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爱过
时间:2014-09-05 16:39:4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易三毛  阅读:

   走过曲折的十八里庄,走过泥泞的马欣寨,走过坑洼的石小楼,走过十里一霸的丛林王,走过心痛无比的肖晓故地,赤着脚丫在初冬的麦地里从下午四点踏青踏到晚上八点,借着手机的微光顺着河道找了整整两个小时终于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小桥上找到了那辆新买的起亚,在车里开着暖气熬过了一夜,第二天一个喷嚏把我打醒,暖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关了,我搓了搓有点僵硬的双手就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起火开车的时候车子不争气的停在那里不肯移动半步,甚至连叫一声都不肯,终于我似是想到了什么,打来了油箱的放油阀,看着只滴了三滴油的油箱,我才终于明白半夜是谁把我的空调给关了,害的我大早上的就被冻醒。

 
  看着通红的双脚,这时候我才想起找那双本来穿在脚上的棉袜子,可是看着漫无边际的麦地,我还是决定放弃了,看着东方飘起来的鱼肚白,现在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还在睡觉,不管了,还是睡觉吧,紧抱着自己不知不觉的在寒冷中再一次进入梦乡。
 
  一个三米半宽的小桥被我占了两米半,身边零零星星的从车子旁边过去的车子并没有打消我继续睡下去的睡意,初冬早上的太阳还是有点威力的,至少让我不再感到寒冷。
 
  第二天,在我还没有睁开抗拒的双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今天一定是这半个月都难得一见的大晴天,太阳公公的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了,随着耳边传来接二连三的鸣笛声,我便再也没有了睡意。
 
  看了看眼前稀稀疏疏的过着呢么几个人,我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拧动车钥匙就要开车,车没开,我拍了拍发涨的脑袋才想到车子已经没有油了。
 
  拿起手机给韩明一电话:“韩明,我车子停在在小河洼的桥上了,没油了,你给我送点!”
 
  “大哥,我现在没在家,我去县城了!你让齐飞给你送吧!”
 
  “那好吧!”说完我挂了电话,打开了车门走了出去。
 
  我没有拨齐飞的电话,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不会来,站在桥上看干涸的小溪,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首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笑了,自嘲,这个时候还有谁会看自己。
 
  我赤着脚丫,在车前的窗户玻璃下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就顺着桥边的路走了,车子没油可以不行,但人却永远停不下来,直到你死的那天,这是齐飞最爱说的一句话,现在从我脑海里翻过,又是别样一番风味。
 
  光着脚沿着河边一直走到下荷塘小李庄,然后顺着柏油路走到南街大道,又顺着南街达到做公交车来到镇里,整整53分钟,我被别人视为异类的眼神,跑到街上当我看到第一家卖服饰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了这家店,在老板的注视下穿上了一双我自己都不知道好看不好看了好看的鞋子,反正我知道比光着脚好看。
 
  李行亮的《愿得一人心》是我的手机铃声,这时候被一个陌生电话惊醒,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就是停在桥头的那一辆车。大半的桥头被我占了一大半,行者终于找上门来了。
 
  “喂,这个桥上停的是不是你的车!”电话里一个年龄稍长的大叔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我急忙喊是,那声音我想谦卑肯定是够了。
 
  “你怎么回事?路都被你占完了!”
 
  “实在不好意思,车子没油了,我现在正在镇上买汽油呢?一会就回去了!”
 
  “小伙子,你忽悠谁呢,车子哪能正好开在桥上就没油了,那边的路那么宽怎么没见你没油,废话不多说,你赶紧把你的车子开走,我给你十分钟,你要是不出来,那我们只好帮忙了!”
 
  “别、别啊...”
 
  电话挂了,十分钟,我想飞过去,可能吗?
 
  走到西环路口,找了一辆大篷车:“师傅去肖楼寨河洼的桥上!”
 
  “哪个肖楼寨!”
 
  “你开就行了,我对你说怎么走!”
 
  加油站加了一桶油后,我急忙照着刚才那个手机回过电话说让他等我,我一会就到。
 
  急赶慢赶的路程让我有一个感想,农村的大篷车实在没有出租车给力,整整十五公里的路程硬是让他开了半个小时。
 
  我走到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想要把我的车子推开,可是一推车子报警就响,大家就急忙松手,生怕弄坏了车子,反复几次,终于那个留着白胡渣的大叔说话了:“大家别管了,赶紧把车子推走,来不及了!”
 
  听到这话本来还打算看会笑话的我这一刻再也没这想法了,急忙走上前去,拿了一包烟给那个白胡渣的大叔:“大哥,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油我买回来了,这就好!”
 
  大叔接过烟嗔怒的看了我一眼:“赶紧把车开走,里面都等急了!”
 
