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蓝
时间:2014-08-13 12:03: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炎热的夏季,地面像下了火。

  伸入长江的栈桥上,机器轰鸣,犹如破天炸雷,一下一下轰在脑门上。钢筋,水泥,磅车,焊枪,雨布,混凝土。每个人都穿着一样服装,上边浸满汗水和油渍.江风吹来,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熏得人头脑发胀。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世界级桥梁的建设工地?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灼热的水滴落到脸上,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哭了。

  长江无声无息地流淌,仿佛要带走我的全部记忆。看到这水,我想起江盈;想起江盈,我就热泪盈眶。这个夏天仿佛被定格,拉长,如同那钢结构栈桥,无限向江心延伸。

  江盈是我喜欢的女孩,有着柔顺的长发和明朗的笑容。她比我爱说话,也很喜欢微笑。大学的时候每天晚上自习课后她总会一个人去操场散步,我就抱着吉他跟在后面。我们中间隔一段距离,相互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她在前面,看着就觉得幸福。然后她走进女生院的寝室门,我目送她直到消失,然后转身离开。回家,走进黑暗的夜色,我吹起响亮的口哨。

  想起总会用自行车载她回家,夜风中的笑容,单车上的青春,还有她寝室楼前那棵白玉兰,总会在晚上发出浓郁的芳香。

  太阳西沉的傍晚,暮色覆盖江水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江盈。因为她的名字和江有关,而我现在就站在长江之上,看到这水我就会想起她,想她穿白裙子的样子,想我们天天在一起的时光。思念犹如这长江,暗潮汹涌,连绵不绝。

  突然很想给她打个电话,已经忘记我们有多少日子没有联络,因为联络也一样寂寞,空间,拉长我们的思念。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响起汽笛声。

  小北朝着夕阳大声唱歌,让我变成美丽的骏马,和你驰骋在天涯,守护古老的神话和传说,再多美丽的晚霞,让他盛开在天涯,我的心被融化梦想就会到达……他的声音越来越来小,我的眼睛越来越模糊。

  江盈:船到桥头自然直 2007年8月 大晴

  天蓝蓝 秋草黄

  伴云水更流长­

  谁把思念远远地眺望­

  暖暖的阳光让我纵情地幻想­

  九天外是那最耀眼的光芒

  那年,第一学期刚学会用电脑的时候遇见一个人,他的家也在鲁西南,从认识到大学毕业,已经有三个年头。我们平时很少联络,偶尔发条信息,我知道他学习一直很好,性格也开朗活泼,偶尔的交流让我倍感愉快。

  论文答辩加专业实习那会儿,我们经常在六教的四楼互指狭隘。因为要讲课,要练语感和胆识。他倒端庄大方,唯独我,每次上台都会紧张得要死。要强心作祟的时候我会嫉妒他,好像吃了醋一样感觉酸。但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脸总会笑成一朵花儿。还念念有词:丫头吉人自有天相,船到桥头自然直,啊!他的笑容很诙谐,也很自信。

  第一堂教育实习课的难关总算渡过了,最后的实习考评我得了九十九分。

  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炫耀这都是他的功劳使然,我却不以为是。我狡辩说那是船到桥头,否则也应该是我的功底使然,你就别臭美了。

  他憨笑。

  研究生面试已经通过,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没有录上,想起再也不能经常一起胡乱调侃,心开始觉得轻飘飘的。

  现在柳七已经回到湖北工作。从发来的照片看,人还是老样子,头发还是短短的,被镶着四川路桥字样的红色 安全帽扣在下面,露着黝黑的一张脸,整体看着沧桑了。我想他现在一定很辛苦吧,胸中有些微妙的痛。

  成都今天艳阳高照,傍晚强光消退,有云朵飘过来,乳白色,像柳七干净的弥漫阳光味道的衬衫。

  柳七:承受不起也要努力 2009年5月 有风

  漫步在长江大堤的时候,我总喜欢放眼远望那渐行渐远的船只,我可以听见风从船头掠过的声音。

  江盈在家等成绩,我知道她考得不错,可我的考试却一塌糊涂。从电话里听到自己成绩的时候,我觉得突然有什么东西挡在胸口,然后慢慢扩散,而深藏在胸腔中的某种东西也随之扩散,直至消失。我知道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很多东西都将随着我的落榜而消逝。蹲在栈桥平台上,很多工友从身边走过去,机器依旧轰鸣,但我却只能听见自己揪痛的心跳。

  打电话给江盈,我握着电话不说话,她知道是我。她说,也别太难过了,以后还有机会可以读在职不是吗?我的泪很轻易地就流下来,大滴大滴地落在炽热的钢板上,然后不留痕迹地蒸发掉。我突然明白,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很多东西都将被蒸发掉,像这泪水不留一点痕迹。

  和江盈一起读研的梦想终成泡影,我不知道一直这样下去,我们还是否能够在一起。距离,环境,工作,学习,包括以后的心境都会慢慢不同,没有交集如何相守?像我这种颠沛流离每天满身油垢在工地上摸爬滚打晚上一靠在床上就呼呼大睡的人,再想与她谈茶论道,大概多少有点可笑吧。

