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
时间:2014-09-12 15:38: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尘埃里花盛开  阅读:

   张晗驰和苏紫东是在张晗驰同学苏紫东同事的婚宴上认识的。

  张晗驰被拼了桌子,与一群陌生人在一块儿有点百无聊赖。苏紫东先天的善解人意就派上了用场。一顿饭吃下来,就成熟人了。

  生活里很难得遇到苏紫东这么谈锋敏健的男人,张晗弛也就很乐意留了qq号甚至手机号。上网聊天的时间明显多起来。闲着的时候贫嘴逗趣,开些适度的玩笑。苏紫东是喜欢聪明人的,偏巧张晗驰也不笨。两人相遇,注定就是一场在劫难逃的剧目。

  有一天晚上苏紫东居然来了电话,开口就问:“5000够啦?”

  张晗弛揣度着苏紫东这玩笑从哪儿开起来的,也就顺口一句够了吧。管够了。

  苏紫东就哈哈大笑起来,不贵呀!那好啊,我们先在小广场见面吧。

  张晗弛虽然对这些通话内容莫名其妙,还是赴了约,反正也没什么事,小广场也不远,也承认对苏紫东挺有好感的。

  一见面苏紫东就笑起来,夹着坏笑那种笑。笑到张晗弛快要尴尬成怒的时候,苏紫东打开了他的qq聊天记录,让张晗弛看一段对话——

  苏紫东:平常这个时间你不上线的呀,今儿这么闲?

  张晗弛:哦,有点急事,借我五千块钱好吗?

  苏紫东:好啊。

  张晗弛:那你打到这个账户上吧。260883492678,谢谢。

  苏紫东:马上。你拿什么谢我啊!

  张晗弛:我拿我谢你。

  张晗驰看着这段通话记录,一脑门的莫名其妙,苏紫东看着张晗驰的表情,突然说:“我明白了,你qq被盗号了!”

  “那你打钱了?”

  “打了啊!一个小姑娘这城里无依无靠的!我不是还电话核实过,你说够了啊!”

  张晗驰就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苏紫东拍了拍张晗驰的肩膀,笑笑说:“没事没事,跟你开玩笑的!没打没打,我没那么笨。”

  苏紫东半真半假的被骗,张晗驰莫名地有点过意不去,某个周末就请苏紫东去近郊吃烧烤,苏紫东欣然应约,如此你来我往,渐渐生出诸如在大雨中来回推让一件男式上衣之类的恩情。故事发展很俗套,你情我愿,两人有幸配成双。

  这样开始,让我一直怀疑苏紫东有机谋老练的嫌疑。也感叹所谓神奇的爱情,有时候会来自一次qq号被盗。

  那段时间张晗驰常来我这儿,进门就懒洋洋窝在沙发上愣神儿,凭直觉感到晗驰有事儿。我也不问,不会问不好问。等她理出头绪来捋顺了怎么表达的时候自然会说,她自己一团乱麻的时候问就是逼问,问了也白问。

  终于有一天,张晗驰看着窗外灰蒙蒙的雾,跟我粗略概括了一下以上某些内容。又轻描淡写地告诉我,苏紫东是有太太的人,这不过是一段露水情缘,越是鲜丽的爱情,保鲜期会越短,之后回首,也许不过是一场不堪看的天真罢了。

  张晗驰研究生毕业,读书读出看人看事的不自禁的骄傲来,以至于年到三十难论婚嫁,我心里好奇着苏紫东什么人物,能让张晗驰用爱情两个字跟他挂了勾,还不用婚姻这座坟给爱情落实一个答案。

  那个阶段张晗驰这么说“我总会遇到一个人,以婚姻的形式去安稳生活,到时候和苏紫东这些事儿,一定是会自然了断的!”张晗驰很确定的语气,让我有理由相信,他们的地下恋情会很短暂很短暂,仅仅是往后的日子里偶尔想起来,留在唇边的一个微笑以及眼里出现的一抹柔情。像《廊桥遗梦》里,弗朗西斯卡和罗伯特的爱情,自有不伤害到谁的浪漫情怀。我也是读过仓央嘉措那句诗的——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所以对于张晗驰不给人劝解余地的叙说,我只能在沉默背后,祈祷这段劫越短暂越好。