  我急忙打开车油盖子,将一大桶油倒了进去,重新启动车子,开过桥的另一边靠路边停下。
 
  我摇下车窗静静的看着这场婚车部队,从来不抽烟的我这时候点了一支,呛了两口后,眼泪都呛出来了。
 
  去肖楼的路有很多条,但无论哪一条都要经过这一条,桥是三年前修的,本来有两条,一个在北边,一个在东边,但东边的那条修好后由于检验没有合格就给炸了,后来也没再修。
 
  “砰砰砰!”我扭过头看到一个敲我窗户的小伙子,低下头把眼泪擦掉,用我自己感到完美的笑容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大哥,你有什么事吗?你看要是没什么事,我们的婚车的出油管冻裂了,现在也没时间去换了,就是想借你的车当婚车,你看行吗?”小伙子边说边将一包芙蓉王的烟扔进我的车里,手里还拿了两百块钱。
 
  我笑笑:“当然没问题,结婚要紧,你们把东西弄好把,我给你当回司机。”
 
  小伙子立即眉开眼笑:“好类,大哥这钱你拿着!”
 
  我推开了他的手:“拿钱你就见外了,反正我正好也没什么事情,就当参观一场婚礼了!”
 
  小伙子看我实在没有收钱的意思,就没在客气,小跑的把那台坏掉的婚车上的花圈搬到我的车上,看他忙忙碌碌的我心里竟然觉得有点可笑,一支烟终于抽完了,也没搞懂这东西有什么意思。
 
  洁白的婚车跟着车队缓缓的驶进村庄,搬嫁妆、放鞭炮、吹锣打鼓的,好不热闹!
 
  我没看一眼,一盒没意思的芙蓉王被我打开,学着他们的样子狠狠的抽了一口,仿佛抽了这一口之后我就不再是我的样子。
 
  我没有抽过烟,也不知道抽过烟是什么样子,也许是抽的有点急,一股眩晕的感觉在脑袋里久久不能散去。
 
  新娘子上车之后,我就跟着前面的车子以一中依依不舍的车速走出了新娘的家门,渐行渐远。
 
  我朝后看了一眼,新娘盘头用的假发高高隆起一块,脸蛋上厚厚的一层水粉虽然看着很白,但在我的眼里却是那么的不自然,穿上婚纱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要隆重很多,怪不得很多人都说女人一辈子最满足的时刻应该就是穿婚纱匍匐在原野,一钻戒缘分定终身。
 
  新娘双手放在膝盖上像是在扣着手指头,双眼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眼神中的那种淡定是这辈子别人永远给不了我的感觉,我也曾为了这感觉一度迷失自己。
 
  “今天结婚了!感觉怎么样?”我再次拿起一支烟,想要潇洒的点上,车子一震火机掉在地上,我靠路边把车停下看了后面一眼。
 
  她也看了过来,没有微笑,这不是我的原因,而是她真的舍不得这个家,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了夈她。我转过头,捡起地上的火机,把烟点着了,吸的有点仓促,再次呛了一声把我装逼的原型给暴露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平淡的感觉不到一点味道。
 
  我把烟从窗户旁边扔了出去,重新启动了车子:“怎么?意外吗?你两个月前跟我说你要结婚的时候我也很意外!”
 
  我从反光镜中清晰的看了她用幽怨的目光撇了我一下:“呵呵!”
 
  “你这是要下嫁那户人家?”
 
  肖晓被我这句话问的懵了:“你不知道?”
 
  我笑笑,把刚才的经过给她说了一下,当然肯定不会把我光着脚丫在麦地里狂奔在车内开暖气把汽油开光的事。
 
  说着说着就像两个久别不见的朋友般胡乱说了起来,这是我和肖晓的通病,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久别未见,无论气氛多么尴尬,我们总能在这气氛中找到共同的话题。
 
  可这些话题最好永远不要涉及今天的婚礼,否则,从肖晓的口中我知道前面岔路口左转顺着柏油路直走就是肖晓男朋友赵庭辉的家,而如果向右转的话,一瞬间一个奇怪的想法在我心中久久不能抹去。
 
  既然如此,就让我最后为你疯狂一次。
 
  给油,换挡,松离合,本该向左转的方向盘在一瞬间朝右转去,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呲呲的是那么的刺耳,一瞬间如离弦之箭般扬尘而去。
 
  “顾小百,你干什么?”反光镜中肖晓本来淡淡忧思的眼神一瞬间变的幽怨起开。
 
  我笑笑:“我带你去个地方,放心来得及!”
 
