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恋引她走上不归路
时间:2012-07-03 07:35: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她和他同居五年,扮演的是不太光彩的第三者角色,她并不喜欢这样的角色,想尽最大努力改变状况,但未能如愿。在被扭曲的所谓爱情中挣扎了整整五年后,一次剧烈的争吵中,终于无法抑制。在北京某四星级酒店中,她用水果刀将他扎死。警方现场勘查后发现,他的身上有120多处刀伤。她于今年6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祁阳光出生在东北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家里共有兄妹四人,上有二姐一哥。她最小。一家人的生活本来平静安详,过得不错。可是,她的母亲却因病去世,她这个老小,由此失去了一个女孩儿最最需要的母爱和呵护。

  母亲病故后,祁阳光的生活由两个姐姐接替照顾。更为不幸的是,她的两个姐姐分别患上红斑狼疮,在母亲过世不久也相继辞世。

  多次体验失去亲人的痛苦,祁阳光的个性变得郁郁寡欢,沉默少言。但年轻的她并没有被不幸压倒,她试图用自己的微弱之力顶起生活。

  然而谈何容易。她去服务学校学习烹饪,之后自学考入某大学。一年级退学后,又到某经济学院学习。获得大专文凭后,被分配到当地某单位工作。种种原因,她辞职干起了个体。

  1988年她与一男同学结婚,婚后生有一子。但1992年因夫妻关系不和协议离婚。孩子归丈夫抚养。据她的前夫说,她的性格极其内向,不爱说话,更不爱与人交往。她对丈夫和孩子也不是特别关心。

  她的父亲在母亲和两个姐姐去世后,又找了一个老伴再婚。祁阳光从心里抵触继母。所以,父亲结婚后,她很少回家,也很少跟父亲联系。

  在祁阳光表面刚强的性格里,掩藏着极度的脆弱。她渴望依赖,渴望有一个男人的臂膀。这使得她对男人的选择尤其挑剔。而对自己选定的男人,她会付出一切,毫无保留。可当她意识到自己真心对待、全力付出的男人,实际上并不属于自己的时候,她会失去理智,直至作出最最愚蠢的事情。

  ■她知道他是一个做不出离婚之事的男人。但从心里欣赏他

  被抓之后的祁阳光,给人留下的印象,远非案发时的那样疯狂。她身材修长,不胖不瘦。皮肤虽黑,但保养尚佳。由一名看守民警押解,她自行步入屋内,身上的囚服整齐干净,面容显得有点憔悴苍白。她有问必答,对答切题。言语条理清楚,语速快且多。整个交谈过程中,她时有情绪激动,甚至无法继续下去。她表情忧伤,始终在哭泣。她所表述的自身情况,与警方的调查完全相符。在谈及她与死者张百顺的交往时情绪难抑,直至放声大哭。平静之后,她详细地讲述了二人相识相爱直至最后作案的经过。

  “我俩于五年前,也就是1999年在一次聚会上相识。我们非常相爱,刻骨铭心。”祁阳光哭着说。她认识张百顺的时候,已经跟丈夫离婚好几年。与张百顺相识后,两人都感觉一见如故,相爱至深。认识几个月之后开始同居。当时,张百顺的孩子不足五岁。他跟妻子一起办公司,工作关系每天不得不朝夕相见,祁阳光感觉自己的角色很不好。于是,她想到了和张百顺分手。她想分手,是因为她清楚地看到,张百顺放弃不了他原来的家。虽然他真心爱她,虽然他对妻子有诸多不满,但是他还是无法抑制地表现出对家对儿子的关切,他的骨子里是一个做不出“离婚”之事的男人。

  从内心来说,她欣赏并喜欢这样的男人。同时她相信,这样的男人是有良心的男人。到任何时候,他都不会亏待真心对他好的女人。所以,在他们相好并暗自同居的5年多时间,祁阳光很少向他主动提离婚结婚的事。一方面她知道两人结婚是不可能的。而分手,当时也同样不可能。祁阳光说,在心里,张百顺究竟把自己放在什么样的位置,她至今也说不清楚。有时候她觉得张百顺是真的想跟她生活在一起,恨不得马上就跟妻子离婚。有时候她又觉得张百顺对她不够好,甚至偶尔会觉得他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了主体家庭生活的一种补充。在猜疑矛盾当中,他们继续着两个人都已扭曲的情感

  ■他从来不肯把她介绍给他的好朋友。这使得她的心里产生了极度的不平衡

  每天形影不离,有时间就在一起。无意之中,祁阳光便参与了张百顺的许多事务,但是,张百顺却从来不肯把她介绍给他的好朋友。他的那些好朋友每一个她都耳熟能详。但几乎都没有见过面。甚至,他害怕朋友知道他生活中有这样一个女人。由此,祁阳光心里产生了极度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煎熬着她的身心,尽管她自己尽最大的努力去压制,但还是无法控制地生根发芽。

  2004年8月,按照事先的约定,祁阳光早一天到达北京,安排好住处。第二天下午4点钟,张百顺他们乘坐的飞机到达机场。祁阳光打车去接机。然而,张百顺在友人众目睽睽之下对她的冷淡态度,让她觉得作为一个女人很没有尊严。

  张百顺跟朋友陈信元一起走下飞机,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也没有向人介绍她的身份。她心里感觉别扭,但仍然跟在他们后面出了机场。陈信元的朋友来接站,张百顺有意跟祁阳光拉开距离,让她先走。他的朋友看不下去,让她跟着一起上了车。

  大约晚上10点钟,张百顺回到饭店。见面第一句话就说:“你刚才在机场就不应该跟着上车!”祁阳光说:“你不让我去干吗不直说?”“你没看见我姐夫单位的人吗?这事让他知道了传回老家怎么办?”张百顺的声音越来越高。“你姐夫不是早就知道咱俩的事吗?上次怀孕你不是让你姐在北京给孩子上户口吗?”祁阳光也毫不示弱。……这样的吵闹从他们秘密同居开始,就没有间断过。而每次吵完,两个人又都憋不住要亲热。而这虽然能使情绪暂时平静下去,却始终没有解决根本问题。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这种解决只是一时消气,他们,至少祁阳光自己以为每次吵过之后,他们的情感会更加深一步。她并没有意识到,其实怨恨在两个人的心里,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堆积下来,越积越深。

  ■第一次面见情人妻,她故意表现出对他的百般呵护,目的是迫使其妻主动让出

  作为女人,祁阳光尽量迁就张百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相信张百顺会被感动,由此主动离开妻子,跟她结婚。这才是她最终的追求目标。所以,当她发现这个目标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她坦率地与张百顺进行了沟通。她对张百顺说,你的妻子虽然有她的问题,但她还是爱你的。有了爱她就可以改变。张百顺说这么多年了她改不了。祁阳光说没有关系,我可以帮着你教教她。于是,有了祁阳光和张百顺妻子任贤静的第一次、第二次……N多次的见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