  爱情就是互相揉搓互相拉扯的一个游戏。两年了,张晗驰在刻意疏远的煎熬和呼之欲出的逢迎中循环,往复。或柔肠百结或肝肠寸断。就算删了苏紫东手机号qq号,苏紫东的电话超不过三次,张晗驰就会缴械投降,万劫不复。像我这样的知情者不生效的劝诫,自己的想象引起的不安忐忑,还有那些因为心虚而怀疑的可能的流言……都没有减缓张晗驰对苏紫东的热切盼望和殷勤等候。张晗驰越来越成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时间给的答案越来越模糊。

  如果一直这样,不为人知地保持着这份地下情感,也许张晗驰的坚定的爱情就是最终的答案了吧?有四十分的心酸,六十分的欢娱?这是我给的分数,张晗驰自己的评分大概是八十的欢娱二十的其他不见得有心酸在内吧?局外人有局外人的判断局限。况且这本来就是件没有评分标准的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事者见事情走向。纷纷扬扬的总是些于事无补的议论,影响不到生活里剧情的本来发展。

  可是张晗驰意外怀孕了。

  医生说流产可能导致不孕之后,张晗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三十三岁了。前一天还很坚决的打胎决心因为三十三瞬间瓦解了。本来不打算告诉苏紫东的,犹豫半天还是说了。苏子东一张脸苦成叹号,本身就是这胎儿去或者留的答案。

  张晗驰本来知道这答案的,徒然要了份失望而已。

  我知道张晗驰爱得很纯粹。要命的就是她爱得很纯粹。还固执,要命的固执。我借此夸大苏紫东对她的薄情寡义,断了吧,当断则断,立断!

  张晗弛对于自己两年来的这段感情认认真真做了审视。得出的结论是,自己以为的重剂量的甜蜜爱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蹉跎。所谓爱情,有时候不过是些荷尔蒙是些激素而已。两年柔情蜜意过后,还有什么呢?有的是松鼠私藏榛子不敢炫耀的小心,却没有松鼠安然过冬的踏实情怀。这场爱情,张晗弛做不到自己想象中那样洒脱,真难得有毫发无损的全身而退。张晗弛像一只受了暗伤的小鹿,躲开同伴,悄然舔着自己的伤口。

  张晗驰在很沉默的状态里做了人流。七天之后挣扎着上了班乔装了一副健康模样。这次从各种名单上拉黑了苏紫东。拉过的两只手,撒手容易,甩手也容易。她张晗驰还不至于在一场原本就知道没结果的爱情中丧失骄傲和未来。

  这本来也是可能的事情,假如苏紫东的太太李文婉没发现的话。当然,李文婉发现是迟早的事,所以这个假设缺乏成立的可信度。

  李文婉从苏紫东坐立不安的神色里发现了蛛丝马迹。两年了苏紫东借口加班出差早有异象。各种哄各种审各种证明判断,苏紫东就烦了,烦到最后扔下一句话——你想什么就有什么,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就走了。一连三天不回家,就把李文婉扔进怨妇行列里去了。

  李文婉嫁苏紫东的时候,苏紫东就很优秀。不存在妻子胼手砥足支撑丈夫在外打拼,丈夫功成名就希望糟糠下堂那样的情节。但是李文婉是苏紫东的责任,已经习惯了也已经逐渐轻松了的互相的责任。苏紫东带着与张晗驰约会过后的回味式的微笑与李文婉讨论家长里短的琐事,对着自己偶尔会冒出来的离婚念头摇头苦笑。

  男人在情场上纵横驰骋,得胜处志得意满意气风发,转身在责任面前是胆怯的。前一种情境所有事情都美妙绝伦,后一种情况所有事都是麻烦事儿。

  苏紫东在张晗驰突然失去联系的这几天觉得自己就是一团空洞洞的乱麻。理不出头绪来判断张晗驰会怎么做,自己该怎么做。一连七天张晗驰都失踪了一样,没法通话,每天敲门都得不到回应。

  后来我对晗驰说,我就不相信他猜不出你干什么去了!他支持你去干什么他才装作找不到你!张晗驰表情里的淡漠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我希望的,她对苏紫东的淡漠——他什么想法儿对我已经无所谓了。第二种是,我说的话不是她想听的,她用淡漠让我闭嘴。

  闲言少叙,关键的一个情节是,李文婉跟踪了苏紫东,于是那场本来可以云淡风轻了的事情张扬开来。在张晗驰左邻右舍的明里暗里的眼睛里,苏紫东久敲不应的烦躁,已经被善于猜测善于观察的人们把故事编得很完整,之后突然出现的李文婉,让这个故事更完整了。