  车子极速的穿过十八里庄前的那条柏油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概再走十公里前方会有一条泥泞的小路,最近一个礼拜都没有下雨应该可以通过,从这条小路就应该找到那所已经倒闭很久的学校,学校后面的那扇小门是我和肖晓第一次遇见的地方,也是这场故事的开始。
 
  “也许我可以接受你结婚的事实,但我却没法阻止我内心不满的真实!我想和你再走一遍以前曾走过的路,回忆虽然是时间的毒药,却也是愁苦的解药。让我再为你疯狂一次。”我用我这一生最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说完了这些话语,颤抖的双手诠释着呃我的内心如身后肖晓一样的不安,可是我知道我没有机会了。
 
  “顾小白,你知道吗?有时候你真的很讨厌!”肖晓对我说的话并没有在我以为的那般诗情画意,但还是刺痛了她在我心中最柔软的那块心房。
 
  “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好好享受我为你安排的旅程吧!放心,下午我们就回去!”我强忍住眼眶要留下的泪水,这些年的磨砺让我很快就回复了习以为常的姿态。
 
  果然大概走了有十公里左右,我看到了那条凹凸不平的小路,吓了公路后我才发现这条小路的难走程度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摇摇晃晃般的还不时的听到底盘被刮到的兹拉的声音。
 
  从我的记忆中肖晓就晕车,以前是逢车必晕,哪怕只走了一公里,也是晕的东倒西歪,以前我还开玩笑的说以后我们家就不买车,我陪你走每一条泥泞的小路,但是前提是你不能老是让我背着。
 
  我再次降低了车子行进的速度。短短不到一公里的路程,我拉着肖晓走了二十分钟,到地方之后我赶紧走向后面拉开了车门,把肖晓服了出来,拿出了晕车药,看着肖晓难受的吃了之后在一旁喘着粗气。
 
  “顾小白,我告诉你,你别想再让我坐你这破车!”
 
  “我也没打算让你再坐!”我嗤笑的看着肖晓。
 
  “你看那里,那是那年你体育课溜出去逛街结果回来的时候被淋成落汤鸡,买的一大把水粉画结果淋成了印象派的天才画。就是从那堵断墙上翻过来的,结果还因为墙面太滑把手腕摔错位,我实在想不明白你能在不到一米的墙上摔倒是怎么样的一种笨,更无法理解的是去医务室包扎的时候正看到班主任去拿药,辛辛苦苦一下午淘的哪些瓜子,饼干被没收后写检讨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你跟我说你永远不可能忘记那一天,我想现在你肯定已经忘了,但是我没忘,那是2008年7月17号。”
 
  飞鸿毛翩翩羽,寄顶相思莫白头
 
  时间仿佛再次随着那堵断墙回到了2008年7月。
 
  “同学,你能坐后面这个位置吗?”
 
  低头写字的我抬起头注视这眼前这个同样也注视着我的女孩,皱皱眉:“为什么?”
 
  “我,我想和我朋友坐在一块,可是没地方了!”女孩看着我眉目中流露出一丝尴尬。
 
  我超四周看了一眼,这个点大部分人应该都已经找好位置了吧然后看向身后还有一大片空的位置,然后已一种你逗我的表情看着那女孩:“后面不是还有很多吗?”
 
  “后面都是男生,不想做,行不行啊!”女孩恳求的眼神让我有一点心动,可是想想自己早上七点就来抢到的好位置,就这么拱手相让还是有点不愿意。
 
  “帅哥!”
 
  就冲你这句话换了,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夸自己帅,瞬间被自尊心打败,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那好吧!”
 
  ......
 
  “帅逼,作业借我抄抄!”这是肖晓第二天第一节数学课下课后转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而我,为了维护我不是帅逼是帅哥的信心再一次强调了,我叫林木然。
 
  而肖晓说我名字不好记,叫帅哥好了,我心里美美得意了一下,没想到自从被肖晓看到这个表情后,我在初一三班的日子再也没有了光环。
 
  每次,当我听到有人喊帅哥这个词的时候,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后来,为了报复肖晓让我出丑的这个极其有预谋的行为,我成功的做了一次全错的数学题。
 
  当我看到数学老师再一次抱着一踏数学作业板着脸来到般的时候,心里一阵窃喜,还让你抄。
 
  “木林然,肖晓,郑贝贝……”
 
  我实在低估了抄作业的病毒发展潜力,那一次数学老师足足喊了十一个人的名字,结果吗!班门口站了一节课,补了足足一个礼拜的作业。
 
  交作业的时候,我特别向数学老师说了一个问题:“老师,我叫林木然,不是木林然。
 
  我第一次对肖晓说我喜欢你,你坐我女朋友的时间是初二六班下学期第三个礼拜天的时候,那时候落叶淼淼,而结果,肖晓对我说她不喜欢囧男,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囧男是什么意思,现在也不知道,为此我还特意翻了翻字典,一直没找到小然对我说的囧到底是哪一个囧,囧男这个词语怎么写。
 
  初三暑假第一次我和肖晓一块逛街逛了一天,我想牵着他的手,可试了几次,都没那勇气,就这么两人逛了一天,说了几句可笑的话语,我说:“肖晓,你做我女朋友吧!”
 
