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不多,你记得我就好
时间:2012-06-27 08:44: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hanweidong520  阅读:

  宝茹嫁给克杰,只有20岁。克杰32岁,大她一轮。
  婚礼在宝茹读大二时的暑假操办的,因为年龄尚没有达到法定年龄,所以结婚不过是摆一回小小的宴席,而且用的是纯中式的仪式。但至今结婚证书都没有领。但在亲戚朋友眼里,宝茹已经是吴家的大少奶奶了。
  大三开学的第一天,克杰送宝茹去学校,帮她提了东西去2楼宿舍。室友问起,宝茹只说是自家表哥。克杰不做声,放下东西,给她一张金卡,便走。
  宝茹瞥他一眼,棱角分明的脸,算不得英俊,但眼神炯炯。虽不苟言笑,倒也不算可怕,尤其他的嘴薄薄的、红红的,笑起来只是一撇嘴。
  “唉!”宝茹叫他。
  他回头,望她,问:怎么?
  她把卡塞进他的衣袋里,然后笑,说:妈已经在我的卡上存了钱。
  他还是一撇嘴角,然后说:要我给别的女人么?
  宝茹沉默,看他的脸,不知是不是开玩笑。她转身,心想:你和任何人,都与我无关。
  周末,克杰来接宝茹,车子停在宿舍门口。宝茹下楼,手里是一捧的书。上车后,两个人依然沉默。宝茹只是拨弄书角,偶尔抬头看窗外,痴痴的,傻傻的,始终她也只是个孩子。
  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所以先送你回娘家,办完事,我来接你。克杰说。语气不重,但不容反驳。
  宝茹点头。

21.jpg
  结婚以来,第一次回娘家,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宝茹走在这楼道里,仿佛走在人家的楼里。自她嫁进吴家。克杰的妈妈,就买了新的房子给她家。一切的费用都是由吴家来承担的。
  一个人上楼,按响门铃。妈妈来开门。老人家年纪不大,头发花白,见到宝茹又惊又喜,老泪纵横,拉着宝茹问长问短。问的最多的不过是“他对你好不好”。宝茹笑,告诉妈妈一切都好。妈妈浑浊的双眼陡然亮起,但转过身,却又双眼尽湿。
  妈,真的很好!他说会来接我。他那么忙,能这样接来送去,可见他对我的用心了。宝茹说。
  唉……老人叹息。回到厨房,开始忙碌。
  吃完了饭,两个人又开始聊天。直到11点30分,克杰尚未有电话来。宝茹只好先离家,以免妈妈担心,便一个人下楼,坐在小区的秋千上,静静地来回荡。手机握在手心里,只怕错过他的电话或信息。
  想想他,算是一个老男人。消瘦的脸,逼人的眼,她从不敢正眼看他。结婚一个多月来,她看的最多的还是他的背脊,而他也是喜欢拿背对着她的。在宝茹眼里,他始终不属于自己。
  12点时,他终于来。车子到楼下,宝茹站起来,看路灯下的他,心里突然暖起来。
  等待,是会有结果的。克杰说。他显得有一些兴奋,和她坐在秋千上,借着风,宝茹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淡淡的香,是一个女人的香。宝茹低头,拨弄手指。
  克杰说:她,终于愿意等我。
  愿意等他,不过是等他与宝茹分手,然后与她喜结连理。她,是他爱了十年的女人,却不能给她婚姻,多少有些凄凉。宝茹想,然后说:恭喜你。
  克杰抿嘴一笑,是难得的明媚的笑。他第一次望着宝茹,然后说:谢谢,只是要委屈你。
  宝茹只是淡淡一笑,说:我得到的甚于我失去的,所以没有什么委屈。
  克杰低头,掏出一个锦盒,递过去,说:生日快乐!
  宝茹诧异地望着他——温柔地笑着的克杰,然后只抿嘴一笑,说:谢谢!
  两个人开车到家,各自睡开,安然入眠。
  第二天早起,吴家老太太早已准备好寿面和鸡蛋,定要宝茹全都吃下去。宝茹这样瘦弱,小小的脸,削尖的下巴,单薄的肩膀,纤细的胳膊和腿,好象发育并未完全。原本,她还只是个孩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宝茹硬生生地吃着,抬眼看见克杰正怜惜地望着自己,忙低头再吃。克杰说:吃不下,就剩着吧。
  宝茹摇头,连汤一起喝下。
  老太太开口说:不要在我家,把你养得越加瘦。你妈妈会心疼的呢。老太太说着,慈祥地笑,又说:第一个生日。做先生的,一定要好好地相陪。
  克杰说“早有安排了”,便带着宝茹驾车出去了。
  克杰关了手机,避免打扰。宝茹却开机,不想“丁零咚咙”短消息不停地传来。全是同学的祝福,有搞笑的,也有温馨的,还有恶作剧。宝茹看后,不免一笑。
  克杰说:朋友很多,人缘不错。
  宝茹说:算是吧。
  克杰问:有好的男孩子么?
  宝茹沉默。克杰说:有好的,可以恋爱
  宝茹只说“哦”,而后又说: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把我送回学校。同学要和我一起庆生。
  克杰偏头看他。宝茹说:你也正好可以陪她。
  克杰照做。宝茹看他的车离去,然后独自回寝室。她知道他是怕她缠着他。有一天会脱不了身。因此,不如自己远离他,不给自己和他任何一个可以亲近的机会。
  和同学们去郊外烧烤,策划的人是低她一届的学弟黄子鸣。子鸣的殷勤,人人可见。宝茹又怎会不知。
  子鸣拿了腊肠过来,递给她,便坐在她的身边。这样青涩的男孩子,这样单薄的身子骨,怎么扛得起她的沉重?因此,宝茹拒人于千里,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子鸣自大一进学校,第一眼见到学姐,就开始大献殷勤。于今,也有一年了。很多人劝她,子鸣算是不错。但宝茹只是一笑而过。
  玩了一整天,的确有些累。子鸣骑机车,驮宝茹。夜风很凉,月色正好。昨夜,她与他在秋千上的景,好象也是如此:他的脸略带沧桑。但是他有一双让人信任的眼……宝茹甩头,怎么可以想到他。可是一举手,还可以看到他送给她的手链,是“柏拉图的永恒”。她昨天有在网上查过。这样漂亮的链子,在月光下,闪闪烁烁……
  宝茹!子鸣突然叫。
  宝茹缓神,问:什么?
  做我女朋友,好吗?子鸣停车,认真地问。
  终于还是问出了口。宝茹倒是松了一口气,说:你太小了,子鸣。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