接待任务,虽然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做好,但为了万无一失,必须五点半前返到温泉。楚卿一接到电话,马上换衣服出发。一坐上公司往返市区的班车,就和菲然煲电话粥,好象等不及见面再讲似的。其实无非是一些废话。
“驴(她们之间的昵称),我现在已坐上公司班车,再过半小时就到你们酒店门口,(菲然工作的逸华大酒店是江东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大酒店,跟翠谷温泉有合作关系,是温泉定点接送点之一。)你要提早在门口迎接我。”
“哎,我看见路边有卖豆角糍的,我好想吃哦,一会咱买来吃好不好?”
……
如此之类,旁人还以为这个仪态万方的美人在跟男朋友撒娇呢。那边菲然正站在公交车站牌下,“车还没来,说不定你比我先到呢。如果你先到,你就在大堂等我。”
结果,楚卿果真早到了。她并没有进大堂等,而是站在大门口张望。她长长的卷发随意盘在脑后,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性感的唇微往上撅,显出一丝调皮。一条裁剪古怪的黑色连衣裙,用菲然的话来说象“布袋和尚”,可是穿在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族风情。这么一个丽人站在酒店门口迎风招展,自然引来目光无数。等了五分钟,菲然小跑着来了,她截然是另一种类型。不能说是美人,但身材玲珑,蜜色的肌肤闪着健康的光泽,两道柳叶眉,一双眼睛总是透点淡淡的忧愁,不说话时,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一件墨绿色雪纺,配上一条黑色短裙,清新雅致。两个人手挽着手,嘻嘻哈哈地讲着傻话在街上瞎逛起来。
这两个人说是逛街买衣服,却是讲废话的多,光顾说,并不注意看。逛了一个多小时,菲然才想起此行目的。因为酒店庆典系列活动策划组织得非常成功,老板一高兴,批了她半个月带薪假,另奖励北京双飞五天游,她要买两套衣服,好好地去玩一下。菲然很想楚卿也去,可是她一来走不开,二来也不肯花这个钱。
逛到新姿城,楚卿看上了一条石榴红的连衣裙,菲然觉得太艳了,可是楚卿定要菲然试穿。“你去旅游肯定照相,抢眼的衣服照出效果才好。而且这条裙子会带来桃花运,说不定遇上个美男子,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呢!”菲然笑着打了她一下“坏蛋!”楚卿撇撇嘴:“你早该忘掉那个家伙,重新开始啦!快去试,肯定好看,我送你一顶大草帽搭配。”卖衣服的女孩子也连声附和,把裙子从模特身上拿下来递给菲然。
楚卿拿过菲然的包,走到柜台边的沙发上坐下玩手机。那里已坐了一个中年男人,想必是在等他的太太。这个卡位一共两个试衣间,一间门关着,显然是那男人的太太在试衣。菲然拿了裙子,走到那开着的试衣间,正准备进去。突然 外边骚动起来,“咚咚”急跑的脚步声夹杂着“站住”“砍死他”之类的叫声传来。人们停下了动作,骇然四顾。菲然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进去,刚回身准备关门,一个捂着右臂的青年男子冲了过来,他衣着时尚,长相俊伟,但因跑动太急,面红气粗。就在菲然准备关门的一刹那间,那男子竟一头撞了进来,并马上用背抵住了门。楚卿和女店员未及反应,十几个杀气腾腾的青年男子就冲了过来。领头的是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瘦子,他恶狠狠地说:“跑到这里不见了,肯定躲起来了,给我‘抄’出来!”又有一个黑胖子嚷:“你们谁看见了,马上讲出来,不准多事报警!”众人呆若木鸡,那敢动惮。那伙人四散搜索,整个新姿城顿时鸡飞狗走。黄毛并没有参与行动,而是站在大门口监视着人门。他手里拿着一根报纸包着的长条形的东西,明显就是一把砍刀。在这伙人的淫威下,两个保安给逼在角落里发抖,其他人更是不敢吱声。
试衣间内,菲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狭小的空间内两个素不相识的男女气息相闻,气氛要多诡异有多诡异。那男子紧捂着的手臂上血正往外渗,把衣袖都染红了,有几滴滴在米黄色的地砖上,分外显眼。菲然想,被坏人追砍的,不会是坏人罢?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那男子的呼吸平稳下来了,面色变得煞白,低声说:“不许叫,不要动!”
正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听见有人捶隔壁的门,“开门开门!”那中年男子急忙说,那是他老婆。可是那人不理他,继续捶门,那妇人哆嗦着打开门,那家伙张望了一下,又来捶菲然这边的门。楚卿吓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妈的,再不开老子要踹了!”
菲然急中生智,示意男子站到门角,男子迟疑了一秒,但看到她坚定的目光照办了。菲然把手中的裙子扔到地上盖住血滴,一手猛地拉开了上衣的衣扣。就在这一刹那,“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打到菲然的额头上,痛得她流出泪来,几乎被打晕过去。楚卿不由得“啊”的低呼了一声。菲然一手抚额,一手拉着敞开的衣襟,羞愤交加的怒喝:“你想干嘛?”那家伙看看地上狼籍的衣裙和半裸的菲然,淫笑着说:“小妞身材很正啊,看在你免费让小爷参观的分上,就不跟你计较了。改天找你玩!”菲然“哼”的一声关上门。楚卿壮着胆子说:“哎,你们是不是找一个手上有伤的人?他,他从后门跑了。”那家伙将信将疑地盯着她:“你看见了?”楚卿点点头,心砰砰直跳。那家伙又望望女店员,女店员赶紧点头,这才相信了。大叫着跑向黄毛:“鸡哥,有人看见那小子从后门走了!”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