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化的时光
时间:2012-04-08 08:43: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风影烟  阅读: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一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了,那时我还是一名19岁的高中生,我从男生宿舍楼下走过,晴朗的天空突然毫无征兆坠下雨点。
时隔多年后黑子问我:“冰冰,那天我看到你经过我们宿舍楼,向你洒水示意,你惊慌失措跑了,为什么?”
黑子问我时,我与他在一个古老苍凉小镇上的一个古老旅馆里,小镇四面环绕的茶山飘渺在雾霭中神秘地让我对未来一无所知,黄昏的光线把黑子的脸晕染得柔和,我却忧伤的看到我的脸与黑子的脸之间距离遥远而虚空。
黑子,我说不出话来,两眼看不见。就过去的时间而言,我 不生也不死,什么也不知道, 看进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那么黑子的问题,黑子的问题呢?相对于那些早已流逝的光阴而言,黑子的问题显然也是古老陈旧的,但是对黑子而言,他必须问我,我必须回答他。
我的脸逼近黑子的面孔,像是逼近一段虚构的时光一样想要捡起散落一地的曾经青春岁月的珠子。我伸出手想要触摸黑子脸上的温度,黑子显然明白我的意图,黑子握住我的手时我触摸到了他心脏跳动的速度。是的,他指尖传递过来的不仅仅是他的温度。我看到了黑子瞳孔里深邃的忧郁,但是我瞬间便明白黑子瞳孔里的忧伤是因为我忧郁的面容而致,因为此时此刻,黑子眼里只有我不再年轻的容颜。我盯着黑子的眼睛,犹如照镜子一般凝视自己,我宿命地明白无论如何我也照不出那些曾经的光阴以及我在黑子眼里曾经青春的容颜。
是的,我看到的是岁月的手指在我脸上漫不经心抹出的忧伤痕迹。

倘若真要把我强行拉回从前,我记得那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我必须经过男生宿舍楼走向开水房,而必须经过男生宿舍楼是因为学校维修开水房,于是暂时搭建了一个临时棚子把锅炉搬进去当作过渡时期的开水房。用黑子的话说,当时黑子看到了,黑子显然比别人更早地看到我青春的脸上流淌着忧伤。
黑子说:“非常清纯,冰冰,是的,当时的你,忧伤纯净得让人心疼。”
而现在,在这古老的远离我们故乡的小镇的旅馆里,黑子认为我的忧伤是美丽的,黑子说时间会把女人的忧伤打造得成熟美丽。
“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的忧伤,是的冰冰,你现在的忧郁对我来说是美丽的诱惑。”
可是在我们年少时,在黑子认为我忧伤的清纯的年代,我为什么会在抬头看到黑子站在男生宿舍楼走道上时逃跑呢?
我以为下雨了,黑子,我真的以为是下雨,所以我逃跑了。当时我手上没有雨伞,身旁也没有用衣服替我挡雨的男生,我手上提着一个陈旧的热水瓶。
我随着黑子提供的线索慢慢追溯模糊已久的时光,是的,确实有一个热水瓶陪我在那个校园里走动过,第一天提着它怯生生走进陌生校园时,我是个13岁的身体单薄的女孩。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所有的热水瓶都有过这样的使命,它们遵从时间的顺序把我们外冷内热的青春时光装在了里面,然后再在往外倾泻时把我们的青春的热量慢慢消耗殆尽。

当我以为我把年轻遗忘时,事实上是年轻首先把我摆脱了,但倘若我愿意把年轻时的回忆重新拾起,我便能清晰忆起那些时日的颜色,连同我使用了6年的热水瓶的颜色。我的第一张静物写生画画的便是那个墨绿色热水瓶。在第6年的最后一天,我把已经锈迹斑斑的热水瓶拿起后又放在宿舍里然后不回头走了,热水瓶完成了陪伴我一段青春年华的使命,就让它继续静默守在那里吧,守在那个一层楼中最黑暗冰冷的宿舍里,等待新学年被学妹当成垃圾扔掉。显而易见,热水瓶比我更能适应那间宿舍,那时整幢女生宿舍的每一层楼都有一间最为黑暗的房间。在那间宿舍里一年四季看不到一丝阳光,找开窗户,夏天除了热风,冬天除了寒风,再也没有其它新鲜空气吹进来。我在那个黑暗的宿舍里睡完中学时代的最后一年,每到午夜梦回时,不是被梦惊醒,而是被冷醒。
如果闭上眼做个深呼吸,我还能忆起热水瓶是我考上那所重点中学时父亲带我到商店选购的,当时父亲认为颜色太暗了不好看。
“冰冰,这颜色太暗了,不适合小姑娘。”父亲说。
我告诉父亲我只要它。
黑子可能忘了,有个晚自习他病了,我曾跑回宿舍拿药和热水给他,热水便来自那个日渐陈旧的热水瓶里。

我必须在午夜某个固定时刻关掉手机,关掉任何外界能与我联系的通讯工具,关掉任何可以产生阴影的光线,然后安静的躺在时间新旧交替的转换过程中,我试图在时间的空隙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把自己从时间的掌控中剥离出来,再在黑暗中安静睡去。这已是我多年形成的生活习惯。
然而有一个夜晚,一个猝不及防的电话打断了我与时间保持了长久的默契,我在午夜即将开始的梦境,被黑子突如其来的嗓音赶跑了。因此我必须承认,黑子的嗓音较之年少时更具有别样的磁性与魅力。
是的,是六月的一个夜晚,喧嚣的城市渐渐安静下来,我遵照习惯准备和时间道别,然后与城市一起入眠。我的手机响了,是的,手机铃声准确提示有外界信息侵入我的时空。
“沐冰冰吗?我是黑子。还记得我吗?”
是黑子,真的是黑子。是的黑子,我记得你,从1984年到1990年,我记得那个少年叫黑子,但此刻耳边传来的成熟男人的声音,却是我所不熟悉的,但我能确定是长大后的黑子的声音。

就时间的顺序而言,某些事物总是存在于白昼的不断循环中,因此,我在15年后又一次听到了黑子的声音。
“冰冰,祝贺你!为你获奖表示祝贺!”
15年没见过面的黑子,我想像不出对于在我未知的地方与我通话的现在的黑子是否还是原来的样子?不,不会是的,除了照片能永远让年龄停留在某一时刻,时间是会改变一切的。那时的黑子帅气且单纯,现在的黑子,他的声音成熟而持重,那时的黑子与我忽远忽近的距离能让我感受到他就在我身边,现在的黑子,声音在我耳畔,人却非常遥远。是的,时间产生了非常遥远的距离感。
“冰冰,15年没见面了,你还好吗?”
很好,我很好,黑子,谢谢你,你的声音让我穿越时空回到15年前,我看到19岁的沐冰冰与19岁的黑子了。
“冰冰,知道你获奖的消息,真的替你高兴哦!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是以这种方式与你联系上。噢!对了,我也看了你发在网络上的一些作品,非常喜欢,很有艺术感觉的光与影。只是,冰冰,请不要介意我的看法,我看到更多的是你的作品里安放了太多忧伤的元素,为什么呢,冰冰?”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