  肖晓说:“你有房吗?你有车吗?你有六位数的存款吗”
 
  我低着头没说话,想了一晚上,给肖晓的手机发了QQ:“我有房子,我爸的,但可以住,有车,自行车,六位数的存款如果算上后面的两个零就有。”
 
  那年暑假肖晓同意做我女朋友,正当我打算惊呼窃喜的时候肖晓看着我说:“不过我有个条件,我只能做你网络上的女朋友!”
 
  我呆了,问为什么?
 
  肖晓没说。
 
  升入高中的时候我问肖晓在哪个班的时候,肖晓对我说她没考上高中,我才大意的想到我竟然竟然没有问肖晓考了多少分,肖晓说她要去外地打工,我明白了为什么她说只能做网络上的女朋友。
 
  初三的时候我看了一部很火的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深深被里面的故事情节所折服,我一直以为,我就是肖晓的柯景腾,肖晓会是我的沈佳怡。
 
  肖晓踏上南下的列车的时候我在一个彼此能看到的角落亲眼目睹着肖晓的爸爸将她送上车后,肖晓看着我第一次不舍的挥手,而我满含泪花的目光中只看到了离别,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异地恋代表了什么。
 
  一朝久分离,今生再难首。
 
  肖晓说:“这人怎么可以这样,一点道理都不讲!”我说:“嗯…”
 
  肖晓说:“唉!天天上班累死了!周末还要加班烦死了!”我说:“嗯,累了就休息休息!”肖晓说:“你以为像你想的那么容易!”我无话可说。
 
  肖晓说:“上班好累!”我说:“休息休息!”
 
  后来肖晓就不说了,我也停了下来。
 
  我提出了分手,刚说出口就后悔了,我苦苦挽留,改变不了肖晓的无情。
 
  后来,我一个人偷偷的来到了肖晓工作的城市,一千七百块钱让我在这个城市待了六天,灰头哭脸的回来了,我不想让肖晓看到我现在这个狼狈样。六天的机遇深深的印在了我脑海里一个观念,出人头地。
 
  那年暑假我做了一个所有人都为我惋惜痛恨的决定,我辍学了,我去找到了肖晓,肖晓见到我后几乎是吼着让我回来,我抱着她说,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想在让距离消磨我已经凌乱不堪的内心了。
 
  肖晓说:“这不是你的生活,你不该来这里,我们还是算了吧!”
 
  我说:“我不相信命,我只相信爱!”
 
  我和肖晓逛了一天的街,花光了肖晓一个月的积蓄,晚上,看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肖晓笑着对我说:“这就是生活!”我同样笑笑,却没有理解。
 
  肖晓给了我一夜温存,第二天却偷偷的给我买了车票,又一次的不舍,肖晓说:“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么多了,这里不是你的生活,回去好好读书吧!”
 
  我上车的时候对肖晓说:“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回学校读了半年书,我和肖晓出奇的默契,谁都没有跟谁联系,后来,我就真的辍学了,我已无心学,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一年后,当我听说肖晓结婚的消息的时候。犹豫了很久,驱车去了乡下。
 
  往事随风如画,物是人非喧哗。
 
  “林木然,你就是成心来破坏我的婚礼的是吧!”肖晓的这一眼激起了我藏匿在心中许久的那份熟悉。
 
  “好点没?”我关心的问道。
 
  “一点也不好!”
 
  “我,我…”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林木然,你这次真的闹大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遇到什么事能好好想想再坐决定吗?”肖晓伶俐的样子依然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你结婚更重要的事!”我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的认真。
 
  “在我的世界里,也没哟什么事比我结婚更重要!你赶紧把我送回去!”肖晓拽着我就往车里面塞。
 
  我坐上车叹口气,打开了车子,缓缓的起步:“肖晓,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肖晓沉默不语。
 
  我继续说道:“是我哪里做的还不够好吗?还是我们之间真的从来没有过那所谓的爱情!”
 
  肖晓说“你知道说这些都是没用的!”
 
  “我爱你!”
 
  “……”
 
  做了多大决定的婚礼逃亡计划在路上我是计划的多么信心澎湃,可现实的第一步就让我跌幅在这里。肖晓说:“想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我说:“这都是命!”
 
  将肖晓再次送到那个路口的时候,我的车子被拦在那里,一群人张牙舞爪的说要揍我,我苦笑的再次拿出那盒芙蓉王,颤抖的点着吸了一口,肖晓说:“算了吧!这是我一个老朋友!”
 
  临下车前,肖晓最后送给了我一句话:“结婚,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在那最后一刻,看着肖晓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我即使付出再多也不能和肖晓在一起,结婚,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