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嫂
时间:2012-06-17 07:26: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菊香斋斋主  阅读:

  打那往后,青梅就闷闷不乐,整天思思朦朦,心不在焉,像秋头的霜打了一样蔫不拉济的,直仗也直仗不起来。
  事儿出在今年春上,春节的时候,根儿没回来,在煤矿那边给村里老支书打了个电话,说矿上需要有人看矿,一天双倍工资,他就不回来了。青梅也没接上电话,心里就一直生着暗气。你不知道,根儿上次回来是去年夏天的时候,割麦时回来的,这再不回来,到夏天割麦子就是一年没回来了。青梅心里不痛快,脾性又回到了从前。在家里打闺女,骂牲口,不给人好脸子。你说,大过年的,别人都男人孩子热炕头的团聚,小两口一块儿走亲戚,她就剩自己,你说可怜不可怜。
  过完年,青梅来春平嫂这儿玩,说起这件事,一开始也是扭扭捏捏,啥也不说。后来说开了,一连声地骂根儿,春平听出来了,她是想根儿想得很。春平就给青梅出个叟主意,给根儿写封信,说自己生病了,要他赶紧回来。青梅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说写啥信哩,他们从来没有写过信。根儿上到初三,还能写字看报,青梅是几乎不识字的,怎写呀。春平说:你不会写,我替你写。咱好坏是个高中生,也是好浪漫,你哥在城里上班,刚好上那会儿,我们俩经常写信,还相互寄照片,感觉挺好的。每次来信,心里美得不得了,再累也高兴。青梅知道她们以前经常通信,早就羡慕。最后她答应了。春平就以青梅的名义给根儿写了封信,还加了些抒情的,肉麻的话。写完给青梅念念,她听了,还只喃喃的骂,说谁想他了?但也不说让春平再改,春平就把信写好,封好,把地址也写好,青梅就拿到镇上邮局寄走了。
  这下可坏事儿了,从寄出去第二天,青梅就开始天天等信,在村口老槐树下等,有时还到镇里邮局看。一看见邮递员来,就跟前跟后着,生怕别人看出来,还非得拉上春平。春平告诉她,信来回得走二十几天,她不听,等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信。春平就想着,是不是信寄错地址了?按理说不会啊,是按根儿寄钱回来的地址寄的。青梅有事没事就往春平这儿跑,来了就问,怎回事,怎回事?春平鼓了鼓气说:干脆,再写封信,上次有可能投错了。就又写了一封信,她还让青梅拿张相片夹进信里,让根儿见信回来。现在想想,春平可能是有点太急了,那时候应该先劝劝青梅,这等于是火上浇油,把青梅领到死胡同里了。
  这一等又是二十多天,根儿还是没回信,更别说人了。青梅也不来问春平,春平去看她,她也懒得理她。成天坐在家里,关着门,辣椒也不摘了,地也不拾掇了。婆婆说她几句,她也不像以前一样一句不饶。春平心里着急啊,就偷偷又给根儿写封信,还找老支书,让他查根儿打过需要有人看矿的电话,查询了那里的地址,可寄出的信就像泥沉大海,一点音讯也没有,这下可苦了青梅啊!
 
  春平和青梅去镇上赶集,原来时候上街,每一次青梅不是在卖衣服的地方跟人家吵,就是在卖鞋、卖苹果的地方吵,热闹得很。现在倒好了,人一声不吭,眼睛直直的,见啥买啥,温顺得很。春平看她的脸,红得不像样子,模她的手,潮热得很。有一段时间,忽然又狂躁得不行。见人都吵,把她老公公、婆婆、闺女吵得一头雾水,云里来,雾里去,门都摸不着东西,都不知道是为了啥哩。
  最后这两个月,青梅连活都干不成,神志不清。有好几次去地里干活,把闺女落在地里,自己回来了。也不烧火做饭,见了村里的男人就跑,好像谁要抓住她一样,看着都不正常。村里也开始有人拿眼看青梅,背过去还窃窃地议论。春平也气得不行,谁问她,她都给呛回去。可有啥办法,根儿联系不上。也没往坏处想,联系不上也正常,平常没事没非,谁跟家里联系?到时候,自己回来就是了。想着熬到割麦时,根儿可该回来了,没想到,这死劲头儿,还是没回来。不过,往年根儿割麦时也没回来,现在,都机械化了,机械直接把袋子装好,运到家里,也不需要多少人手。青梅眼瞅着都不行了,疯疯癫癫,每天要到村头的老槐树下转悠几造,人都快熬死了,她是一股劲儿憋着,成心病了。
  要说,这还没事,说句难听的,春天猫都****,人也正常,熬一下,就过去了。可是,前几个月咱邻村王家营出一个事儿,青梅又上心了。王家营一个小媳妇上吊自杀了。为啥哩?她丈夫在外打工回来,两人好得不行,一块同进同出十几天。后来丈夫走了个把月,他媳妇一直下身发痒,她忍了忍,不好意思去看医生,最后开始发烧,才不得已去医院,一看,说是得性病了。医生还问她丈夫接触过什么人,要抽血查艾滋。村里人都知道了,这媳妇又羞又气,上吊死了。青梅一听说,冬日里算命先生的话又窝在她心里,疯了一样来找春平,逼她,问她是不是根儿也在外面患上那种病了,不敢回来了。春平说这哪儿知道,再说,矿上挖煤的,都是男的,根本没有女的。青梅说,她看过电视,矿上周围那些开发廊的,洗头间里妖冶的女人,专门干那事儿,肯定都有病。春平咋解释也解释不清,她急症了说:干脆,你带着闺女去找根儿,现在,大矿不都有家属区吗?租个房子也能住下。这一说,青梅又泄气了,她从来没出过远门,晕头转向的,吓都吓死了。再说,她不年不月地去找根儿,庄里人肯定会笑话她。家里的地,她舍不得给别人,她好不容易种的辣椒、绿豆,她还要撒肥料种萝卜、白菜。根儿挣的钱到现在还不够盖房子,她咋能把地丢了呀?
  后来,青梅也不提去找根儿的事儿了,只是有事没事就到邻村王家营去转悠,打听那个男的在哪儿打工,女的啥样子,怎染上这病的。
  大前天,不知道为啥事儿,青梅跟她婆婆大吵了一架,吵完架之后,青梅上地里去撒肥料,回来才想起来撒错地了,把整整两袋化肥撒到别人地里了。她又跑回到地里,在地头转了好多圈,春平看她神情不正常,一直跟着她。回来,眨眼不见,就喝敌敌畏了。你说,傻不傻,村里有几个男人不是在外面,都像她这样,大家还活不活?
  我知道青梅嫂和春平嫂他们之间秘密的糗事,但我一丁点也不敢和当村医的哥哥说,恐恐慌慌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调整过来自己的心态来。
  三天之后,派去的人和根儿哥一起回来,青梅的娘家人又来闹一番。娘家哥在冲动之下,上去打了根儿哥几个巴掌,根儿哥直挺挺地站着,也不还手,也不抹泪,甚至连眼泪都没流,好像麻木了一样。或者,他始终处于诧异和预料之中。他似乎明白也似乎不明白,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他的老婆青梅怎么会去自杀呢?我没有走过去,尽管我很想问他,是否收到青梅的信?如果收到了,为什么没有回来?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为什么不配手机?难道他不想念青梅吗?不想念她那年轻的、酥酥的,嫩嫩的,仍然圆润的身体吗?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