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迷城
时间:2014-09-09 15:51:0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诸葛村夫  阅读:

   每一个女孩都曾是美丽的天使,只是她将翅膀遗失在了人间;每一个男孩都应该好好珍惜身边的女孩,因为她已为你放弃了重回天堂的机会。——题记

 
  “各位乘客,由于天气原因,飞机要晚点两个小时,对您出行造成的不便,我谨代表全体机组乘务人员向您致以最诚挚的歉意!”广播里传来了让人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怎麽这样?飞机又要晚点了?怎麽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啊?”人群里到处都在洋溢着抱怨的声音。宏只是缓缓地舒出一口长气,无奈地看着手中那限量版的欧米茄手表,轻轻亲吻着胸前佩挂的纯银十字架。“琳,看来连老天都在嫉妒我们,只好和你稍微晚见个两小时了,不会等得太心急吧?”宏用略带调侃的语气默默说道。终于坐在了柔软而舒适的经济舱里,宏的内心也开始澎湃起来,日子仿佛流水一般,就这样从生命中缓缓划过,算一算,这是和琳分离最长的一段时间:一年零两个月三天十五小时三十四分二十二秒。独自一人在美国漂流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不过,没有关系了,琳一定会用最灿烂的笑脸迎接我的,为了琳,一切都是值得的,想着想着,宏的脸上也慢慢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忽然有隐隐的震动感刺激着敏感的末梢神经,“我和琳在机场大厅等你,到时一定给你一个惊喜!”是枫的短信息,宏唯一的,也是最要好的朋友。
 
  明亮的机场大厅里,宏一眼就注意到了枫和琳那有些闪躲的眼神,有一种悸痛的感觉浮上心头,再看看那紧紧相扣的双手,宏一瞬间就都明白了,“为什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吗?”宏咆哮着。“最要好的朋友?其实和你做朋友并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觉得好奇,你的身边为何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于是我慢慢接近你,观察你,你的出身、你的财富、你的地位,这些我统统都不在乎,直到你的身边有了琳,我才切身体会到嫉妒的感觉,它们就仿佛野草一般在心里疯长,看到你和琳走在一起,我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内心是在隐隐作痛。你这个人,养尊处优习惯了,从来都不懂得珍惜,仿佛琳在你的身边是理所应当一样,你有真正关心过她吗?”枫的声音中充满了嘲讽与不屑。琳的眼睛中有泪光闪过,宏明白,这是琳最不想面对的场面,可又是不得不面对的场面。“既然这样,我们来让琳做一个选择吧!”宏还是残留着些许的不甘与不舍,“还不明白吗?我不想让你难堪,你却选择将自己逼入绝境,好,你自己选的!”枫也是依旧不依不饶。目光齐齐落在了琳的身上,琳早已压抑已久的情感就在此刻瞬间爆发,眼泪肆意地流淌着,琳哭着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去,“琳,不要跑,等等我。”枫快步追上去,留给宏一个恨恨的眼神。深深的失落与挫败感,使宏明白,在这一刻,琳已经离她远去了,他与琳仿佛两条平行线般,在各自的轨道上越偏越远,难道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宏狠狠拽下胸前的十字架,远远抛向那无际的天空中。
 
  原本在心中无数次憧憬的美好画面,如今却幻化成了虚无缥缈的泡影,一瞬间就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爱人,还有什麽样的打击可以来得如此猛烈?人生的大起大落之间,已将宏逼向了崩溃的边缘。宏开始细细回味枫那看似冰冷却又不无道理的话语,“你真的关心过琳吗?琳在你的身边,你恐怕已经觉得习以为常了吧!”字字如针毡一般,蔓延着一股无法呼吸的痛。回忆如行云流水一般,一幅幅画面就在宏的脑海中一点一点浮现出清晰的轮廓。
 
  宏记得,“你别理他,他妈妈勾引别人的老公,是坏女人,我们大家都不和他玩的,你也别和他玩哦。”那个看起来稍大一些的男孩总是在其他小朋友面前这样说他,一副无形的枷锁捆住了他自己,也捆住了别人,“不,你们不能这样说他,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我叫枫。”枫伸出那小小的右手,朋友对于宏来说一直都是一个很奢侈的词汇,宏怯懦着也伸出手,“我叫宏,谢谢你!”这是宏与枫的第一次充满童真和童趣的相遇,划出了一个完美的起始符。宏还记得,那时他开着他的“蓝色魅影”—宝马Z4跑车,正急速驰骋于广阔的赛道上,没想到路的转弯处,突然出现了一个骑着脚踏车的女孩子,紧急刹车,右摆方向盘,精湛的操作技术,却还是无法避免地与女孩子来了一个轻微的亲密接触,宏慌了神,从车上下来,他看到女孩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擦破的裤脚处,隐约有血慢慢渗透出来,“来,上车,我带你去最近的医院!”人往往在最慌乱的时候,却能做出最正确的行动,这一点在宏的身上就得到了完美体现,不由分说,宏背起女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车上,发动引擎,急速逃离了肇事现场,女孩子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又被宏背进了医院里,“没事的,只是擦破点皮,消毒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听到了医生这仿佛定心丸一般的话,宏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下了,宏来到女孩子的面前,“刚才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身上没有带多少钱,这些钱就给你补补身子吧。”宏颤颤巍巍地将五百块钱递给女孩子,但随后他看到女孩的眼中流露出鄙夷的神色,“把你的钱拿走吧,你们这些富家公子,从来就认为钱能摆平一切事情,你们扪心自问,金钱真的是万能的吗?”女孩嘟起倔强的小嘴带着不容置疑的淡定。宏在那一刻仿佛感受到了一股被电流击穿的感觉,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宏与琳的第一次充满戏剧性的邂逅,却划出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变调音。
 
