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交给了嫂子的亲姐姐
时间:2012-06-18 22:07: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孤男ye友  阅读:

  “那你给我保存好吧!我明天去拿。”我低声嘱托着她。
  “这会儿能睡着吗?还想我吗?”她有意的又把话题引开了。
  “你呢?”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过来也质问了她。
  “小乖!你刚才真的让我很美知道吗?你弯着腰使劲向上顶的时候我都感到我快飘起来了,我那会儿真不想让你出来知道吗?你的那个真的比他的舒服,我现在都还想再要一次了。”
  “哦。”对于她的语音调情,我不知道她说的是否是真实的心理感受,但我却能清醒的知道她说的那个他是她的老公。难道她老公真的不行了吗?性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她对我是情的驱使,还是性的依赖呢?虽然我知道我的那个要远比她老公的那个要大了许多,但我对女人性的感受却的确知之甚少。我一时也为自己能给她带去快乐的享受也开始有点得意忘形,于是就也不自觉地与她有一搭没一搭地交流起龌龊的感受来。期间也时不时抖擞出几句粗不堪言的中国书面语中少见的激情话。交流中,我明显感觉到我们两个的呼吸有时都在加粗。最后我突然问她在干啥。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轻描淡写地向我透露了一句“傻子才问,你在干啥我都在干啥!”接下来都沉默了起来,只有粗壮的呼吸声一阵接上一阵的,仿佛我们都不是在电话的两端,陡然间,那种来自身体深处的快感完全击溃了我们彼此龌龊的灵魂,在她一声声的呻吟下,在夜色中弥漫着我们丑陋的世界,尽管这里用丑陋形容很不贴切,毕竟我们却都是善良的普通人群。
  这一夜,我们几乎都无法沉睡、、、、、

  第二天上午,我没有起来就去秋姐家取我的钥匙,因为我想到她一定会妥善保存在没人能发现的地方的,其实也是天亮后我无法掩盖静夜里我们电话交流时的很多狼狈,又开始后悔起来,真的不知道再次见面后她也会不会尴尬。毕竟,灵魂会在夜幕掩盖下抉堤,但又却会在阳光照耀下清醒。见了之后虽然都会心领神会的缄口,但却都无法封闭那种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罪恶。
  半躺在床上装死似的呆了整整大半天后,午饭后,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秋姐家。由于刚刚开春,似乎春节的气息还没有把人们的思潮从懒散中打翻一样,刚刚午饭后,村子里却净得出奇,一向喜欢娱乐的年轻人可能大都蜗居远处那家小卖店的麻将机室里去了的缘故吧!我去秋姐家时,除了偶尔能听到个别散居户家中有老人们聚在一起在闲聊家常外,整个村头可视范围内却不见一个散落的人影。
  到了秋姐家,她家小孩也出奇的蒸发了,可能也早已与邻家小孩玩猫捉老鼠去了吧!院落和客厅的门虽然开着,但客厅里却空无一人。我还以为她也不在家呢,因为村落里白天大都是无须防盗的,敞开着户门玩“空城记”,这早已成了一种习惯。
  进了客厅后,我看到卧室的门虚掩着,室内有微弱的电视节目声断断续续地传出来,就本能地向身后院落外看看远处没有人,不加遮掩地轻轻推开了一条缝隙向卧室里看了看。没想原来秋姐一个人在家守活寡。
  她一个人斜躺在大床上,有意无意地用手玩弄着电视摇控器,看样子也没心选准哪个台,她见我进来,仿佛是一种预料的必然,所以也没显得大惊小怪,只是微微笑了笑,倾刻间嫩白得白里透亮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韵,可能她也突然忆起了我们彼此在前夜刚刚发生的一切及电话两端的羞涩情节。而我的目光也不好意思直接与她有点害羞的目光正面对接,我看她时,她宽松的睡衣搭拉在胸前,乳沟的轮阔隐约可见,有一小段被子伪装在膝盖上,两条腿却大半都敞露在被子外边。在这清静得有点爱昧的空间里,真的无法不让一个充满阳刚的男人略过屡屡邪念,尤其象我这样对女人身体的神秘还不是完全了解,还充满许多活力幻想的大男孩更是难以象常人一样平静。
  “娃儿娃儿呢?”我有点恐惧的轻声问她。
  “早出去跟着一群小孩儿疯去了。”
  “那就你一个人在家啊!”
  “不是还有你嘛?”她用爱昧的口吻轻轻呵呵地笑了笑出其不意的回答了我后接着又吐了一句:“我要不在家,你咋来拿你的哗啦哗啦报警器呢?就知道你会来的。”她的一句“报警器”让我忍不住抿嘴轻轻坏笑了一阵。我知道她是重提前夜我们刚开始交欢时钥匙突然从腰间发出的那声可怕的响声。

 14/14   首页 上一页 12 13 14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