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香淡淡
时间:2014-08-17 21:57: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省城有条有名的路,以路边遮天蔽日,两两相接的法国梧桐见长,树底下发生过很多浪漫的故事吧,许久许久以前的一天,渺渺独自走在这条路上。

  渺渺专科毕业,去省城毕业答辩,渺渺不方便,父母要陪她,她死活不干,父母忐忑着放她第一次出远门,莫非渺渺知道要有一点心绪飘飞在梧桐叶铺就的北京路上吗?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进了梧桐的羽翼下,一片清凉。

  学校在路边,渺渺怕误事,早来了,还是怕误事,跟老师说了,第一个答辩,出了门。忙忙躲过太阳的亲密,一头跌进梧桐的阴凉。心事已了,渺渺悠闲的踱着步,看梧桐,梧桐的叶子像枫叶,却没有枫叶的精致和明艳,以好养活耐生长受到青睐。华盖一样的树形向中间纠缠着,缠绵出一种欲望,一层玉白绒毛的叶子招摇着暧昧,繁繁复复的挤的阳光都进不来,偶尔针一样的光线漏了一点,还被叶子抚弄的东躲西闪,双双结就的果子青青的带着刺来回浪荡着,像耳环一般。渺渺慢慢来到站牌前,等着当时唯一的交通工具----公交车。

  渺渺上身穿着粉红格子衬衫,下身是灰白裤子,头上两个把揪揪,辫梢烫了,委婉的躺在肩上,额头的留海也烫了,委婉的躺在眉梢旁,脸庞白里透红,没有一点瑕疵。斜挎一个当时人人都有的草绿色军用书包。

  渺渺是个在和朋友独处时,肆意开怀,在人群里却胆怯而沉默,众喧喧独处,众乐乐羞涩的人。这会儿一点第一次出门的迷茫和自身固有的忧伤让她站成惆怅。

  不知等了多久,车没有来,一个男人静静的站在了她的身后,良久。渺渺感到耳边的鼻息,侧头一看,一个柔弱文雅的男人正专注的看着她,离她这么近,却不让人尴尬,皆因眼神的干净纯洁。

  公交车终于从梧桐围就的隧道中缓缓的行驶过来,停在渺渺面前的门人很多,渺渺决定走几步上那个门,人很多,渺渺上车后只能站在车梯上,一只手牢牢的抓住栏杆,车启动了,一排排梧桐向后退去,斑驳的光影在渺渺脸上掠过,渺渺又感觉那种鼻息,一侧头,那人又在她身后,仍然那样专注的凝视着她,渺渺脸一热,回过头来,渺渺心想自己在上车时,分明看见他正在准备上那边的门,多久又上的这边门呢?车到一站停下了,第一排的人下车,他一步跨过去,渺渺以为他会坐下,他没有坐,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扶着栏杆,抬头看着渺渺,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用眼睛召唤渺渺过来坐,渺渺似乎没有了自己的意识,随着他的眼神坐在座位上,他抬手让渺渺坐下后手立即放回原处,整个把渺渺团团围住,渺渺不敢后靠,后面是他的手,不敢前俯,前面也是他的手,不敢挺身,他的呼吸就在她的头顶,粗粗细细,长长短短,更不敢抬头,那深潭似的眼神要把人拉进去。渺渺只能端端的坐着,两只手没有地方放,只能紧紧地抓着书包带。那只手离她两个拳头的距离,细细的,若有若无的一缕烟草味从他手上散发出来,让渺渺有些眩晕,有些迷糊……

  好像一瞬间,又好像一个世纪,车又停了,他放开双手要下车,渺渺有点荒乱,有点不知所措,终于敢迎着他的目光,在他快下车之际喃喃了一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的话:不知道还要多久到站。他已经是最后一个车梯了,他回头看着渺渺,用极动听的普通话说:还有两站。一下车,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连个影子也看不见了。他怎么知道我在哪里下车?渺渺无望的想着。

  渺渺怅然若失,怎么下车,又怎么上的郊区车,怎么回的寝室,一切都浑浑噩噩的,只有那若有若无的烟草味一直在渺渺鼻端飘荡……

  若干年后,一个男人的信从千里之外寄来,打开没有看内容,只嗅到了那悠远而又熟悉的烟草味,渺渺心里就安顿了,就决定了,就是他了,依然是他了,无奈是他了,好歹是他了……

  淡淡的烟草味,你在那时飘着,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散?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