  琳的影子不断在脑海中碰撞、回旋,触景生情,睹物思人,转瞬即逝的美好就仿佛烟火一般,点点绽开:咖啡厅里,琳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却仍带笑意的脸庞;服装城中,琳与小商贩讨价还价的声音;天台之上,琳那略带果香随风飘舞的丝丝秀发,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说什麽“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谬论,统统都是谬论,宏极力为无法宣泄的情感寻找一个突破口。一个人的时候,宏不懂爱情;两个人的时候,宏悲哀地发现自己依然还是不懂爱情
 
  “你可以给琳奢华的服饰,也可以给琳名贵的首饰,这些都是我无法比拟的,可是你我都很清楚,琳真正在乎的并不是这些,其实琳的要求并不高,也很简单,她只要一颗真心,就连这样简单的要求你都满足不了,还口口声声说琳是你的最爱,笑话,天大的笑话!”枫冷冷的话语飘荡在无尽的黑暗中,也深深刺痛着宏最隐秘的伤口。灰暗的童年回忆,一度让宏几度崩溃,是枫让他觉得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觉得自己还可以试着去相信别人;放荡不羁的少年生活,在遇到琳之后完全改变,宏开始认真地思考人生,第一次尝到爱情的滋味。只是没有想到,一切来得太过突然,离去得也异常迅猛,人生的天枰刚刚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一场风浪就使其消失殆尽。
 
  “宏,原谅我,这样做对你来说实在是显得太过残忍,可是如果不告诉你,还假装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枫来说就太不公平了,我并不是会演戏的女孩子,我无法让你们两个人都为我备受煎熬,所以我必须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你的突然离开,让我感觉心仿佛被掏空一般,一个人总会在噩梦中惊醒,醒来后空荡荡的,极力搜寻你的踪影,发现却是徒劳。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当初并没有觉察出来,现在终于发现,那应该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宏,我不期望得到你的祝福,毕竟深深伤害你的那个人是我,但我恳求能够得到你的原谅,我也相信,你会遇到比我更优秀的女孩子,我会诚心为你祷告,愿上苍庇佑你,爱情之花会为你再度绽开!”娟秀的笔迹、淡淡的香气、飘落的信纸。
 
  “琳,我不怨你的残忍,我也必须承认,枫的确比我优秀,我的突然离开,自然有我不得已的苦衷,只是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以后你会慢慢了解。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就认定你是我今生的唯一,没有人可以取代你的位置,有一种花只开一次,我的爱情之花,为你而开,也为你而谢。茫茫人海之中,能够和你相识,这是缘;悠悠天地之间,你我还是擦肩而过,这就是命。我相信,冥冥之中,上天早有安排,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还是要衷心地祝福你,祝福你在我的人生中留下的一段美好回忆,也祝福你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那更加美好的回忆。”琳的视线开始模糊,泪一滴一滴打湿宏刚劲的字迹,一阵电击一般的痉挛感席卷全身,恍惚之间,缠绕自己的疑惑也终于慢慢解开。
 
