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不多,你记得我就好
时间:2012-06-27 08:44: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hanweidong520  阅读:

  宝茹看她,然后说:是,一纹不值!
  宝茹至今不知道这样做对或不对,但是她知道吴克杰不会爱上林宝茹。不如轻松放手,也是林宝茹自己的优雅。可是,眼前的黄子鸣怎知她这段迷糊的关系和感情?
  宝茹说:随我吧,子鸣。一年后,大家都会明白的。
  子鸣无奈,只说:一定要好好的。
  子鸣说完,骑机车疾驰而走。宝茹一个人默默地走,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克杰。思念,像虫豸啃噬宝茹的心。宝茹自知:喜欢克杰,已是不争的事实;放下克杰,也是不可违抗的事实。她只能在仅剩的时间里,默默地去爱他。
  走回家,克杰正在花园里修剪盆栽。见她回来,也只是淡淡一笑,只说:回来了?
  宝茹说“恩”,独自上楼。放好了东西,换了衣服,下楼来见老太太。扶老太太到院子里逛逛,说说老太太感兴趣的事。克杰会跟过来,听两个女人聊些无关紧要的话。两个女人发现克杰跟着,老太太便拍拍宝茹的手,说“要是可界对你不好,一定要告诉我!绝不轻饶他!”克杰便叫屈“哪有这样出卖儿子的?”宝茹只是笑,说“他对我很好”。老太太感慨“现在像你这样懂事的女孩子,真是不多见了!总是护着克杰!”宝茹受赞,更加害羞。
  克杰也只是笑,远远望着宝茹。这个女孩子已不再是数月前见到的小小的青涩的女孩。此刻,她容光焕发,虽然还是娇弱,但是举止已经媚态百生。尤其漆黑如墨的眼珠,机灵地闪着,该是个怎样聪慧而明理的女孩子?宠而不娇,媚而不妖,青而不涩……克杰望得有些痴,但还是收住眼神,上前也去扶老太太。
  老太太将二人的手搁在一起,说:这才像一家人!
  入夜,两人再进房。克杰要去开灯,宝茹说:刺眼,不要开。克杰默默地坐到沙发上。
  终于两人还是要面对,面对酒醉后那一夜的放纵。
  克杰启口,说:宝茹,那一夜,酒醉……
  宝茹劫话,说:我知道。所以,已经忘记。
  她只是害怕,害怕他捅破这一层纸。她的眼睛会告诉他:她的心碎了又碎。她吸了吸鼻子,说:我知道怎么做。不需要你负责。女人,也是有需要的。所以,责任是相互的。克杰。我不需要你负责,因为我不会对你负责。
  和衣躺下,他不知道她哭了一次又一次。而她不知道他其实想说:宝茹,那一夜,若真是酒醉。这几日我不会这样对你日思夜想。宝茹,那一天,我亲耳听见你说‘是,一纹不值’,也亲耳听到今夜你说“我已忘记”。
  他这样一个32岁的男人,怎么会跪在一个20岁的女人面前,乞求她的爱,更何况他还有10年的爱情责任。因此,她这样说,他倒只会苦笑。然后躺在沙发上,透过黑暗看帐幔里这个小小的女孩子。
  第二日醒来,克杰走,留一张纸条在枕边。他去澳洲出差了。时间未定。
  她常常一个人对着阳台,握着电话,可是一个月过去,而他却没有一个信息给她。在他心里,或许根本就没有她。
  在她心里,那迷糊的夜,没有记忆的细节。可是,他在她的身体里,那种感觉依然存在。她抱着双膝流泪,第二日依然要微笑。这便是林宝茹的生活,没有人见过她流泪。她是那么冷漠、骄傲、不可侵犯。她有找子鸣陪自己,身的空荡有人可以驱走,心的空荡却无人可以替代。
  不料,某日老太太叫了宝茹进房,先是给她一张银行卡。接着,便问:昨天,送你回来的男孩是谁?
  宝茹低头,说:是同学。
  老太太的脸沉下来,叹了一口气,说:宝茹,我们吴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宝茹百口莫辩,只说:我一直记得的。
  你是懂事的孩子。老太太拍拍她的手,然后说:要是你愿意,自己开车去学校也可以,再或者让司机接送。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宝茹点头,说:我只是还没有习惯吴家少奶奶这个身份。
  吴家少奶奶?宝茹讽刺地笑自己。从来自己都不是,也不可以习惯自己是。做惯了克杰的太太,叫我怎么再去做别人的太太?
  自此,宝茹远远地避开了黄子鸣,越加显得孤零零。孤零零的时候,最最想念的不过是那个男人。于是,宝茹只有约了同学去逛街,打发无聊的时光。只是,如何都不曾料到,会在大街上,看到梁盈盈以及她身边的男人——吴克杰。
  那不是你哥么?同学问。
  宝茹倒吸一口凉气,说:那是他和他女朋友。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同学夸赞。
  宝茹苦笑,想来也是。自己站在他身边,怎么都不会像夫妻。于是,拉转同学扭身走。不久,接到克杰的电话:“宝茹,晚七点在嘉年华8号包厢见。”只一句话便挂。
  她揿下关机键,放进包里,不予理睬,只与她身边的同学去买小饰品,去拍大头贴,去做所有这个年龄女孩子该做的。
  直到玩得尽兴,两个人搭车回学校。刚到宿舍门口,却见克杰的车。他怒气冲冲地从车上下来,疾步上前,然后两只大手死死地钳住她的肩,恨不得捏碎了她。宝茹惶恐地望他。
  你上哪里去了?电话也关机?我们在嘉年华里等了你一个晚上。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这样贪玩?不来也不告诉我一声,知道要向家里人有个交代。他低声吼叫。空荡的宿舍楼里全是他的声音。
  宝茹不争辩,是无力争辩。她推开他,然后一个人上楼。
  克杰。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说?你从澳洲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先去见她。我不怪你。可是为什么给我的电话,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一句,甚至连听我说一句话的耐心都没有。既然你这样不想听我说话,那么我闭上我的嘴,片言不留。宝茹倔强地走,不回头。
  林宝茹!克杰叫嚷:林宝茹!
  “嘭”一声,只听见她们寝室的铁门狠狠地被关上。克杰扯开领带,燃上一支烟,狼狈地吸。这是他没有料想到的相聚,也不是宝茹料想得到的。
  宝茹端一张椅子,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她开始有些恨这个男人,留给她无尽的思念,然后是致命地打击。她恨自己,为什么偏偏要爱上这个男人。那么多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让她这样痛。他好象是上帝送给她的礼物。不对!不对!是上帝借给她的礼物,总有一天会要回去。因此,她不可以迷恋。因为失去的那一刻,她怕自己会疯掉,可是谁懂她的心?  4/7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