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那一年
时间:2012-06-17 07:36: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田大安  阅读:
  1
  如果,没有人告诉我曾经是个女孩,我会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男的。很多年以前,我基本没在意过自己的性别,在那个对自己身体缺少热情的时代,我记得有蹲身撒尿的习惯。
  2
  十四岁那一年,我捉了条泥鳅放在膀胱里。泥鳅是圆滑的,我不想找一个现世的比喻,因为,它常常被用来比喻某些圆滑的人。它不肯呆在我原本凹陷的体内,钻出了我身体的空穴,却不曾想身夹其间,又不肯缩回头去,只能探出脑袋,整天挂在我的下面,时不时还吐出尿水。
  那时候,阿紫还没有发现自己阴道的妙用,我们都纯洁得跟没开封的宣纸似的,洁白而柔软,没任何山水和人物,“画家们”还没在我们身上涂抹。但据阿紫后来讲,那时,她已经从****上找到了慰藉,心照不宣地享受自己。我的泥鳅越长越大,喜欢挺着身子望着某处,,我还没有耍弄它。但是,它时而萎靡不振,时而骄傲得跟受表彰的村长似的。
  是的,我们那时住在靠近省城的乡下。城里花哨的男女会偶尔到乡下来抓鸡,他们甚至埋伏下来待到夜晚,那些年黃鼠狼显得比较多,村里一段时间内少了很多鸡。但只有阿紫家的鸡会莫名其妙的变多起来。有次,我到阿紫家闲逛,在她家的鸡笼前竟然发现我家丢失了几天的二芦花,二芦花一见我就“哥哥”地叫。在我家的鸡群里,我对她情有独钟,时不时地给她开小灶,甚至喂过她喷香的炒花生米。
  出现在阿紫家鸡笼的“二芦花”,明显就是我家的二芦花。我把这个发现飞快地报告了我娘。
  3
  阿紫的娘同样理直气壮,我娘的言语逐步由温和而变得强烈,眼看两个中年妇女就要肉搏。事情变得很严重,骄傲的村长被找来评理。
  一出《审鸡》闹剧在我村上演。村长一定受某传闻影响,以为鸡也会像牛之类的大型家畜那样认得旧主人。于是,二芦花被从鸡笼中请出,她一会望望阿紫,一会望望我,完全忘记了我曾经对她的好,竟然,沿着我和阿紫中间的地方飞去。村长及诸多村民随之追将过去,二芦花东奔西突,最后竟然消失在村前的那片豆田里。
  4
  “二芦花”消失以后,我和阿紫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我和阿紫四目对视的当儿,村长竟然以鄙夷的眼神对我说:“一个有鸡的男孩,竟然跟女孩争鸡”。我很不服气地回敬他:“鸡就是我的鸡啊!”
  然后,他一下子揪住我下面的泥鳅说:“你的鸡在这呢”。
  阿紫笑了。我则凶狠地瞪阿紫一眼。
  5
  阿紫享受我的鸡是在很多年以后,后来,她那儿已经成为黑木耳。
  但十四岁那年,我还没有看见过真正的黑木耳。有一天夜晚,我梦到自己骑在牛背上,也不知咋的,我梦中骑的牛竟然飞奔起来,于是,泥鳅与牛背在梦中产生了摩擦。我即紧张又兴奋,就这么醒了。
  这一醒不要紧,要紧地是我发现泥鳅吐出了一大堆粘液。我害怕得不行,以为自己得了怪病。
  我郁郁寡欢,不肯告知他人。可悲在于,这种泥鳅吐粘的事情,过一阶段就会在梦中发生一次,大多与摩擦有过。梦中带给我欢喜,梦醒后带给我忧伤。
  6
  我不当有的忧伤最终被家人发现,我拒绝向家人描绘我的病征。于是,家人以为我真的得病了,便带我都城里投医。
  城里的一位颇具姿色的女医生,仔细地检查了我的身体,并几次地拨弄我的下体。泥鳅在她的拨弄下翘起。她令我失望地说我没啥大病,只是肚子里有些绦虫,给我开了几颗拥有奇异甜味的药丸。
  在吞下药丸的两天以后,我真得发现自己的粪便中出现了令人惊恐的绦虫。
  7
  我和阿紫同岁。她竟然有兴趣参观我排出的绦虫。
  我还记得在更年少的时候,我们一起蹲在玉米地拉屎的情境。可能正是关于一同拉屎的记忆,使她和我在失去共同的二芦花并没有相互记恨。那一天,她路过我刚起身的地方,眼睛就往我拉的粪便上瞟,看到白生生的绦虫很是惊奇,以明显示好的表情赞叹道:“你真行。竟能拉出这么多虫来!”
  她的赞佩令我感到很骄傲,我以村长的眼神看着她,说:“有能耐你也拉啊!”
  她莞尔一笑,说:“只有你才能长出虫子来”。
  我说:“我还有一条更大的虫子呢!”
  她说:“在哪呢?”
  我说:“就是我的泥鳅。”说话间,我带着炫耀的情绪闪电般地拉下裤子,让她看了一眼。
  那时,泥鳅还没有躲进黑色的草丛里。但在那以后,我学会了站着撒尿。毋庸置疑,我的尿姿是英俊的。因为,我发觉阿紫喜欢偷看我。
  8
  阿紫有位表姐家在城里。在我们十四岁那年,她表姐常带着城里的伙伴到乡下来。我想,消失于豆田的二芦花一定跟她表姐有关,二芦花八成是表姐的伙伴偷献给阿紫家的。她表姐回城时,也一定会带走一包去毛的鸡肉。
  她表姐后来成为一个酒吧里卖唱的艺人。我曾跟随阿紫去过她驻唱的酒吧,我怀疑她即卖声也卖身,她的一副浪荡样,几次就摧毁了阿紫在乡下多年所形成的道德观。
  我私下叫她表姐为“菜花”,她曾跟我吹嘘说,她十四岁就整天读卡夫卡。那时,我根本不知卡夫卡是谁,我倒是常在超市买些薯条、脆饼之类的卡夫食品。她表姐所讲的卡夫卡让我感到很陌生,完全让我不知她说的是什么。每当她提到她的十四岁的时候,我心底就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句子:“十四岁那年,我捉了条泥鳅,放在膀胱里……”
  9
  在我把阿紫那儿由鲜红的玫瑰做成黑木耳之后,我曾经一度地想跟她这位表姐做一回。
  谁知,我的想法正中她意,竟然在我决定勾搭她之前开始勾搭我。我欲擒故纵,显示了一个男人应有的矜持。但她的戏法确实比阿紫这个乡姑高明很多。这使我一发不可收拾,在渡过两者兼顾的混沌岁月后,我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阿紫,而跟上这位喜欢谈卡夫卡的浪人。
  我后来知道,卡夫卡其实是一个神,他跳开了自己的十四岁,而直接进入梦幻般的中年,写下了许多雾气浓浓的文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