  无意识的,宏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又来到了那个看起来不怎麽起眼但却是琳最喜欢的小咖啡厅,梦依旧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轻轻推开门,不经意地一瞥,宏惊喜地发现,那个靠墙的座位,熟悉的背影,“琳,你瘦了,也憔悴了很多,枫对你不好吗?”宏已经出现在了琳的对面,用很关切的语气询问着,琳一时才缓过神来,“是你啊,没有了,枫忙着自己的事业,他也很辛苦的,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琳眼神中掠过一丝忧郁,“不要骗我了,你的眼神骗不了我,你和枫之间一定出现了什麽问题!”宏不给琳丝毫掩饰的机会。双方就这样沉默着,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寂,琳看着号码,显然没有打算接,宏一把抢过电话,“枫,我知道是你,这就是你承诺的,你会给琳一辈子的幸福?”宏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果然,她对你还是余情未了,偷偷跑出去和你幽会了,在我面前伪装得很好,可是还是被揭穿了啊!”枫还是一如既往的针锋相对,“够了,你可以侮辱我,但我绝不允许你侮辱琳!她是真心诚意地要和你在一起,你却依然不懂得珍惜,我为你感到悲哀,枫。”宏已经出离愤怒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你把电话给琳!”枫咆哮着,“那太好了,我也觉得和你多说无益。”宏挂断了电话,却看到琳的眼中泪光闪闪,“宏,你一开始就知道,是不是?”琳期待得到一个答案,“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察出来了,你那胃痛的借口,实在很让我怀疑,我利用我的关系,查了你的档案,我才知道你的血液中有一种毒素,每当发作的时候,就仿佛上万根针在身上扎一样的疼,我去美国,也是因为这个,你的这个病,越小越容易治疗,不过,很可惜,你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宏不想骗琳,选择实话实说。“行了,我已经很满足了,活了这样久,都是上天的恩赐,又遇到了你和枫,我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了。”琳的语气很平静,“不,并不是一点希望也没有,只要你肯做那个手术,你就还有49%的几率可以活下来,琳,我希望你做那个手术,放手一搏。”宏慢慢说出自己很早以前就想说出的话,“是吗?如果是你希望的话,我愿意尝试,就算手术失败,还有你陪着我,我不会是孤零零一个人。”琳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宏轻轻拥着琳,“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安慰的话语是此刻宏唯一能说的。
 
  “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琳已经奔赴美国了,琳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了,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不能再错过最后一次与病魔抗争的机会。美国那里有血液疾病方面的权威,或许你会感到很奇怪,你粗心的认为琳只是慢性胃病,本来这些事情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是琳很坚持,一定要让我告诉你。琳是一个可怜的女孩,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虽然她的养父母人都很好,可是他们都很穷,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琳从小就与病魔抗争而无能为力,致使琳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这也是他们觉得最亏欠琳的地方。琳表面上可以掩饰得很坚强,那是因为她不想被人同情,她并不需要用同情换来的爱情,这样的爱对她来说太过残忍。枫,我们成长的环境不同,我总是以猜疑的眼光来打量这个世界,也因此我发现了琳极力去掩饰的秘密。琳把她全部的爱都给了你,你却一次次让她受伤,每个人都是这样,只有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宏刚劲的字迹在枫的眼前晃动着,一瞬间,枫感觉曾经构筑的美丽世界,就这样坍塌了。
 
  手术进行的很成功,但琳还没有醒过来,托马斯医生宽慰着宏:“医学就只能进行到这里了,剩下的就只有靠病人自己的意志力了。”其实这并不是最让宏发愁的,他坚信琳总有一天会醒过来,关键是后期的医疗费用,昂贵的手术费,已经使宏捉襟见肘了,如果现在放弃治疗,无疑是自己亲手将琳推向死亡的边缘,可如果继续治疗,又如何维持后期的医疗费用呢?宏在心里默默念着,敲定了一个主意,他来到托马斯医生的面前,直直地跪了下来,“托马斯医生,后期的医疗费用,我会想办法,只是希望院方能够继续让琳住下来,这里的医疗条件、医疗设备、医疗技术都对琳的病情很有帮助。”宏诚恳的语气让托马斯医生无法抗拒,“好吧,就为你破例一回,在她醒来的时候,这比费用一定要补上。”托马斯医生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谢谢你,托马斯医生,我一定会做到的!”宏的语气里充满着感激。宏不知道,在角落里,还有一双眼睛默默注视着这一幕。琳的病房里,“我不知道你用了怎样的魔法,可以让宏发生如此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当他跪在医生的面前时,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来谁也不服的野小子,如今是真的长大了。我也很期望你能够醒过来,将你的魔法不断扩散开来,用你最特别的方式,影响着宏,影响着这个家,影响着这个世界。”淡淡的烟草味慢慢弥漫开来,后期的医疗费用,院方告诉宏已经有一位不肯留下姓名的人将钱打入了医院的帐户,宏当然知道这位带着淡淡烟草味道的神秘人物。
 
  “爸,谢谢你,我代表琳谢谢你。”“你叫我什麽?十几年来,你还是头一次这样叫我,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其实我早就想这样叫你了,可就是为了自己那卑微的自尊,一直强撑着,你为我和妈妈已经付出的太多了,请原谅我的任性,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爸!”宏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嗯,我的乖儿子,能在有生之年,听到你这样叫我,知足了!”宏与父亲紧紧拥抱在一起。
 
  医院里,琳依旧昏迷着,宏紧紧握住琳的手,“琳,我相信你会醒过来,你打算睡多久,我就陪你多久,你并不孤独,因为我会一直守着你,执子之手,就必与之携老;所谓伊人,就必是在水一方。”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