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否可以重来之错过
时间:2014-08-23 14:11: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2013年2月14日,情人节。

  观众朋友,你们好,我是《相爱有时》栏目组的主持人萧晓,在这个爱你一生爱一世特别寓意的情人节里,我们栏目组决定不适时宜做一个调查:“如果你们分手后,你会如何?”,请跟随我们的镜头来随机采访下,位于本市大学城里《最火》美发店里的甜蜜情侣吧。

  “额,我相信我们永远不会分手。”一个估计大二的男孩子,用手扶了扶鼻子上的近视镜,牵着一旁做拉直定型女孩子的手,对我们镜头坚定的说道。

  “你们特么有病吧?在这个日子居然问这样的问题。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虽然我马上快大四毕业了,但我永远都会对她不离不弃。”一个头发染成金黄色,有点流氓样的男孩子,目光瞥向躺在洗头床的女孩子回答完,便点了根香烟走出了门外。

  “怎么可能会分手,我们的双方父母都已经同意,在们我们毕业后结婚了。”一对穿着靓丽,满身名牌的情侣在结账的时候转身对着镜头说着他们的幸福。

  ……

  观众们好,很不幸的是我们栏目组这期的问题很失败,从导演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镜头转向了一旁的导演,导演向镜头微笑着耸了耸肩。因为在这么多情侣的采访中,没有一对情侣回答分手后会如何。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从大多数情侣的回答中,我们不难发现他们的回答基本是不会分手的答案。基于这样的回答,我们栏目组祝福天下所有的情侣都会如同今天的日子一样相互间,爱你一生一世。

  好了,夜幕已下,随着我们的镜头,一起走出门外,伴着每一对情侣手中燃起的烟花,一同绽放爱情的甜蜜吧。

  “咚”的一声,来不及捕捉,一朵朵美丽的烟花在天空中稍纵即逝。

  作为主持人的我,把门打开,就被之前那个采访过的黄毛小子撞了个满怀。我刚想发怒,就见门外一个高大帅气男人,身穿做旧的黑色披风,棱角分明的脸上却留着痞子气的小胡子,更加格格不入的爆炸头下面的额头上裹着一条红色头戴,摔门而入,指着我,不应该是指着那个黄毛小子骂道:

  “你是个男人么?一面欺骗着不懂世事的学妹,一面搞着别的女孩子?你就没想过,当你毕业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如果她为你自杀,你该如何么?你这个不懂珍惜的混蛋!”

  话刚说完,眼前这个突入其来的男人,一拳重重的打在那个黄毛小子的脸上。眼见又是一脚将要揣在那个黄毛小子肚子上的时候,一个五官小巧精致,樱桃小嘴,齐刘海下面唯独眼睛大大的可爱女生,身着颜色分明的彩虹毛衣,在雪地靴与地面急促摩擦的哒哒哒声下,气冲冲的推开了围观的人群,挡在了黄毛小子的前面。对那个男人怒吼到:

  “你这个野蛮的男人,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王林杰是真心爱我孟紫薇的。”

  “爱?他这也叫爱?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他的爱?”

  众人来不及反应,这个痞子气十足的帅气男人,一把抢过了那个黄毛小子的手机,回拨了一个号码,对着我们栏目组的摄像机按下了手机的免提键。

  “喂,喂,是阿杰么?你刚才怎么把电话挂断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来某某旅馆找我啊,我可是准备了你最爱的护士套装哦。”

  一个略带暧昧,话语有些隐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到了在场每一对情侣的耳朵里。

  “这,这不可能,你不是说过会等我一辈子,会爱我一生一世的么?”

  之前还怒发冲冠,无所畏惧女孩子,似乎在这一刻起放下了所有的坚强,本来就显娇小柔弱的身体,如泥一样的瘫软在了地上,可她并没有哭,那双本来性感可爱的嘴在雾蒙蒙的大眼睛下痴痴的笑着。

  这一幕幕似乎来的太过突然了,在我们栏目组摄像机的捕捉下,记录了所有情侣的表情,从开始的甜蜜变成木然,又从木然变成质疑。

  “你,你特么的叫什么,有种你在这个店别走!你给老子等着,坏老子好事的都特么的没有好下场,你给老子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黄毛小子已经夺门而出,在门外面不甘的咆哮道。

  可这时那个原本暴力的爆炸头男人,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冲出去在海扁一顿黄毛小子,而是从破旧的披风兜里掏出一片口香糖,带着锡纸放在嘴里嚼了起来,蹲下身去,对那个被感情打击不轻的女孩子说道:“石头,大叔在去帮你教训那个家伙好么?”