  某个下午,李文婉突然造访,张晗驰就把门打开了。那时候正演着《蜗居》,李文婉借用了宋思明太太与海藻的谈话主题克隆了宋思明太太的高傲语气把张晗弛好一顿奚落,张晗弛听明白了,李文婉就是来示威的,嘲弄她家爷轻薄了一个女人,那女人还以为她家爷是爱情

  张晗弛很平静地听,不辩解也不解释。从前这是个和自己无关的女人,现在这女人有点让自己讨厌。张晗弛在噪音中躺在床上看书,用绝技“面无表情”送了客。

  李文婉摔门的声音一响,张晗弛就受惊似的打了一个激灵,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哭出来了。这一场痛哭的结果,把张晗弛的斗志激起来了。

  张晗弛立即恢复了与苏紫东的各种联系方式。苏紫东的手机号qq号,那是两串烙在她青春里的印迹,在删掉又恢复的时时刻刻,无限清晰。张晗弛估计李文婉苏紫东都在的时间给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的苏紫东打了电话,苏紫东这次不顾一切当着李文婉的面儿就接听了,然后拿了褂子就往外飞奔。李文婉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苏紫东已经开车走了。李文婉恨到牙根都痛了,如果说张晗弛从前是略有顾忌的巧取,那现在就是明火执仗地豪夺了。

  张晗驰对飞奔来的苏紫东却是不冷不热不阴不阳的态度。是一个受了委屈但是准备承受的态度。张晗驰说:“你放心,我们之间结束了。今天我就是要个结论,两年了,你对我到底是轻薄还是爱情?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答案,我好决定我们结束的方式。”

  苏紫东就用强吻给了张晗驰答案。放开的时候,是两张泪痕斑驳的脸。也是答案的一部分。

  苏紫东这样安慰身体还在虚弱状态的张晗弛:“既然这事儿都公开了,我会离婚的!我们还会有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

  张晗驰知道那些委屈都成了筹码,压在苏紫东的这句诺言上,会沉重着三个人的生活。其实这不是张晗驰的初衷,但是事情发展到这儿,倒好象苏紫东是张晗驰唯一的结果了。

  李文婉突然地换了个性,原本不怎么和谐的婆媳关系很快结成统一联盟。苏紫东要面对来自母亲的发难。突然地这事儿好像地球人都知道了,原本平静的生活里,自己突然成了知名人物,与原先欲说还藏的那些小甜蜜大不相同。好友们劝说当中夹杂着对张晗驰不符事实的不当评价,又没办法一个个去解释。苏紫东明白了什么状态是一个男人的水深火热。

  苏紫东越来越没顾忌地和张晗弛在一起,却再没有提起离婚的事,张晗弛也不逼问。李文婉越来越多的时间和婆婆在一起,学会了苏紫东爱吃的老太太的各种腌菜,各种粥。

  我实在不明白了,他苏紫东何德何能,让两个女人竞赛着表现她们的贤德。

  其实女人的好也不能没有底线的。

  苏紫东在两个女人的纵容里,日子好像到了各自平衡的状态。当然这种日子不是最后答案,是过程中的一段结论,很惬意的结论,一边儿安守后方,一边儿红袖添香。

  各位该明白了,和李文婉好合好散是件很难的事。李文婉都没有给苏紫东提起这个话题的机会。男人有的是手段打败女人的骄傲,女人有的是心机守卫自己的家园。

  男人就是一种活到老玩到老的动物,李文婉想,总有他玩够的时候。张晗弛,我有的是耐心给你这个结论。

  时间是一切人一切事的依托。局内的,一种状况保持太久了,像橡皮筋,总有一根会先到达弹性限度,撑不过,就算了吧。

  故事发展到这里,会有两种版本的答案。版本之一:

  有一天,苏紫东对张晗驰说,找个好人嫁了吧。一张卡,密码晗驰生日,苏紫东郑重地放在晗驰桌上。在张晗驰绝望的注目中决绝离去。下楼经过二楼张晗驰的窗,被张晗驰扔下来的那张卡,砸中了头。苏紫东知道,他不仅耽搁了张晗驰最好的年华,还用钱,侮辱了她的青春。

  版本之二:

  苏紫东对张晗驰说,找个好人嫁了吧。同上。张晗驰随着卡扔下来的还有一把菜刀,菜刀伤到了苏紫东的肩,苏紫东知道那把菜刀,本来是奔着他的命去的。苏紫东多深的伤,就会有张晗驰多深的恨。有张晗驰多深的恨,就会有苏紫东多深的心疼。有苏紫东多深的心疼,就会有李文婉多深的无奈。总有人会叹息一声,撒手。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