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研究公司
时间:2012-06-23 07:24: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hj1109  阅读:

     “好。如兰,翔龙,我有件事要对你们说,我知道上帝已经很想我去与我丈夫团聚了,我上天堂后,你们要到罗伯斯(Roberts)律师那里去一趟,我有一份文件让他保管着,你们要去取一下。”
     “杰娜妈妈,您身体在一天一天恢复,上帝现在不会让您去天堂的。你丈夫现在也还不想您去陪他,他要您健健康康在人间生活下去。”
     “唉,你们不知道我是多么想早一点去陪我丈夫啊,他活着时,非常爱我,我也非常爱他,人间找不到像他那样爱我的男人了。死对于我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因为我可以与爱着我的人亲密无间在一起了啊,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呢。”
     杰娜对鞠老师讲过,她丈夫死了已经35年了,在这期间杰娜也曾与两个男士同居过,但都只有一两个月,就分道扬镳了,杰娜告诉过她,他丈夫永远活在她心中,无人可以替代。今天杰娜又说要与丈夫团聚,如兰想杰娜的心灵有多少痛,在人间无法排解啊。
     “可是上帝也要你爱惜自己的生命,让别人因为看到您活着而快乐幸福,对吗?”鞠老师回过神来对杰娜说。
     “哈哈,谢谢你,我知道我活着,至少你们俩是快乐幸福的。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与丈夫团聚去,你们一定要到罗伯斯那里取文件,这样我在天堂会欣慰欢笑的。”
接着杰娜把罗伯斯的住址,电话写在茶几日历上。又叫两位老师到她房间,她打开一个大柜门,露出一只保险箱,对两位老师说:“这只保险箱的密码是******”,她写到一张纸上,交给鞠老师,接着说:
    “要是我死了,史密斯不在身边,你们就拿箱子里的钱处理我的后事,等史密斯回来,告诉他这个密码,里面还有一些首饰,让他挑两件给他媳妇,其余的都归你们。”
    “啊,杰娜您今天怎么啦,这些事您应该对史密斯兄长说啊。”鞠老师流着泪说。
    “我对他说过了,怕他忘记了,所以还是要你们执行一下我的话。”
    “杰娜,您在悉尼,还有没有至亲挚友,您这些话交代给他们,我们毕竟不是您的亲生儿女啊,您这样信任我们,对史密斯兄长是不公平的,也会引起您的朋友亲戚对我们误解,以为我们谋财害命呢。”
    “啊啊,翔龙你多心了,在悉尼我有很多可以hello,hello的朋友,但没有一个可以比得上你们这样有深切情义的;亲戚呢,富贵时攀龙附凤,宾客盈门,败落了,债主踏破门槛,亲戚躲得不知所踪。澳大利亚是法制社会,你们放心,我对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有法律保障,谁都不能怀疑我们母子般深情。”
    两位老师流着泪,说:“杰娜妈妈,您的嘱咐我们记下了,您放心,我们不会贪图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们会按照中国人的情义品德,把这里的一切完好无损交给史密斯兄长,要是您不在了,我们会很快离开这里,另外去租房子居住。中国人有一句话‘施恩图报非君子’,我们这几年对您的照顾,从来没想要得到您的报偿哪。”翔龙说。
    “中国人还有一句话:‘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几年,杰娜妈妈,您就像我们的亲妈妈那样照顾我们,让我们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尝到了慈母般家的温暖,这份深情,我们为您做什么都不为过呀。”如兰说。
    杰娜听了,含着泪,点点头。各道‘晚安’,回房休息。
    谁知到了半夜,鞠老师听到杰娜无力地呼唤声,她赶紧叫醒翔龙,穿好衣服到杰娜房间,看到她大口喘气,指指胸口说:“闷”。鞠老师看情况比任何一次都严重,赶紧让傅老师打急救电话,5分钟后,急救车呼啸而至,随车医生给杰娜施救后,载着她到乔治博士所在医院,乔治对她再次抢救,杰娜立即被送到重症监护室。
    鞠老师让傅老师回家马上给史密斯打电话,自己留下看护。
    第二天史密斯一到悉尼,就直奔医院,看到母亲身上插着很多管子,接着很多仪器上显示出很多线条,杰娜戴着氧气罩,看到他,两眼露出笑意,但她已经不能说话。
    经过乔治博士尽力抢救了一天一夜,心脏示波器一条绿线成为一条直线,杰娜安详地走了。
    傅老师把保险箱密码和钥匙给了史密斯,含着眼泪转告杰娜最后一晚上所说的话。
    史密斯将母亲骨灰盒送进父亲墓穴,办完母亲的丧事,带翔龙和如兰到罗伯斯律师处。罗伯斯打开一个密封口袋,向他们宣读。宣读完毕后,如兰和翔龙呆了,杰娜妈妈居然遗嘱把悉尼的HOUSE产权无偿转让给他们。他们对史密斯说:
    “杰娜妈妈这个遗嘱我们不能接受,史密斯兄长,杰娜妈妈的一切只能你来继承,我们什么都不要,也不应该得到一分一厘东西。”
    “翔龙、如兰,妈妈这份遗嘱是与我商量后才定下来的,你们要不接受,妈妈在天堂都会难过。”
    “史密斯兄长,中国人有句话‘无功不受禄’,我们没有任何功劳给杰娜妈妈,就没有权力接受惠赠啊。”
    “要说你们的功劳,那可是很大很大,你们在母亲年老力衰,体弱多病的年月与母亲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让母亲晚年享受到人生的丰富多彩,温暖快乐,不受寂寞孤独,解除她心中思念我父亲的悲凉,这个功劳是我欠母亲的,从这个角度上说,母亲对你们的感情是胜过对我的呀。”
    “啊!我们照顾杰娜是凭着一个中国人的道义,所做的事算不上功劳。”
    “我在美国有很大财产,悉尼这点东西让我想起来的,只是债主们威逼的声音,父亲的惨痛去世,母亲的悲苦眼泪。我以后再也不会回到HOUSE去了,你们接受妈妈的遗嘱,也等于解救了我的心灵,这可是你们另外一个大功劳。”  5/10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