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我爱你遗失在流年里
时间:2012-06-27 08:23: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暮夕雨  阅读:

    多少年后我仍在想,假如那时至死挣脱你的手,彼此陌路该多好。
    一一一一一苏暖年
    
    
    杂乱吵闹的溜冰场,是十六岁的苏暖年最喜欢的一个娱乐场所。轰闹的人群、放肆的尖叫、自由的滑行。最主要的原因是,当他拉着自己滑行时,她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遇上许幕的那个仲夏夜,苏暖年刚从那个破碎的家庭跑出来,一个人缩在墙角发抖。许幕和一群混混打扮的少年刚从网吧出来,经过苏暖年身边时,一个人叫喊起来:“这不是学校那拒人无数的苏暖年吗?怎么在街上哭啊,莫不是也被人拒了吧”!一席话说的大家哄堂大笑,苏暖年抬起头,眼睛红的像只兔子,认出是学校那一群令人畏惧的帮派,张开嘴只说了一个字“滚”。
    在此之前,许幕时常见到她,看她抱着作业本从他的教室经过,目不斜盯、侧脸安静。这次看她哭红的眼、抱紧自己的姿势充满了防备。许幕呵退身边的兄弟,拉起苏暖年冰冷的手往溜冰场跑去。苏暖年起初有点震惊,死命挣扎却倔强的不肯喊出声。许幕回过头说:“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放松心情”。语气柔软、笑容干净,手掌边传来暖暖的温度,苏暖年想:“他应该不会对自己怎样吧”。想到这也就安静下来任他拉着自己奔跑。
    来到溜冰场,震耳欲聋的音乐、鬼吼鬼叫的人群、让当了十几年好学生的苏暖年害怕起来,不禁往许幕那边缩了缩。许幕察觉她的异动,安慰她说:“别害怕,这里的人都没有恶意的,他们都是因为寂寞,这里让他们感到热闹”。苏暖年望着这个混混却打扮俊美无比的少年,或许、很多事情并没有表面那般统一吧,比如他说这些话时悲凉的语气,至少没有他外表那般不在乎。
    那一晚,即使许幕扶着她,苏暖年还是一直摔,她是故意的。摔到最后抱紧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她带着苦腔说:“怎么办、爸妈要离婚了,怎么办?”许幕轻轻把她揽在怀里,心里止不住疼痛,任她肆意哭泣。
    那一晚之后,苏暖年就开始放任自己,她爸妈离婚她谁也不跟,一个人搬到一个小出租屋住。许幕看着她剪短了柔顺的长发,染成了鲜艳的红色。看着她画浓妆,打了十六个耳洞。看着她逃课、打架、粗口成章。老师们都对她摇头无语,同学们对她敬而远之。她从一个人人喜爱的美好女生变成了一个人人厌恶的不良少女。
    以前的苏暖年多么干净,长发披肩、笑容美好,成绩也好的如她的外表那般令人暗骂上帝的偏爱。她会在有男生跟她表白是红着脸轻声细语的说“对不起”,美好的让那些人提不起恨,只怨自己不够好,不能让她喜欢。
    许幕一直看着她改变,他劝阻过,可倔强刚烈的苏暖年怎可改变,她恶狠狠的说:“我要让他们后悔,是他们逼我这样的”。许幕轻轻叹息,傻丫头、你该是温宛如玉的女子,何必这般折磨自己。许幕知道,这个看起来凶狠叛逆的女生,其实比谁都善良。看见街上的流浪猫会抱回自己的小房子里,取名为小暖。她说:“许幕,我还有你可以依靠,可那只小猫多可怜、孤独无依”。
    但是苏暖年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她和许幕只能用朋友这个词代表。许幕不开口说喜欢她、苏暖年是骄傲的,女生的矜持让她不能先开口说自己喜欢他,并且她坚信许幕是喜欢她的。
    不然他不会在她和别人打架时,冲进来挡住那砸下来的板凳。
    不然他不会在她半夜睡不着时,只要她一个电话就会驱赶睡意,陪她聊一个晚上。
    不然他不会在当在街上看到别的家庭和和满满时,牵起她的手离开,不让她看到这刺痛心脏的画面。他是懂她的、懂她的口是心非、懂他的表里不一。他们一起喝醉酒发疯、一起张扬青春。
    可是苏暖年从高一等到高三最后一个学期,等到的却是夏末的出现。当夏末找到她时,依旧一身不良少女打扮的苏暖年,正在街上一间商店一间商店的替后天生日的许幕选礼物。走过一家服装店时,苏暖年被一件左边胸口印有一只小狐狸的白色衬衫吸引了,那只小狐狸安静蹲着,眼神无限凄凉,她突然就想起初中时看的那本小王子的书,里面的那只让她伤心了好几天的等爱小狐狸和眼前这一只多像。苏暖年走出服装店,手里提着那件用黑色袋子装的衣服。看到挡在自己面前这个穿白色裙子,高挑身材,胭脂未施却美的惊艳的女生。心底莫名的排斥起来,她眯起眼睛问:“你是谁?”夏末斩钉截铁的回答:“我叫夏末、许幕的女朋友”。
    五月的艳阳天气,苏暖年却感觉像掉进了冰窟那样寒冷。她尖叫道:“我不信、许幕他从未说过他有女朋友”。眼前的女生摇摇头,一脸同情的说:“那你还真可悲、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连这个也不知道。你叫苏暖年吧,听别人说你整天围着许幕转,挺不要脸的啊”。这番恶毒的话,却是夏末微笑着说出来的。
    苏暖年本不是什么善类,况且看到夏末那副胜利者的嘴脸,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夏末白皙的脸上,口里还骂着:“我是谁干你鸟事啊”。以至于没有看到从对面街头跑过来的许幕,所以夏末微笑的脸、苏暖年响亮的一巴掌、还有她那句我是谁干你鸟事啊,全部落入了许幕的眼里听到了耳边。
    苏暖年的心却那女朋友三个字刺得流血,一转身、看到的是许幕冷酷的脸。苏暖年一下子慌了神,张口嘴刚想解释却被许幕一下子推到地上,手上的袋子被抛在一边,苏暖年看着他紧张的把夏末揽在怀里问:“你没事吧?”心仿佛缺了一个口一样鲜血淋淋,这一幕、深深刺痛了苏暖年的心,她想他们还真的挺配的,两个人都是侩子手手、下手的又狠又准。
    靠在墙上哭得梨花带雨脸色苍白的夏末摇摇头去扶苏暖年时,手却往她的腰部狠狠掐了下去,苏暖年痛的啊一声急忙推开夏末,却不想夏末自己顺势往墙上撞。苏暖年当时就气极了,破口骂道:“你她妈的装什么……”“够了”!眼前是许幕愤怒的面孔:“我没想到你是这样恶毒。你打她干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