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交给了嫂子的亲姐姐
时间:2012-06-18 22:07: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孤男ye友  阅读:

  尽管在外工作,回老家的次数更加出奇的少了,只是素素偶尔回去,秋姐也是一直在惦念着我,总是捎信让我过去,给我做顿她亲手做的佳肴让我品尝,我也还会一如既往的去秋姐家坐坐,秋姐也还会一如既往的与我逗笑着问我的爱情锁事。不过这时,也许是心理的更加成熟,经过7年与蚂蚁从朝暮相处到断断续续的痛心疾首之后,心灵的疼痛已渐渐远去,但蚂蚁在我心中却始终无法淡去影子。就连我毕业后与蚂蚁的这次再次相遇,也还是没有丝毫保留地分享给了秋姐。秋姐听后气得笑着在我头上打了几下,说我:“你傻呀!既然你还那么爱着蚂蚁,她去那里时你难道就看不出她这次去就是为了专门找你的吗?你现在的行踪不定,她恐怕是很想你,但却无法给你写信,她肯定早已听你女同学说过每到那个特殊的日期,你都会到你女同学那里去坐坐的,她才专门跑去在那儿等你出现呢,你真是个没头脑的,她给你说她家人给她提亲一事,也就是想看看你的反应会不会挽留她呢,再说那晚你们女同学安排你们去看电影,人家肯定是事先跟她商量过的计谋,等到电影院后你女同学绝对会在你面前找个借口溜走,然后让你们两个单处着便于温温旧情,而你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还故意冷落人家!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象个学生!你要是把先前在我面前的流光蛋劲儿使出来,好好用在你这战场上,恐怕蚂蚁早已进你被窝了呢!”嘿嘿,我这时真的一点也不敢小看秋姐,虽然她不曾恋爱过就结了婚,但足以看出她在爱情面前的灵犀。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是,秋姐不再听我过多的解释和顾虑,就连说带笑劈头盖脸的把我透透彻彻地臭骂了一顿,仿佛她成了这恋爱中的主人公。而我,只有时不时逗着她说,“我笨嘛嫂子姐!”不过,正是跟秋姐这么快言快语的日常交流中,我才渐渐脱去了先前被爱伤痛的雨衣,有的,只是与秋姐的分享与嬉戏。有时反而会觉得,我在秋姐面前开玩笑时更加忘记了我现在管叫她的是姐姐,竟然又如以往按邻居关系叫她嫂子时那样的亲近而没有顾及。
 

  没想又一次沉痛的打击,彻底改变了我与秋姐的关系。也许是意外,也许是秋姐的处心积虑,但更也许是我对女友的绝望与报复,或是对女人的神秘与渴望。总之,那次一个男同学无意的泄秘,又一次把我深深地推向了短时痛苦的深渊,也正是这次痛苦,秋姐改变了我的一切,我不明不白的成了秋姐地下的丑恶灵魂,而秋姐也成了我不为人知的“慰安妇”,使我感觉到秋姐和我竟然如此荒唐、、、、、、、