  女孩子没有说话,原本痴痴发笑的面容换成梨花带雨的悲伤。

  “你特么的有木有听到,老子问你叫什么呢?”

  门外再一次换来了那个黄毛小子可恶的声音。

  “记住了,我叫张允,是这个美发店的914号美发师。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快点滚!”随着这个叫张允的男人慢慢的起身。门外那个黄毛小子,早就一溜烟的跑掉了,而且还留下一句可恶至极的话语“你等着”。

  伴着黄毛小子逃掉的叫嚣声,和那个叫孟紫薇同学的赶到与领走。

  在直到到美发店老板出现,宣布至此之前所有消费者免单的话语后,故事似乎到此结束了。

  而我们的栏目组也决定对外不公开这段情人节不该有的video.

  午夜,12点整。

  大学城广场,伴着学钟的敲响,广播里传来《雪之花》的音乐声,无数的情侣在美丽烟火的映衬下,或是含蓄的牵手,或是害羞的拥抱,或是激动的热吻。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甜蜜。

  而作为刚毕业,踏出这所大学城,就平关系到电视台主持恋爱节目《相爱有时》的我,在以往别人羡慕中和自己的高傲下。面对今夜的形单影只,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那么的悲催。

  突然,我呼吸急促,心脏犹如刀搅的疼痛,让我来不及慢慢坐下,就向后倒去。

  天空中的烟火似乎更加美丽了,伴着情人节天空作美的飘雪纷纷攘攘的落在我的脸上,我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难道,我这是要死了么?是要和那个我从未见过的父亲,在天国中见面了么?

  2013年2月15日,下午,火车站。

  火车的汽鸣声,带走了故人的送别,或是新人的重逢。

  “孟紫薇,你要保重啊,忘掉王林杰那个负心的王八蛋。”

  “薇薇啊,答应我,你一定早点回来,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比王林杰要好千百倍的给你,气死那个混蛋!”

  “梦梦同学,我已寝室大姐头的身份命令你,如果开学见不到你来读书,我会记恨你一辈子,是一辈子哦。”

  “紫薇格格,韩语系,2011班所有的室友等你早日归来,宠幸我们!”站台上3个女孩子,对着一个开动的火车一起呼喊着。

  虽然我趴在桌子上,不敢面对你们的送别,但是我心里能清晰的看到你们的样子。

  再见了,可爱善良的张小燕同学,

  再见了,温婉可人的范文芳同学,

  再见了,嫉恶如仇的李丽丽同学,

  对了,再见了,还有那个美发店替我出头的爆炸头大叔。

  如果我不再回来,只能对你们说上那句我们入学,学会的第一句韩语来表示我的歉意了:“米啊内,撒啦嘿由。(对不起,我爱你)……”

  “石头,再见了,虽然我不确定这个你是否是你,但是我张允发誓在我有生之年,和余下的日子里,我不会在错过你。对不起,我爱你。”

  火车站,一个头发爆炸,身穿黑色披风的男子躲在石柱后面,随着孟紫薇乘坐的那辆火车的渐行渐远,直到在轨道上变为黑点。他泪眼婆娑样子,显得是那么孤独,可他却在心里一遍遍重复着刚才话语。张允似乎生怕别人听见似的,用手挡住了嘴巴。但一丝丝的鲜血却顺着张允手指缝中流了出来。

  “如昔日报,仅售2块5毛,买一份消遣寂寞,买一份了解时下,最新消息昔日明星艾丽之女萧晓突发心胀病,被一位神秘男子送进医院得到及时救治。艾丽悬赏5万,附上神秘男子的背影照片,希望好心人能一起帮忙找到那个神秘男子给予人间正能量。先生要买一份报纸么?咦,先生您没事吧,你鼻子流血了啊。”一个卖报的小贩边询问着张允边将一包纸巾递给了他。

  “我,我没事,报纸给我一份。”

  张允说完从小贩的手里拿了份报纸,并给小贩了100元。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怪人,钱都不用找了。”小贩将钱放进腰间的包包里。无意间,他这才发现那个报纸上神秘男子的背影照片竟然和刚才的男子一模一样。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