  换了手机号,我开始和别的同事一样拼命工作,行走于工地的各个角落,河滩,栈桥,横梁,塔顶,整天和钢筋水泥搅和在一起,挥霍着自己的年轻和生命。集体会餐,在KTV如雷贯耳的摇滚音乐中,我再也想不起自己弹着吉他给江盈唱“神话”的时候。

  不知道我的将来会扎根在什么地方,或者我现在的职业就根本没有将来。曾和几位朋友计划去做点小生意,可笑的是,我们连本金都凑不够。

  于是,我就在这段长江的这个角落孤独的站立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就像某些官爷说的,我们彻底成为不思进取的一代,垮掉的一代,成为病态中的孩子,表面风光,内心彷徨。

  记忆开始模糊,因为我再也无法想起自己穿着干净的白衬衣的样子,想不起和江盈在荷花池长廊下背书的情形,想不起自己曾经清澈的笑,想不起第一次对月亮发誓时的雄心勃勃。

  想不起学生时代的拼劲,想不起玉兰花开的那个早春。

  江盈:你快回来 2009年6月 闷热

  成都的六月天气很烦闷,跟等待的心情一样。我现在如愿以偿地完成了学业,看着校友纷纷离开,场景象极了三年前。

  只是现在我也找好了工作,在一家研究院当职员,特别清闲。若没有当紧的策划,我可以一整天都无忧无虑。父母亲友都在为我的幸运而感觉骄傲,而我却在为柳七的音讯全无而喜怒异常。

  大街上的人很多,到处是穿着情侣装的青年男女。突然就又想起那天晚上,风很大,柳七骑在自行车上在寝室楼下等我。我出现的时候他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稀里糊涂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

  之后躺在床上睡不着觉,我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在发烫,我翻开新买的笔记本,在最漂亮的一页写下那天:

  “那天我第一次看见你如同阳光般清澈的笑容,大眼睛眯起来,酒窝里都盛满阳光;,黄昏我靠着你的背,有风但一点也不觉得冷;我摸着你为我求来的护身符问你为什么贿赂神仙姐姐,你说为了跟某位姑娘在一起;也就是在那天,我同事决定今生就跟某位小伙在一起。”

  柳七给人的感觉总是像个孩子,可这个孩子总是无限度的迁就我。

  有段时间我赶一份稿子,每天写到凌晨两点。然后我打电话给柳七,对他说我写完了,他总是用无可奈何的声音对我说:小姐你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我你写完了啊?现在凌晨两点,你要不要我活啊?可是我总是不讲理地挂掉电话,然后抱着枕头开心地睡着。当完成稿子的那天,我很早就睡了,结果半夜我被电话吵醒,我听到柳七的声音,他很可怜的样子说,江盈你怎么还不打电话啊,我好想睡。我看看表,已经四点了,于是我很开心地笑了,然后沉沉地睡去。梦中有柳七孩子气的面孔,抱着吉他,笑着,又年轻又好看。

  日子就这样在我的笔头下面慢慢地流淌过去。人还是杳无音信,回忆填满整个脑海,那个时候的天气,时间,场景,人物,心情。。。绝望和无力令我不觉潸然泪下。

  不知发了多少邮件,但愿这是最后一封。

  柳七:竣工像毕业 2010年6月 大晴

  勇敢随性的日子早已远去,项目上繁忙而琐碎的日子流水无痕,一转眼,三年过去了,工程也即将接近尾声。我跟小北闲聊,也不知道流浪的下一站会是哪里?

  “之前说感情是慢慢培养的还不信,要不怎么还有那么多喂不熟的流浪狗,现在怎么又问起这个?怎么小子,你还不想走了。” 小北用鄙夷的目光望我。

  最初小北劝我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的时候,我也用这种目光怀疑过。记得当时我说我不会喜欢上这鬼地方。

  “不过现在眼看大桥要合龙,想想还挺自豪的。”见我没吱声,小北有些骄傲地说。

  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我们自豪吗?背井离乡,日夜苦战,衣衫褴褛。农民工在天寒地冻的时候都可以躲家里过个团圆年,而我们连一天周末节假日都没有,也不能有。

  这就是野外施工的生活。

  终于要合龙了,主体工程全部完工。晚上难得清闲,打开电脑随便摆弄。看看球赛新闻,翻翻邮箱邮件。突然,一股热血直冲脑海,令我血脉贲张。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邮件就呈现在屏幕上,那么醒目。我用力地甩头,是真的。按捺内心的激动,我点开最近的一封,是江盈。

  夜幕的长江多了静谧,少了喧嚣。利弥两湖的桥梁马上落成,全线贯通的荆岳长江大桥会是什么样子?那仪式一定是庄严而隆重的,大桥张灯结彩,公路礼花满天,场面热闹非凡。想到那个时候,若能身临其境,我会不会不舍得离开。

  大桥巍峨而模糊的身影浮在江面,像一个巨人。看着它一天天长高,一天天变长,在苦累之中也颇有成就感。我突然特别期待合龙。三年了,心都一直悬着,但感情并没有随我刻意的忘却淡化,和大桥的距离渐渐近了,还有那一封封邮件,即让我歉疚又令人欣喜若狂。

  是该合龙了。

  给她买什么礼物好呢?这是个费思量的事。要么先通知她一声,还是直接突然跑去给她一个惊喜?

  一阵江风吹来,有点冷。夜已经深了,但江心的灯塔依旧闪亮。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