  自从我从我工作的那座城市把蚂蚁送回去后不到两个月,一次我参与了同城的一个高中老同学的婚礼,先前高中时的同学也来了很多,只是女生不太多,在宴席上,我们这些多年未见的高中老学友们相聚在一起,玩的甚是开心。就在宴席还未结束时,突然一个高中老同学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良子,唉,有件事你知道吗?”正当我要问什么事时,只见其他几名男生却突然在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看了看我这位心直口快的老学友。这一来,老学友就突然又笑了笑说算了你别问了。这一神秘的举措令我很是不解,我开始没有多想什么,但却觉得同学的异常让我疑问。我于是就不停地追问,可老学友就是一再拒绝我不要再问了,只说了句没什么意思了。于是,我顿时有一种预感,同学们一定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但这个信息也一定与我有关,且不是什么好的消息。可无论我再三追问,同学们总是相互看着就是不说。最后,还是一个同学开口说:“今天只喝酒,吃饭期间不谈任何政治,你就别问了,开心玩吧,有什么事宴席结束后再说。”当时,我便意识到,很可能与蚂蚁有关,不然同学们不会这么隐瞒我。但为了活跃气氛,我只好顺口附和说:“好了好了,今天大家好不容易才来到我们这里,我和今天的新郎官都应该是东家,望大伙玩的开心,我先与老弟们来一圈”。接着,我与同学们轮流大喝小叫的划了一阵拳,看似很开心的样子,其实整个过程我内心里却始终装着一团阴影。
  宴会结束后,我特地邀请宴前想问我的那个同学让他解开答案,最后,几个同学们相互看了看,没办法其中一个同学却说,给你说了别往心里放就行了,毕竟都已过去了,我于是笑了笑说:“放心吧!哥们,这些年啥事没经历过呢,老兄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的。”
  看我这样乐观,那同学只好又轻声的问我蚂蚁七天前结婚的事我知道吗?我听后顿时如雷轰顶,尽管整个宴席间我已初步有所预感,但这个现实却是我根本不想听到的,但为了顾及面子,我还是强装笑了笑说:“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国际新闻呢,不就是这点破事嘛,她结婚与不结婚都与我不相干的,那是人家的私事,咱不是说出的掉泪替古人担忧吗?她与谁结婚了呢?”同学们见我这么看的开,于是就说蚂蚁与一个同城的小伙结婚了,还说她结婚时谁都不知道,只有两个女生参加了,据说是蚂蚁不让告诉任何人,他们几个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我问清后才知道,原来蚂蚁结婚的对象并非是一个多月前我送蚂蚁回去时她所说的别人给她介绍的那个在一企业上班的男孩,可见蚂蚁回去后的又相了亲,结婚也是很草率的,她与这个对象之间从相识到结婚也不足两个月,两个人有没有真正的爱情就难以捉摸了。
  得到这一信息后,尽管我表面上在同学们面前依然表现得大度凛然,但内心里却一下子又跌入无尽的痛苦深渊,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对蚂蚁原来还是如此的执着,我原来始终都在欺骗着自己。当晚,我就一夜未眠,总在似睡非睡中深深地沉浸在痛苦中,尽管我也希望蚂蚁能够真正的幸福,但爱情的自私却往往又会口是心非。到了天明,我刚刚合上几眼,但每次高中时我与蚂蚁相处的一连串画面总在合上眼后便上映在我浅薄的梦景里,就连蚂蚁最后一次与我在这座城市里道别前的微笑也犹如一把利剑深深地刺向我的胸膛,让我每一次总在痛苦中醒来。接下来的一连一个月中,我每天都总是深夜难眠,一个人在痛苦的背后再也看不到曾经刚强的自己。每天早上醒来,蚂蚁的影子总是第一个来到我的世界,每天晚上闭上眼时,蚂蚁又是最后一个在我的世界里离去,而接下来的睡梦中,也依然会一次次从痛苦中醒来,梦中,蚂蚁依旧占据了我所有的空间。罪恶的是,当一想到目前的蚂蚁正躺在别人的怀抱里,而自己比蚂蚁年龄较大却还是一个处男,还在为蚂蚁守身如玉地默默期待着,就更加悲哀无边。这一个多月中,我再也无心工作,一向的开朗与洒脱也渐渐与我远去,笑容成了别人在工作中征取我的最大的难关。这一切的一切,不想却被同公司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孩看得清清楚楚,但却始终不知为什么,几次在晚上下班后她都想邀陪我外出到城外的小山上走走,都被我宛言谢绝了。一天晚上,没想那女孩还略有情绪在我面前说:“别把别人的好心当驴肝肺了,你最近简直象魔鬼 ,知道你心情不好就是想问问你咋了,就算失恋了也不能这样不理人的。”其实,我是早有感觉,这女孩一直对我的印象很好,可能是我一向的坦荡为人吧!她是看不得我有不高兴的时候。可是,在我的内心里,我却始终装不下第二个女人。为了不让该女孩误解,一天,我向她透露了我的内心世界,最后她很是不高兴的素素地丢了一句:“天下的好女孩还没死完呢,你就天天敲你的丧钟吧!”此后,她便总是时不时用很特别的眼光瞅瞅我就移去了目光。似乎在说我是瞎子,只看到了那个早已不可能的蚂蚁。  5/14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