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不多,你记得我就好
时间:2012-06-27 08:44: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hanweidong520  阅读:

  她说:我也是。谢谢你!
  傻瓜!他说着,再摸她的发,眼神微微一定,然后闪开。
  她说:我4岁时,爸爸出车祸走了,留妈妈一个人照顾我那么多年。希望她可以安享晚年。
  宝茹不喜欢诉苦,但其中辛酸克杰怎会不知。他也是8岁丧父,留下一个大公司由他妈妈打理。有钱人的难,虽不同于无钱人的苦。但没有父亲的灾难,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大概是相同的。
  克杰说:放心,有我在!
  “放心,有我在!”宝茹记忆犹新。那一刻,她真想他能拥她入怀,紧紧地拥抱,给她缺失了的那么多年的温暖。可是,他没有,连握手都没有。宝茹浅浅一笑,轻轻说“恩”。
  这是克杰一时的慷慨,她怎么可以当真?可是今夜,她明明想念他的慷慨。
  她打开手机,想要给他发一个消息。可是发什么好,正好关机,却收到他的消息。
  “你在哪里?”只四个字,可是让宝茹眼湿。她起身走到阳台上,抬眼望天,依然是满天繁星。可是,她没有回。
  你,从来不属于我。所以,我不会让自己首先沦陷。
  周日夜,宝茹一个人坐在秋千上,静静地晃。克杰的车老远驶过来。
  妈让我来接你。克杰说着坐下,靠在椅子上拽住她小小的手。宝茹心中一颤,然后挣脱了去,独自回楼,再下楼。克杰已经在车里。
  你,怎么了?克杰问。
  宝茹摇头,拨弄手指,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克杰伸手撩她的发,这样精致的脸,这样楚楚动人的表情。克杰还是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说:我这几日有些忙。
  宝茹说:与你无关。
  克杰一震,说:是黄子鸣?等我有空,找他谈。
  我会自己处理我的感情。谢谢你!宝茹倔强地说。
  他的身上依然有她的香,他的唇上也一定他她的味道。所以,我只能用我的冷漠保护自己。宝茹想。
  克杰只好闭上嘴,然后驱车回家。
  这一夜,两个人都辗转难眠。克杰握一杯酒,到阳台上,独自喝。宝茹转身看他,幽蓝的灯光下消瘦的他。这样让人心疼。如果可以,她何尝不想上前,紧紧地拥住他的背,可是不可以!如果可以,她又何尝不想陪他喝一杯,两个人纵情地放肆一回,可是不可以。她只有闭上眼,把一切关在门外。
  克杰回头,望帐幔里的她。突然失去了阵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留恋与她的短暂相处,哪怕不是紧紧地相拥,哪怕只是遥远地相望而眠。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怎么可以和10年的爱情相比,可是明明见黄子鸣用纸巾替她擦去冰激凌的那一刻,他的心里有淡淡的酸涩。
  他走近,掀开帐幔,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仿佛湿湿的,倔强而冷漠的嘴角。他突然觉得满身的****都要喷薄而出。他伸手盖好她的被子,一个人回沙发上睡。
  一早,两个人去学校。到半路,宝茹说:送我到公交站牌处,我自己去。
  克杰问:怎么了?来得及么?
  宝茹说:子鸣会来接我。
  克杰说:也好。
  各自离去,有些匆忙,有些逃避,让他们暂且都以为不过是男女同处一室,时间久了,不免春心大动吧。
  过了几日,又到周末。宝茹正下课,吴家的司机来接。接去做了头发,换了礼服。宝茹正纳闷。克杰来,说公司周年庆典,要出席晚宴。宝茹心中惶恐,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克杰看出端倪,伸手握她的手,然后说:放心,有我在。
  宴会上,克杰与宝茹十指紧扣。克杰不时俯首与宝茹耳语,无非是告诉她下一步该怎么做。旁人看去俨然是一对恩爱夫妻。只是两个人都不曾料到梁盈盈也会出现。她的手里挽着另一个男子。似乎,她的身边从来不缺男人。宝茹明显地感受到克杰的手越握越紧,痛得她眼睛潮湿。
  她想他们走来,是不怀好意地笑。
  克杰说:他是有太太的人。
  她说:你也是。
  宝茹插嘴,说:可是他爱的是你……
  克杰说:你说过你愿意等。
  梁盈盈说:我已经等了10年。
  克杰沉默。盈盈从他们中间穿过。克杰松开宝茹的手,想要去抓盈盈的手,可是停在半空中。他拳曲的手指,这样无力。她想此刻他的心一定碎了又碎。宝茹伸手捏住他的手指,掩饰他的失态。
  那一夜,他真的醉了,醉得不省人事。由司机领他们回去。宝茹替他换洗。他口口声声喊“盈盈,盈盈”。宝茹一边整理,一边流泪。
  如果你永久地醉着,那么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宝茹心想。
  把他拖到床上,安顿好,然后独自捧着他尚未喝完的酒,对着阳台,看无尽的夜的黑。如果我也醉,两个人会不会好过一些。宝茹想着,喝了一杯又一杯……
  恍惚间,又过去七天。周五下午,老师换了课,宝茹便去赴子鸣的约。
  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子鸣问。
  宝茹浅笑,说:他是兄,我是妹。
  子鸣沉默,然后说:如果真的缺钱,我可以帮你。
  宝茹摇头,说:不缺。
  子鸣抿了抿嘴,说:很多人说你家一夜暴富,与他无关吗?
  宝茹不做声,不知道该怎样圆自己的谎,局促不安地拨弄自己的手指。
  我是怕你受伤。子鸣深情地说,人家是有太太的人。
  宝茹突然觉得讽刺,自己便是人家的太太,却这样纵容他去爱梁盈盈。他看她的眼神,这样痴迷和恍惚。他本就是她的,而自己不过是个不光彩的第三者。因此,日前她特地逃课去见梁盈盈。
  在咖啡厅里,两个人各叫一杯蓝山和一杯清咖。宝茹不停地搅拌咖啡,然后说:明年五月,我真的会离开。希望你不要误会。有的时候,我们必须作秀。
  梁盈盈只是不停地抽烟,说:我等了十年。一个女人有多少十年可以等?我怕我再也等不下去了。
  宝茹说:我和他还没有领证,也没有同床。我们不过是成全两个母亲而已。给他一年的时间!等了10年,不在乎多等一年。我看得出他很爱你。
  你真的甘愿放了他?梁盈盈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宝茹嗤笑: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眼里,该有不同的价值,是吗?
  梁盈盈笑,说:难道堂堂一个吴克杰,在你眼里竟然一纹不值?  3/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