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不多,你记得我就好
时间:2012-06-27 08:44: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hanweidong520  阅读:

  子鸣沉默,继续骑车。一直沉默,倒是吓着了宝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料想不到,他竟带着她到一家花店。任宝茹如何阻拦。他就是要了99支玫瑰,艳丽的花映着他粉嫩而受伤的脸。宝茹有一些于心不忍。
  宝茹说:会有比我更好的女孩。
  子鸣说:不管有没有,收下这花,是爱情的开始也好,是爱情的终止也好。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了那么久的女孩子。
  子鸣说着,垂下眼去。宝茹只好收下。两个人推着车,慢慢地走。只听见后面的“喇叭”不停地按,回头,是克杰。
  宝茹有些尴尬地与子鸣道别,然后钻进车里,连同99朵玫瑰花。宝茹把花放到车后,然后不安地坐在车里,克杰只是一笑,说:男孩子,看上去很单纯。
  宝茹不自在地撇了撇嘴,说:我本不想收他的花。
  没事。倒是省了我的心。免得等下回去妈妈要问“太太生日,怎么可以不送花”。克杰说。
  宝茹沉默,心想:我不该忘了,我们本不是夫妻
  两个人一直沉默,失去昨天那一点点的亲密。
  日子就这样过着,好象相安无事。某天,克杰再去接宝茹,中途却收到她的消息,让他别去学校了,她已经自己回去。克杰一个倒车,立刻回公司。
  心里的火气还是难熄,他是忙得不得了的人,一面要抽时间陪梁盈盈,一面要处理公司的事情,还要抽时间接这个假老婆。现在还让他白跑这一趟。他真想打电话“警告”她一下,只可惜想起她娇弱的样子,又下不了狠心。于是,拨电话给盈盈,两人一起要周末晚餐。这还是他结婚以来的第一次。
  到“lips”,点了红酒牛排,两个人静静地吃,好象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又好象无话可说。
  你,还好吗?克杰问。这个问题显得相当枯燥。
  好。成排的男人向我求婚。她说。
  我知道你说气话。你给我些时间。明年的5月,我可以兑现一切的承诺。克杰说着,去握她的手,说:等待,会有结果的。
  克杰说着,绕过盈盈,却见宝茹和黄子鸣。宝茹也恰与他对视,赶忙拉黄子鸣坐下。这一顿饭,吃得彼此都心不在焉。

  盈盈问:你怎么了,想你的老婆吗?
  克杰浅笑,努努嘴,说:在你后面,和他的男朋友。
  梁盈盈回头一看,她早想见识这个“命好”的女人,只凭生辰八字就征服吴家太太的女人。见到了,不过如此。心里不免不平衡。这样让人不屑一顾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克杰?与她为情敌,且败给她,真是颜面无存。
  于是,她起身要去打招呼。这样咄咄逼人的女人,着实吓坏了宝茹。克杰忙上前,介绍:宝茹,这就是盈盈。
  宝茹起身,莞尔一笑,说:你好!这是我男友,黄子鸣。子鸣,这是我哥和我嫂。
  彼此问候,宝茹笑得浅浅,也笑得明媚。克杰深深地看她,心想:这倒也好,我拥着她的时候,你也不会寂寞。
  那一夜,他没有回家,是结婚以来的第一次。他亦相信宝茹会替他在妈妈面前掩埋事实。
  他走时,对她轻声说:你定要回家的,一来对妈有交代;二来女孩子在外面宿夜……我怕你吃亏。
  宝茹抬头看他,是温暖的眼神,然后点点头。
  这一夜,宝茹没有睡好。三个月来,一直和她同睡一个房。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嗅着他淡淡的味道,就这样在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房间里安然地睡。她甚至开始不习惯寝室里那么多人拥挤在一起。大家在开卧谈会的时候,她则开始静静地想家里那个他在做什么。只是离开他的5天里,若不是有事,她是不会联系他的。可是,流言已经传开,说她被人包养。周末被大款接走。昨天,不是凑巧,是她特地来克杰常提起的“lips”。由梁盈盈的存在证明自己的清白,由黄子鸣的存在证明自己的情感归宿。
  呵……她一声无奈地苦笑,然后对自己说:吴克杰,我只是突然不习惯而已。
  宝茹侧身而睡,可是依然乱梦纷飞。
  第二日起来,她就会娘家。
  老太太问:是不是克杰欺负你了?
  宝茹笑:没有,妈。他对我很好。我只是想我妈了。
  说完,便走。
  对吴家老太太,宝茹充满感激。若不是她,或许她的妈妈已经病死在医院。当日老太太找到正下课的她,宝茹真正吓了一大跳。
  老太太说:克杰28岁要娶女孩时,我也是满心欢喜。可是请人算命,却说女孩子命中带凶,会害了克杰。倒是要找个小他12岁的农历8月初8亥时生的女孩子。于是,我动员一切关系,整整找了四年,终于……不然,克杰明年5月将躲不过一场劫。
  宝茹哪里会信她的话,抽身要去医院照顾妈妈。
  老太太老泪纵横,说:就算是迷信。我也不愿拿自己儿子的命去赌,林小姐,若你同意,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宝茹定定地看她。一个女孩子失去了母亲,多么寂寞;一个母亲失去了儿子,多么凄凉!于是,点头答应。
  见到克杰,她才知道自己多少渺小。于是,只能用冷漠武装自己。新婚当夜,克杰说:我有爱的人。而你,嫁给我,也是委屈了你。不如,过了明年5月,我向妈妈说明一切,还你自由。当然过去的承诺,依然兑现。
  宝茹答应,好象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
  不想一晃,日子已经过去那么久。妈妈的脸色日益红润,而自己逐渐消瘦。那双眼眸更加幽深,但见到妈妈,她还是笑。
  妈妈问:克杰呢?
  宝茹答:他总是那么忙的。
  他会不会……欺负你?妈妈问。
  他对我很好。宝茹说着,举手给妈妈看手链,可心里想:他不过是应付他妈妈而搪塞给我的生日礼物。
  妈妈这才微露笑容,与她谈学习的事,谈如何孝敬婆婆的事。
  夜深,宝茹关掉手机。手机里没有他电话和信息,而她从来也不奢望。和妈妈躺在一起,安静地睡。可是,依然失眠。那些过往的点滴,涌上心头。
  有一日,他与她一起坐在窗台上,望着满天的星星。他们甩着脚丫,好象无忧无虑的样子。
  他说:许久,没有这样的惬意。
  他偏头望她,终于明媚地笑,月光下他眼角的弧线这样柔美。她不免害羞,低下了头,而他伸手揉揉长而软的发,像一个父亲安抚一个孩子。  2/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