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姨子那些旧事儿
时间:2012-06-20 21:29: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我们沿着曲折的山路往回走,小姨子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由于她快步前行,短裙飘飘,曼妙的身姿迎风摇弋,让我大饱眼福啊,哈哈。我们的脚步声惊动了前面两只正在觅食的山鸡,“扑楞楞”突然飞起,吓得走在前面的小姨子慌忙后退了几步,脚没踩实,扭了一下,往后就要摔倒,我也手忙脚乱,赶紧从后面抱住她,免得她摔倒。站稳了一看,由于紧急,我的手抱的真不是地方,左手托在她的腋下,右手竟按在她的胸前。我赶紧放手,她也脸“唰”地红了。
  我正要往前走,避免尴尬,却听她“唉呦”一声。
  我急忙问:“怎么啦?”
  她说:“脚有点痛,可能扭了。”
  “伤得厉害吗?”
  “我不知道啊,痛。”
  “那你坐下,我给你看看。”
  她依言在路旁坐下。我蹲在她旁边,对她说:“把鞋袜脱了,我给你看看。”
  她把鞋除下以后,瞥了我一眼说:“算了,太麻烦了。”
  我说:“看看有什么麻烦啊。”
  她见我还没有会意,嗔怪道:“人家穿着连裤袜,不方便啊。”
  我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说:“瞧我这脑子。”
  她想了想,说:“痛,还是看看吧。”说完,
  一会儿,她说:“好了。”
  “怎么样啊,还好吗?”小姨子的一声询问打断了我的纷飞的思绪。我抬头一看,她正脸带红晕看着我。我赶紧察看脚关节处,只见关节处有点红肿,并无大碍。
  “没事,可能刚才磕碰到石头了。”我说:“站起来试试。”扶着她的手臂站起来走了几步,还行,她感到不是很痛。 “继续走吧,我先扶着你走一段。”我说。她点了点头,穿上了连裤袜。于是我们继续前行。
  我一只手握着小姨子柔若无骨,温暖滑腻的芊芊素手,一只手托在她的腋下,和她并肩而行,虽然感到有点累,但心情却如沐春风。有时候走过狭窄的小径,她人靠在我的身上,我心里不由地升起异样的感觉。我想她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
  终于绕出了走错的山路,回到正道,我们才松了口气。
  这时,她轻声说道:“脚好像不怎么痛了,我自己走吧。”
  我连忙说:“没事,再扶你一段路吧。”
  “不用了,我不痛了。”她说。我一看前面确实也有行人,再扶着也不太方便,就让她自己走了。
  回到宾馆已经将近四点了,我妻子她们已经起来了,正在看电视,见到我们回来,就问我们:“怎么去了那么久?”我把情况介绍了一下,隐去了帮她察看伤势和扶她回来的一节,她也没有吭声。
  各自休息了一会儿,魏经理他们来了,开来了一辆面包车。原来他担心我们晚上因为开车不喝酒,特意借来了面包车,让我们没有借口推辞。
  汽车行驶了大约20分钟,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镇上的和风酒店,酒店不大,但酒幡红灯,木墙竹顶,装饰的很有农家菜馆的风格。
  他们办公室的袁副主任(就是中午和魏经理一起来的女的)已经在包间内等候了。见我们来了,就赶紧叫服务员上菜。
  分主宾落座后,魏经理问我:“晚上喝点什么啊。”
  我说:“就和中午一样,喝点啤酒吧。”
  “哪怎么行,中午没有喝好啊。”他说:“喝点我们这里自己产的白酒吧。不错的,很多来这里的朋友都说好啊,有的还专门带些回去呢。”
  我倒没什么,妹夫急忙表示不会喝酒,但是拗不过主人的盛情,只好勉为其难了。连我们的两位女士也在袁主任的怂恿下,喝起了红酒。
  那里的人喝酒爽气,酒量也很厉害。魏经理说起劝酒的辞令,一套接一套,有时候还穿插一段荤段子,惹得我们哈哈大笑,女士默默脸红。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很快就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袁主任30多岁,略有姿色,精于辞令,在向我们两个女士劝酒之余,也一次一次来敬我的酒。我看他竟敢来惹我,酒兴上来,也积极应对,找到她敬酒时说话的破绽,用话套住她,让她喝了一大杯。
  魏经理酒喝多也有点兴奋,频频向我妻子和小姨子劝酒。其实,我妻子和小姨子都长得不错。都是1米65左右的个子,妻子稍丰满成熟一点,小姨子则相对纤细一点。在酒精的刺激下,她们两个都脸若桃花,晕生双颊,在灯光的映衬下,更显得别有风情。见魏经理兴致这么高,我朝小姨子使了个眼色,意思叫她主动敬魏经理几杯,把他拿下算了。我知道小姨子平时一般不喝酒的,但是,一旦喝起来酒量还是有的,而且说起话来伶牙俐齿,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小姨子立即领会了我的意思。于是,妻子的酒由我代喝,而小姨子反而主动向魏经理敬酒,用红酒对白酒,搞得魏经理更加晕晕乎乎,知难而退了。
  见酒喝得差不多了,我就对魏经理说:“差不多了吧,到此为止吧。”魏经理说:“好吧,时间还早,才七点半啊,去唱歌吧。”我说:“明天还要爬主峰啊,算了吧,早点休息。”魏经理说:“没有关系的,明天九点起床,叫驾驶员把你们送到山上,我会和山上的管理处说好的,到主峰时间来得及。”推辞不了,只好随他。
  到了镇上的娱乐中心一问,目前是旅游旺季,KTV包厢已经被预定满了。魏经理责怪袁主任:“怎么搞得---?”我见此情景,马上打圆场,说:“没有关系,随便坐坐,醒醒酒,喝杯茶就可以了啊。我们都不太会唱歌的啊。”于是,一行人就进了旁边的舞厅,找个偏僻幽静的卡座坐下。说真的,近年来,城市里舞厅跳舞已经不怎么流行了,舞厅也不多,我也好久没有跳舞了。看了看这个舞厅,在乡镇也算不错了啊。魏经理意思还要来点啤酒,被我阻止了,随便点了些水果、瓜子、茶水。
  随着舞曲的响起,魏经理请我的妻子跳舞,袁主任也请我跳舞,我说:“酒有点多,我先休息一会吧。”于是袁主任就邀请妹夫共舞。
  我和小姨子坐在卡座里,问她:“怎么不去跳啊?”  2/10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